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的焦慮

91.10.24
今天有些累,腦子似乎幾度翻轉,時而欣喜、時而迷惘。

我想作為單純的山服員,我珍惜大學生的熱情和善意。但是也感謝老師的提醒,或許我們可以從歷史的角度,社會結構的角度理解山服的形成、原住民的處境,而使我們在與個案工作時可以是「複雜的頭腦,單純的心」。也就是在理解原住民結構性的處境之後,仍舊能夠保持單純的心與之相處,而且持續做下去。

有關社工必須察覺社工角色被工具化的這個部分,真的很霹靂,但也很真實。

這一年來確實也發覺自己在工作角色上的衝突和迷思。當自己被放在必須專業化的過程中,似乎也感受到已被制約的思考模式及漸僵化的匡架。例如:在與個案工作的過程中,我常處於「為了個案我可以做什麼」「我必須讓督導瞭解,我做了什麼嗎」「機構的要求是什麼」,這三個層次或許衝突、或許不衝突!

不過,在這之前,我曾告訴自己:如果真的是為了案主,我可以據理力爭地去向督導說明,機構爭取,不必害怕也不必有太多疑慮!

基變社會工作、結構社會工作提供我去理解、分析大環境下的原住民的情境,但是目前的我也發覺,自己處在「那該如何落實」的焦慮裡。

作者: 依漾

apiya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