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的自尊

期待落空

越大越明白自己的不足,總是希望自己可以穩穩地面對發生的任何事情;總是覺得隨著年紀奇怪的增加,氣可以放在肚子裡久一些,長一些,再醞釀一些,之後再適當的時機說明抑或展現出來。是希望,所以遠;是目標,所以難。或說其實是藉口,是讓先佔住輕易的,可執行的策略,是欺騙自己的狡猾策略。啊~工作那麼多年,喜怒哀樂仍舊形於色,還真有些洩氣呀~
培育人才有效益這件事情,可能跟課程設計有關,可能跟方法有關,可能跟人有關,可能跟氛圍有關,甚而就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時候,才能看到小小回饋,小小成果。放了吧,這就是人生~

還是氣不夠吧

年紀越大,越發明白,心裡的那個自尊,挺調皮。總是在真實的門口前徘徊游移假裝出聲,逗弄門外的人,門內的自己。不願打開大門,就怕見光死。不過那個自尊從室內深處走到門口前,也是一次一次測試回聲的大小,一次一次勇氣的堆積,才能來到門口前。大概,還是氣不夠吧,終究出不了門啊,門外的人只是說了:「測試聲音有些吵」,自尊就迅速地跑回了原來地方,甚而更深處。是太迅速回去,才發現,那個一直呵護好的自尊竟受傷了。啊啊啊啊~竟然受傷了。

廣告

虧欠一直在,也深愛你

週一在長榮大學跟學生分享說:在不完整家庭成長的孩子會比較早熟。早熟沒有不好,只是讓孩子早一點接受現實。這樣說其實容易~

今天在屏北社大教養議題的分享說:希望作為母親的人,可以試著在教養方面解放自己,大部分母親無法24小時陪伴孩子,但是珍惜對話moment,讓孩子感受到愛,是重要。這是自己的期待~

今天回家的路上有機會與兒子談話。說:兩人關係走到盡頭,無法在一起,有時候一時無法找到出路,或者可能就是兩人緣分已到盡頭。但是一定要相信兩個人能走在一起,一定有相愛相惜過。特別是生下兒子你的時候,我繼續說,媽媽當時因為沒有照顧孩子的經驗,身旁也沒有親人可以協助和陪伴。爸爸那時即便上班,但只要有休息時刻,一定馬上回家陪伴媽媽,那時候媽媽非常感謝你父親的陪伴,全心陪伴媽媽渡過新生媽媽的焦慮和憂鬱。

話說到一半,兒子哭了,大聲的哭了。我想所有的孩子對於父母分離的失望與不知所措,總是放在心裡的深處。看到兒子哭泣,其實心疼,自己也忍不住哽咽。這一輩子孩子們或許總要一次一次面對這個失望的現實,可能每次都會哭泣,但我深信一次一次的面對現實,總是可以越來越勇敢,越來越能明白與父母的依附關係,是能夠個別存在。

想跟兒子說,媽媽心裡的虧欠感將會一直都在,但是也同時一直勇敢地接受這個虧欠感,並愛著你們。正要進入大學的我的兒子,媽媽祝福你也能不畏懼地追求幸福,自己的想要。

教育貼近日常,減少教育階級化

兩年前部落托育聯盟為擴大支持群眾,邀請鎮宇書寫托育聯盟與國家對話的歷程;教保中心在部落學習在地知識教育幼兒的故事。鎮宇的文字,沒有艱澀難懂的字詞,字裏行間有的是真誠,書寫的故事貼近聯盟經驗,貼近教保中心的日常生活,所以在阿傻總幹事的歸類裡,鎮宇是同類。

鎮宇出了新書「食.農——給下一代的風土備忘錄」,因為是同類,所以今天來支持。進入發表會場活動已經開始,就定位後,首先聽到耳裡的詞彙是:「看自己沒有」。啊~很熟悉的白話文,是鎮宇的用詞。其實阿傻總幹事並不是很理解食農教育說些什麼?也還沒拜讀鎮宇新書。聆聽著會場裡頭髮雖亂亂,但眉宇飛舞、眼神堅定的鎮宇分享,心裡有些感受。

進場入耳「看自己沒有」這事很有感。如果教育沒有貼近日常生活,學習的漂亮美好的都是和日常生活有距離的事情,那麼教育的過程裡,就會是「看自己沒有」。例如「一日一蘋果,醫生遠離我」是我們學英文時候的一個提醒。到不是蘋果不好,而是台灣就不是出產蘋果的國家,所以這樣的教育就容易成為口號,於是就和自己沒有關係。沒有關係久了,多人了,這樣知識就變得遙遠難懂。但如果是「一日一香蕉,醫生遠離我」這樣營養成分真的是少於蘋果嗎?而且香蕉是我們日常生活裡就能看見的事情,特別蕉農肯定很有感受,而香蕉對身體好,也能夠影響心裡,有種榮譽感。這跟部落托育聯盟在教保中心提倡的教育回到日常生活的理念是一樣的。

鎮宇書裡透過歷時爬梳提醒我們,食農教育其實和每個人都有關係,台灣過去的農業發展就曾經有過熱切討論。今天的農業被看沒有,食農教育透過歷史缺乏什麼,需要什麼,透過歷史肯定有些啟示。

而,食農教育如果變成特殊課程,變成繳交高額學費才能學到的知識,不貼近日常生活,那麽這樣的教育方式,還是把教育給階級化。聽到這裡就是點頭如搗蒜呀。

這本書有三大部份,第一部分是歷史篇,大約說明台灣的農業發展與政策。第二部份是哲思篇,談台灣需要什麼樣的農業,台灣的飲食文化。第三部分則是行動篇,用體驗來修補斷裂,從累積處出發,最後找到出路。

好囉,來,翻開書本的第一頁囉~

九州名信片

2018前半年@日本九州解放與學習。

雖然還是沒有讓自己獨走,但喜歡九州,喜歡不多人,喜歡有歷史感的小地方,喜歡不會讓我頭昏的交通系統,喜歡上車總是有位置可以坐(並不是因為我白髮😝),喜歡隨處坐下都是好吃的特色餐廳,最喜歡還是人,伊萬里市的民宿主人,民宿媽媽,現在還是會想起她的靦腆笑容。

從日本長崎寄回來的明信片到了。有些決定還是要自己決定,有些經歷還是得自己經歷一次,希望自己一次比一次勇敢,然後就可以自己自己。

熱情靦腆的民宿媽媽

烏泊山莊民宿媽媽,69歲,料理高手,年輕時候是排球選手。耳朵似乎有一點點聽不到,但總是笑顏盈盈。這兩天享用許多她用心、讓人心情愉悅的料理。「法國人來的時候,我什麼都聽不懂,我就用我的手,我的頭來說話」說完接著就露出讓人印象深刻的靦腆笑容。她是這樣的可愛民宿主人,旅途中遇到這樣的人,覺得幸運*^_^*

台灣就被割走了

2018/05/19

來到日本第三天,過了一晚之後,腦子還留下的關鍵字是,春船樓、和清講和紀念館、李鴻章、松本清張,絕筆、西鄉隆盛。

日本九州有個門司港,因為是港口,很早就有貿易。但沒想到這裡是李鴻章在1895年把台灣割讓給日本的地方-下關(昔日稱馬關)。

簽訂條約的地點在春帆樓,現在是一個餐廳。日本政府在原址旁重建了「日清講和紀念館」,再現當時簽訂條約的情況。當時簽訂條約官員們,大家比較耳熟能詳的是日本代表伊藤博文,清國代表李鴻章,及兩國代表共11人。

紀念館裡再現11位官員座位的安排,有圖說版本,有真實再現當時簽訂條約的空間。還有一張圖畫,畫裡打躬作揖的是清國這一方的人。這毋庸置疑,紀念館說故事的人是日本政府呀。

作為台灣住民看著玻璃櫃裡的條約,眼睛自然快速尋找關鍵字「台灣」,切割台灣的條文是第二條。看著條文心裡還真有一種複雜的心情呀。

「海邊的曼徹斯特」

這部電影原本要分兩次觀賞的,但是按下遙控器的enter之後,影片放映至結束。知道這部影片是奧斯卡提名影片,但是,並不知道這是一部,會流淚且哀慟的影片。

主角李,離開家鄉在波士頓做雜工,但是因為哥哥的過世,必須回到讓他無法承受的地方-曼徹斯特。為描述李對於人生的無望,故事有不短的場景描述李在波士頓的雜工生活。日復一日,沒有期待,就是活著即可。為了處理哥哥的喪事,他必須待一段時日在曼徹斯特海邊的城鎮-李原本生活的地方。

影片中,海邊、斜屋頂房屋、雪、帆船、藍色的海、房屋上皎潔明月的場景,都該是電影浪漫的重要元素,但在這部影片裡都成了揪心,悲傷的場景。導演把景色都拍的特別美麗,但隨著故事的敘述,便能明白這些畫面對李來說,都是生命中無法承受的痛。

影片裡李和姪子很多的對話,我沒能很快的明白,我想男人間的相互理解與照顧,恐怕不是作為女性的我可以輕易理解。李和姪子都有悲傷的情緒,但是可能因為年紀不同,歷練不同,所以他們的表達方式也不同。17歲的姪子對於父親的離世,沒有很悲傷,生活裡還是愛情、樂團、曲裩球,只有輕輕地說不喜歡父親一直被擺放在冰櫃裡。影片裡一段他無法面對冰箱的冷凍雞肉而害怕哭泣時,年輕姪子無法明白自己的害怕,成年的李也不知道如何協助姪子。此時兩人的對話,很激烈,幾乎是爭吵。但是李雖然沒有說好聽的話,但是仍舊堅持陪在姪子身邊,直到姪子睡著,這或許是男人間表達愛的一種方式吧。

當李被哥哥的委託律師告知要成為姪子的監護人,還準備一筆錢讓李能搬回來與姪子一同生活,影片交代李因為酒醉失誤讓家裡失火,也同時失去三個孩子。於是他的婚姻結束,也離鄉到異地生活。因為哥哥的事情,再度回到傷心地,同時讓他和前妻再次見面。1483375506-3535185073_n.jpg

這段是李和前妻在街上偶遇,妻子想要和李道歉的畫面。兩位曾是夫妻,同樣都有失去三個孩子的悲痛,他們也同樣對對方感到抱歉吧。只是經歷過那麼沉重的哀痛,要對彼此說抱歉,豈是容易之事。曾經傷害彼此的兩方,或許有一人準備好可以和解,或者希望對方也能幸福過活;但是另一人可能還沒有能力克服面對那些曾有的傷痛,而失去兩人可以彼此「放心」的機會。看到這裡,真的真的覺得,人生,好苦,好苦。自己大聲哭了好久。人生真的不是你以為,就可以順著已意發展。

但影片裡最後還是給了人生希望。有些問題,可能無法馬上解決,有些悲傷,無法馬上散去。但是,可能因為時間,因為理解,因為真誠,因為愛,那些難受,難堪的事情或能稍稍放下,生活可以小小的往前推進吧。

我們怎麼可以輸給古人

今天滿滿一天的課程,秀慧老師以每日見到的設計,談顏色,識別,設計精神,小小圖像要傳達的意念是什麼,什麼情況叫做侵權。如果這些概念放在部落工藝的圖紋,可以如何設計,如何不侵權。

當老師談自己如何從沒有資產的平民家族,回溯理解自己家族的故事而發展出屬於自己家族的圖紋故事,覺得感動。「我們現代人怎麼可以輸給古人」是老師今天分享的基調之一。

最大的感受是,不管是工藝,工業設計「回頭認識自己」是重要的基礎與態度。若不花力氣認識自己,自家族的歷史,設計就會只停留在技術,一旦有人質疑作品的歸屬,可能就很難穩穩地,理直氣壯地跟對方說,這就是我(排灣族)的紋樣,作品。

同樣的社區工作,若不花力氣回頭認識自己,可能就容易淪落在別人的論述而無法看見自己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