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義與社會工作

Orme J. 「Feminist social Work」

1.女性主義社會工作認為要關注女性的經驗。例如,女性的經濟地位,女性往往是社會裡的貧窮者。

2.女性主義社會工作對於提出女性被壓迫及劣勢的處境佔有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爭取女性的空間雖然重要,但是為女性的思想及經驗發聲更為重要。

3.單純地與女性工作並且增強其能力並不能解決女性的劣勢處境及改變其所受的壓迫。也必須與男性一起工作。

4.女性主義工作者試圖利用各種途徑,終止各種形式的壓迫,也開始與男性合作,促使男性從父權男性概念中解放。

心得

排灣族社會對男女角色的期待比較像是因應分工的需求而有不同的要求。但是在某些部分,特別在對家庭的責任上,總不免對女性的要求較高。所以,往往在部落裡、教會裡聽到對於家庭責任的評價時,大家對女性的苛責較多,甚至女性對於女性的要求與苛責並不比男性少。所以女性意識覺醒是未來在部落裡重要的工作之一。

近日辦理「原鄉家庭暴力防治工作坊」的經驗當中,原住民女性除了存在有相同漢人女性所處的劣勢地位之外,也因為傳統社會制度及信仰致使原住民婦女所遭受的壓迫又加上一層。根據田野及參加工作坊的女性的分享,原住民婦女在婚姻上遭受暴力或必須面臨離婚時,泰雅族、布農族傳統社會並不鼓勵女性回娘家,並且認為這樣的女性回家娘家,會招致家族面臨橫禍,故原住民婦女的求助網絡及資源相對地就會減少。

又,一位泰雅族女性分享,在一次的祖靈祭中,因為身為女性而無法參與祭典,但父親卻欣然歡迎乾兒子(漢族)參與其中並與族靈接近。為這樣的差別與歧視,婦女表達其感慨與無奈。但是在後續的回應中,當時所有在座有4/3的男性,沒有人針對此話題作回應之外,另外還有一位警察大哥,大聲地說:像這樣的傳統、制度「妳不必問為什麼?妳去做就對了。女人不能參加就是不能參加,詢問為什麼只會越來越複雜,也會破壞傳統制度」。

看到這樣的場景,原想如果該名男警員「易地而處」會不會比較能理解這位泰雅女性的感受;但是,經過四次三天的工作坊中,我逐漸發現泰雅男性似乎比較不會「易地而處」、比較不會「表達或感受細膩地情感流動」等;男女的對話,很容易就發展成男女間的戰爭。為這些情境自己也有些無奈和挫折。但是想想這樣的狀況似乎也表示在泰雅男性、大部分的男性較少接觸或被教育「陰柔特質」,例如:情感要表達、同理心等。也就是說並非「不會」而是「還沒學會」。

而當我看見韓劇「大長今」中,即使皇帝已下令「長今」為三品三官,並封之為「皇帝主治醫官」,但是眾朝臣因為「長今」的女性角色仍蜂擁地勸薦皇上深思熟慮,甚而皇帝最後也無法保護「長今」,而下令「長今」逃至明國。可見男性角色思考的固著程度之深。認知改變非一朝一夕之事,雖然諸女性主義工作前輩們的努力也不容忽視,但是,未來要走的路也還很長,大家要加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