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身而進⟫如果你毫無畏懼,你會怎麼做?

幾年前購買⟪挺身而進⟫主要因為是「女性」、「臉書執行長」這兩個關鍵字。但買回家之後,並沒有好好閱讀,讀了什麼,也都忘記了。直至2021年開始實踐閱讀的習慣,再次因為女性領導人相關書籍,於是成為我閱讀的書目之一。閱讀中,閱讀後,閱讀後,興奮感動之際就覺得難怪自己當年會購買。

博客來-Lean In

作者是雪柔.桑德伯格,2012年創辦人祖克伯邀請雪柔成為臉書的執行長。擔任執行長期間,作者描述的已婚女性紀錄,讓我回想,回部落著工作十幾年也經歷過懷孕,生子,不知所措,時間不夠,最後覺得自己不是個好女兒,好太太最後還背負了不是好媽媽的罪名。作為一個社區工作者,特別是女性,不管是家庭環境、工作環境、大社會環境,女性總是要在內心盤算,為自己打分數,即便分數不高,也得鼓勵自己挺身前進。

「挺身而進」此書,雪柔提醒女性自身內在的挺進,特別在這個貌似性別平等但實際挺進空間仍大的時代裡,婦女的覺醒與相互扶持挺進,尤其重要。作者雪柔提醒女性,我們是否因為自己身為女性限制了自己,是否自己是女性把自己框住在某些事情,某些職業,某些表現。如果不考慮女性身分,你會如何為自己規劃你的學業,你的工作,你的未來。光是這樣思考,至少前路是寬廣,是比較沒有限制吧。

而在各樣有限制環境的人生路上,女性必須前進而保持柔軟的態度;積極而縝密的心思,應對進退得宜的行為,展現你的能力,就比較有機會被使用,被看見。特別書裡第五章尋找人生導師,雪柔鼓勵女性努力積極展現自我,人生導師就會出現。如果只是等待著被發現,被喜愛,即便你被使用,被看見,最後的定論可能還是因為你漂亮,因為你溫柔,因為你是女性,而不是因為你的能力。何況根據社會學家「海蒂/霍爾」實驗,發現即便女性在工作上和男性的表現一樣好,這些好的表現在男性身上是加分,對女性可能就成為不利的評價。作者提醒女性,即便如此,女性還是得要挺進,不能輕易退縮。

書裡提及工作不再是爬階梯,只有一種思考方法,而是方格攀爬架的思考模式。書記閱讀至此,腦子會些有畫面。方格攀爬架要上到頂端,有時候需要倒退,繞道,甚至碰到死角,正如此何每個人都可以創造自己獨特路徑的能力,而非樓梯式只有一條路線。這也開啟了我對工作價值,工作目標的既有認知。

在這個世界上人數佔一半的男性,是伴侶,更是人生伴侶。雪柔提醒女性,男性參與養兒育女,家事工作是必要。女人能做的事情,男性也能做到。女性不要輕易放棄讓男性參與教養兒女與家庭事務的機會,更多男性參與,所謂的「新好男人」的金星標籤才能回歸到日常,回到作為家庭成員本該盡的義務。在社區工作多年的經驗裡「討論可以改變思維,思維可以改變行為,行為就能改變體制」特別能夠引起共鳴。女性同胞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現今雖然已有女性總統,但是性別平等的世界仍然需要努力。雪柔說:社會進步不是來自施予,而是要主動爭取。特別女性要一起扶持,一起連線,為我們自己為我們的孩子爭取性別平等的環境「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兒子,女兒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找到自己的熱情所在,希望他們也都能一路挺身而進」。

遊牧人生,我們路上見

如果人生就是一個人的路程,那麼旅途中遇見的開心事,難過事,遇到的親人,朋友,男人就是人生風景裡的一抹色彩。

今年初有機會去參訪「重修舊好」這裡地方。對於離家的人,有了一些不一樣的認識,原來這世上有些人是,有家歸不得。且不少人是心靈層面,歸不得。

游牧人生一片,是備好情緒,備好手巾前去觀賞。電影一開始就是女主角打包一車行李離家的畫面,這個家是夫妻一起打拼一起創造記憶的家,由於時代變遷,家所在的整個城鎮都被放棄,無法居住。就這樣女主角開始了游牧人生。

電影感覺像是游牧者的紀錄片,影片裡有游牧者社群自主辦理與生活起居相關的課程,也有類似支持團體,會聽到「我們不要被世界綁架,要活出自己人生」讓人睜大眼睛點頭表讚的話語。

電影也有好幾處是女主角一人目送車隊離開,朋友離開,親密朋友離開;一個人洗衣服,修理車子,一個人在暮色中,喝茶,看著其他車隊經過。電影裡有些好心人妹妹,車廠老闆都建議女主角可以對人生有不一樣的選擇,但是女主角堅持與「舊」車在一起。這個執念開始對游牧人有些不同以往理解。

電影有個男人的出現,似乎一般人如我會覺得女主角的人生可能會有些不同,這橋段也是電影愛情片裡總會安排初遇戀人的興奮歡快畫面。後來男人因為孩子邀請回家享受祖孫情而離開女主角放棄游牧人生。這男人是回得了家的人。

影片最後是女主角再次回到自己和丈夫城鎮裡的家,畫面滄涼寂靜,最後畫面仍舊是女主角遠望美麗暮色的畫面。而我呢⋯註腳是,如果人生就是一個人的路程,那麼旅途中遇見的開心事,難過事,遇到的親人,朋友,男人就是人生風景裡的一抹色彩。

姐姐來電了

「秀玲啊⋯你們都好嗎,媽媽身體好嗎?大家都好吧。」聽到這口音總是直接連結思念的父親。每次接到姊姊的電話,大多只是短短的問安,但是,心理總有些激動⋯⋯

去年原本買好機票去一趟河南駐馬店,只是疫情斷開了相隔20年姐妹的相遇。

真心希望姊姊生活平安,總想著父親在遠方一直守護著我們。我們一定會有機會再見面。

委屈?為何?

只是兩三句話,心裡就承受不住。過了多年之後,覺得他任何話,我都應該可以受得住,覺得應該可以輕易移走。今天再次發覺它只是被生活、被瑣碎包住了。而且破口竟是那麼容易找到,那麼容易潰堤。

但是,如果那些話都不是事實,為何成為我的破口,為何覺得委屈,為何有這麼大的悲傷。這….麼….多….年….了,為何還沒辨識清楚。

記得他和你的一段美好

原來人的心裏有一塊無法輕易察覺,卻可以本能地埋葬關於自己不堪情事的地方。

從來沒有意識到父親離開人世的處理方式,當下的不舒服很快地被自己埋葬起來。父親離開世界之後自己雖然用了幾年的時間,原諒父親,原諒自己。但是,原來~原來~有一種情緒,說不太清楚,好像是遺憾,好像是自責,好像是委屈,好像是憤怒。今天與牧師談的談話裡,牧師說:「審判從來就是上帝的事情。人即便是牧師,能做的也只是做好本份,讓家屬深刻感受過世家人來到人世間帶給親人的一段美好」。

應是上帝給人的幫助和安慰,永遠超過人類所求所想的。這段話讓自己心中的遺憾,自責,委屈、憤怒轉化成眼淚,無法抑制的眼淚。牧師說要記住過世家人與你的美好,此時此刻好像也才補上了對父親的虧欠。

謝謝父親作為我的榜樣,讓我以作為正直的人為目標;謝謝父親的愛,讓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幸福。

父親作為我的榜樣,讓我以作為正直的人為目標;謝謝父親的愛,讓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幸福。

謝謝牧師的談話;謝謝上帝在剎那間完整適切的安慰與愛。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