台灣就被割走了

2018/05/19

來到日本第三天,過了一晚之後,腦子還留下的關鍵字是,春船樓、和清講和紀念館、李鴻章、松本清張,絕筆、西鄉隆盛。

日本九州有個門司港,因為是港口,很早就有貿易。但沒想到這裡是李鴻章在1895年把台灣割讓給日本的地方-下關(昔日稱馬關)。

簽訂條約的地點在春帆樓,現在是一個餐廳。日本政府在原址旁重建了「日清講和紀念館」,再現當時簽訂條約的情況。當時簽訂條約官員們,大家比較耳熟能詳的是日本代表伊藤博文,清國代表李鴻章,及兩國代表共11人。

紀念館裡再現11位官員座位的安排,有圖說版本,有真實再現當時簽訂條約的空間。還有一張圖畫,畫裡打躬作揖的是清國這一方的人。這毋庸置疑,紀念館說故事的人是日本政府呀。

作為台灣住民看著玻璃櫃裡的條約,眼睛自然快速尋找關鍵字「台灣」,切割台灣的條文是第二條。看著條文心裡還真有一種複雜的心情呀。

廣告

「海邊的曼徹斯特」

這部電影原本要分兩次觀賞的,但是按下遙控器的enter之後,影片放映至結束。知道這部影片是奧斯卡提名影片,但是,並不知道這是一部,會流淚且哀慟的影片。

主角李,離開家鄉在波士頓做雜工,但是因為哥哥的過世,必須回到讓他無法承受的地方-曼徹斯特。為描述李對於人生的無望,故事有不短的場景描述李在波士頓的雜工生活。日復一日,沒有期待,就是活著即可。為了處理哥哥的喪事,他必須待一段時日在曼徹斯特海邊的城鎮-李原本生活的地方。

影片中,海邊、斜屋頂房屋、雪、帆船、藍色的海、房屋上皎潔明月的場景,都該是電影浪漫的重要元素,但在這部影片裡都成了揪心,悲傷的場景。導演把景色都拍的特別美麗,但隨著故事的敘述,便能明白這些畫面對李來說,都是生命中無法承受的痛。

影片裡李和姪子很多的對話,我沒能很快的明白,我想男人間的相互理解與照顧,恐怕不是作為女性的我可以輕易理解。李和姪子都有悲傷的情緒,但是可能因為年紀不同,歷練不同,所以他們的表達方式也不同。17歲的姪子對於父親的離世,沒有很悲傷,生活裡還是愛情、樂團、曲裩球,只有輕輕地說不喜歡父親一直被擺放在冰櫃裡。影片裡一段他無法面對冰箱的冷凍雞肉而害怕哭泣時,年輕姪子無法明白自己的害怕,成年的李也不知道如何協助姪子。此時兩人的對話,很激烈,幾乎是爭吵。但是李雖然沒有說好聽的話,但是仍舊堅持陪在姪子身邊,直到姪子睡著,這或許是男人間表達愛的一種方式吧。

當李被哥哥的委託律師告知要成為姪子的監護人,還準備一筆錢讓李能搬回來與姪子一同生活,影片交代李因為酒醉失誤讓家裡失火,也同時失去三個孩子。於是他的婚姻結束,也離鄉到異地生活。因為哥哥的事情,再度回到傷心地,同時讓他和前妻再次見面。1483375506-3535185073_n.jpg

這段是李和前妻在街上偶遇,妻子想要和李道歉的畫面。兩位曾是夫妻,同樣都有失去三個孩子的悲痛,他們也同樣對對方感到抱歉吧。只是經歷過那麼沉重的哀痛,要對彼此說抱歉,豈是容易之事。曾經傷害彼此的兩方,或許有一人準備好可以和解,或者希望對方也能幸福過活;但是另一人可能還沒有能力克服面對那些曾有的傷痛,而失去兩人可以彼此「放心」的機會。看到這裡,真的真的覺得,人生,好苦,好苦。自己大聲哭了好久。人生真的不是你以為,就可以順著已意發展。

但影片裡最後還是給了人生希望。有些問題,可能無法馬上解決,有些悲傷,無法馬上散去。但是,可能因為時間,因為理解,因為真誠,因為愛,那些難受,難堪的事情或能稍稍放下,生活可以小小的往前推進吧。

我們怎麼可以輸給古人

今天滿滿一天的課程,秀慧老師以每日見到的設計,談顏色,識別,設計精神,小小圖像要傳達的意念是什麼,什麼情況叫做侵權。如果這些概念放在部落工藝的圖紋,可以如何設計,如何不侵權。

當老師談自己如何從沒有資產的平民家族,回溯理解自己家族的故事而發展出屬於自己家族的圖紋故事,覺得感動。「我們現代人怎麼可以輸給古人」是老師今天分享的基調之一。

最大的感受是,不管是工藝,工業設計「回頭認識自己」是重要的基礎與態度。若不花力氣認識自己,自家族的歷史,設計就會只停留在技術,一旦有人質疑作品的歸屬,可能就很難穩穩地,理直氣壯地跟對方說,這就是我(排灣族)的紋樣,作品。

同樣的社區工作,若不花力氣回頭認識自己,可能就容易淪落在別人的論述而無法看見自己的好。

勉為其難的運動

這兩天身體很不舒服,週六早上,勉強做一點點的家事,中午擔心孩子肚子餓,還勉強的煮了午餐。之後就是睡覺,呻吟。每次生病都會變得軟弱,特別是心,負面思考會一直湧上來,已經兩天了。這樣的感覺挺不好的。

但記得自己曾說過,人生很多時候,總是需要勉為其難地面對,得要想些方法,讓自己好起來。除了昨天去做腳底按摩,企圖讓自己好睡。今天傍晚拖著虛弱的身體,在部落的小學校走路,我想留點汗會好些吧。況且這裡一片綠地,不多人,不需要social太多,就是安靜,用心的走路,其實環境挺好,應該要好好利用的。

這兩天因為生病,孩子們也都在家陪著我沒有出門,他們也是三不五時地問,媽媽好多了嗎?下午去小學之前,跟他們說了一聲。大約在走了幾圈綠色跑道之後,三個孩子一起出現在校門口並向我走來,老二,老三還是問了一聲:媽媽好多了嗎?

走路喘氣之餘,聽著他們的嬉鬧聲,其實心裡安慰、踏實呀。特別哥哥也跑來,我想他們擔心媽媽昏倒吧。孩子總是媽媽心裡最大的支持呀,謝謝你們。

成為大武山的孩子

北大武山回來的這幾個孩子,覺得很棒呀。在他們的分享裡沒有艱澀難懂的字彙。比較常聽到的關鍵字是「沒有什麼」(這句總會贏得大家的笑聲)「謝謝陪伴」「大家都登頂了」「互相幫忙」「3.8K最辛苦」「xxx靠意志力」「xxx真的很照顧我們」。在接他們回來的路上,還是很嘴泡啊,但是,聽到比較經典的話語是「走過這一趟,考試算什麼」~呵,十七、八歲的孩子有這些體會,挺好。

27858396_10211978224635085_2306092751329337679_n.jpg
較大年紀,會長同學,小白,因為你一同前往,讓部落族人稍稍減少忐忑,作為會長同學,情義相挺到底,我想孩子們也有看見和學習。
青年會長,年平,我的弟弟,從原本只有2人行程到孩子們願意一起去的11人行程,你的態度從來沒有動搖,姊姊深深佩服。如你所說大武聖山的山林知識得要一次一次的累積。這一路上跟著你的孩子們肯定也有些體會與看見。
就這樣一點一滴的累積孩子們的學習知識,有一天他們就能成為「部落的人」「可靠的人」。
我們繼續加油!

放手,也是心疼

昨晚媽媽心裏就開始忐忑不安。想說,如果延期會不會好些;如果再等部落長輩一起去,會不會好些;但是自從跟你確認是否真要上北大武山,而你回答說:別擔心,我可以的。我也就決心不再搖動心智,也必須尊重小舅舅的決定。看著你收拾行囊,我在旁等待妳的指令,需要帽子,拿出帽子;需要皮帶,此刻也只能給你女性皮帶。30年前去北大武山的經驗,完全無法給你適合的意見。但相信部落耆老給你們的行前叮嚀,也能讓你足夠面對不算簡單的行程。

早上,雖不忍心,但還是把你叫醒,請你準備集合。在活動中心集合,看著小舅舅吩咐你把罐頭放入夾鏈袋,分配食物,告訴你們裝備該如何準備整理,夥伴之間的行李如何交換,讓有經驗,有能力者多背一些物品,就覺得不管如何,這趟行程,總是有意義。

話雖如此,在登山口,協助你在身上不算輕的裝備裝上防雨套,媽媽心裏有些擔心,但還是忍住了。眼裡看著你踏上行程的第一步,清楚心裡有滿滿的忐忑,但是也滿滿的祝福。

在離開登山口的路程,腦子裡的畫面盡是你走路,喘氣的畫面,媽媽心裏想的全是你,也一直祝福著你,其實也是安慰著自己,告訴自己要放心,要放心。

回到家裡,五小時之後收到小舅舅傳來你的相片,看到你的相片,心裏就像一道電流流過,感謝小舅舅,感謝上帝,感謝祖靈。小舅舅說一路上,你也協助輪流背較重裝備。

啊~兒子加油,兒子加油!媽媽仍舊是滿滿的擔心,但是明白總是要放手,總是要在讓你走自己的路之前,多一些學習,多一些體會。媽媽相信有一天,你就是個可靠的男人,是能有所體會。一路上大武山神,vuvu們必定保守你們。

十年,一轉眼

今天的任務是代表平和社區接受屏東縣政府頒發「10年績優社區照顧關懷據點」的榮譽。自己好像從小對於頒獎事情並不是那麼重視,也不熱衷參與。但,今天因爲理事長任務交託,來到頒獎現場,心理有小小激動呀。

img_0325-e1508559491636.jpg

記得2007年,前理事長孫信用vuvu給阿傻總幹事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辦理社區老人關懷據點。vuvu說:「vuvu依漾,我們可以和其他社區一樣,一個禮拜讓部落老人一起聚會,一起吃飯,一起做運動嗎?」阿傻總幹事快速的接受vuvu理事長的給予的第一工作任務,但是心理其實並不是很想做。阿傻總幹事當年覺得老人工作可能吃力不討好,覺得自己無法做好工作。現在回想起來,謝謝vuvu給了這個任務。當時理事長vuvu為了讓部落裡基督教,天主教的老人不會因爲宗教不同,阻礙服務部落老人的機會,vuvu努力地在社區和教會間溝通,讓協會順利成為據點的提案單位。

這10年來,謝謝vuvu孫信用的遠見,部落裡老人照顧工作,從來沒有因爲宗教的不同,而有任何的阻礙。也因爲老人據點活動,我們做了幾件還算重要的部落工作。像是部落遷村田野調查、部落老照片展覽與整理、出版「比悠瑪部落耆老故事」、還有因為有了部落互助幼兒園,現在部落的每一位耆老都是幼兒園的vuvu,老師,更是老師的老師。這些vuvu們都是部落在地知識、文化,美好的慣習的傳承者。為了讓vuvu們可以再紮實地做好傳承工作,期待我們可以秉持連續10年獲得優等獎的精神,繼續和部落vuvu們一起學習、一起運動,一起慢慢變老。

10年是個不長也不算短的時間,連續榮獲10年優等,也是不容易呀。一路上感謝協會理事、監事、志工們支持,大家才能互相效力。還有協會工作團隊彼此協助和保有熱情更是部落老人照顧工作推進的重要關鍵。特別是和我一起執行協會工作十年的好夥伴劉美連。美連陪伴部落老人整整10年呀,10年來關於老人的健康促進、團康遊戲,手工藝活動,翻譯,還有最厲害逗弄老人大笑,絕大都是美連的安排和設計。10年了,難免看見她的疲累(我也是),但是深深覺得這10年來的歷程,美連真的是個了不起,有能耐的工作者。希望累積10年的歷程,成為美連的能量,繼續在部落做事。我們一起加油。

今年9月我們轉跑道成為原民會支持的文化健康站,未來我們希望透過實踐文化健康站的工作,與原住民長期照顧政策對話。希望協會理監事們、志工們、工作團隊們,大家一起加油,讓我們的老人照顧工作可以貼近部落耆老,最重要的事,我們和他們就一起慢慢變老。

[愛情齡距離」-Home Again

其實這部影片故事簡單,編劇普普,不過符合本次挑片規則:不需要花腦子,哈哈大笑過去即可。不過,簡單的影片,還是有個片段感人、激動的時刻。

故事是一位女性與丈夫分居五個月,帶著兩個女兒回到父親留給她的家,想要開展新生活的故事。

女主角在慶祝生日這天自己的朋友群和可能零距離愛情的嫩男們相遇在酒吧。劇情的推演可想而知,女主角就是遇見一位年輕她好多歲的男性,就在以為故事發展會有激情畫面,最後以嫩男喝酒不適,沒讓激情發生。這個安排該是導演安排,此片非愛情片的起點。隔天因爲女主角父親的一些遺物被某一嫩男發現,得知來到的地方是女主角父親名導演的家;而女主角母親喜歡這些年輕人而同意住在這裡。於是這個家就展開了一小段,分居女性,兩個小孩,與三位年輕男士一起生活的故事。

故事進行到這,大約明白編劇想說什麼。「愛情零距離」這個片名,或許是台灣片商有意轉換片名,吸引大眾,甚而把對多元成家有意見的人,騙進電影院,好好認識進一步體會多元成家模樣。故事裡有些關係的小舖成,其實覺得安排的不夠細緻。其中片中女主角大女兒與配角-嫩男編劇發展的信任依賴關係大於父親及母親,這裡鋪成有些薄弱。但是影片尾段大女兒因為緊張無法順利的戲劇表演,最後因為看見承諾觀賞其戲劇的嫩男編劇到來,大女兒表演瞬間俐落,完美。雖然是這麼芭樂的編劇安排,但是,看到他們相互擁抱,做到彼此的承諾。心理還是有些激動呀。還有另一個感動是,孩子的生命旅程中,重要他人,不一定是父母。可能是親人,師長,甚而是住在家裡的外人呢。

最後畫面結束在女主角微笑滿意的看著圍坐在旁,曾經和她同住在屋簷關係的前夫,母親,三位嫩男以及兩位女兒。劇情安排不是挺嚴謹,但是,多元成一個家的好處,在這裡有些著墨。希望那些反對多元成家者,真能被騙進去,然後對多元成家,能有一些新的認識和體會。

好久不見的,會是誰

人生總有些與人,與事,與社群的際遇會跟你的一輩子有關。

東吳大學社服團,是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參與,影響我的人生很多部分的社團。我的重要朋友,我的偶像老師,我對活動執行的細節挑剔,我的人際關係,對於人的價值認識⋯⋯都是這裡養成的。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大聚會,不是每年可以參與。但是,今年來了,此刻我的需要是青春,真誠,而這裡肯定有。

在高鐵上想著,今天,還有誰會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