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裡的歐勒勒

歐勒勒雖然是表弟,由於長年在外,對他的記憶並不多。不過,對我來說,一說起「歐勒勒」這三個字,腦海就會浮現起他自小就有的──愐靦的微笑。歐勒勒因為長的好看,微笑時自然令人吸引。他年紀還小時,只要看到他,每每只為了多看他幾眼,忍不住就為把他叫來,並要求他喊我一聲姊姊!他真的很好看。

這幾年,上了中學,再度聽到他的消息,得知他因為神父的協助,順利取得身份,得以就學。同時也獲得老村長一家人的協助得以前往台東體育中學唸書。但是,青少年總是如此,同時也聽到了歐勒勒較叛逆的事情,而且還交了女朋友。

去年看到他,又特別將他叫住,直接在耳邊命令他:自己年紀輕,可千萬別讓別人懷孕,否則造成自己和女友的困擾。歐勒勒可能覺得突然,所以哈哈大笑,要我放心!念中學的他,真是帥呆了!難怪這麼年輕就有女朋友了!

前兩週,在部落櫻花商店的橋邊,我又看見他和幾個青年正聊天,我便停車,搖下車窗,邀請他和青年一起欣賞電影,他又回了我一句:姊姊,這些人沒什麼興趣啦!(又是那愐靦的笑)誰知這是他和姊姊最後的道別了!

7/16日早上因為有事致電平和娘家,花香阿姨告訴我:「歐勒勒於凌晨車禍死亡了」沒有任何機會,當場死亡!

歐勒勒未成年,所以檢察官必須確認死者家長知悉所有事情,才能提出死亡證明。7/19日,一些親友和我在全民醫院陪同阿明明接受交警、刑警及檢察官的筆錄。他們詢問阿明明,死者是否為自己的孩子,如何得知消息。詢問完畢,在筆錄中,我才知道歐樂樂的漢名是:潘維剛。

潘維剛、潘維剛…………我還沒有機會叫他潘維剛,他就走了。下個月23日他才滿十七歲。十七歲、十七歲才要起步看這花花世界呢!或許……或許……

7/20日一早,我從醫院帶著阿明明去殯儀館接維剛回家,我們抵達時,部落許多關心潘家的人,已在那裡等候。待阿姨和殯儀館人員接洽事宜後,先由親人前去為歐勒勒換衣服,此時,一陣陣哀戚的哭泣聲傳至外面,我從外頭只看見歐勒勒因為冰凍後而發白腳掌。我擔心阿明明會承受不住歐勒勒離世的事實,所以一直待他身旁,不敢離去。當歐勒勒需入殮至棺木時,我和阿明明的位置還是沒能看到歐勒勒的臉。此時,部落所有的人都圍在歐勒勒四周,內圈除了阿姨們、村長及一些大人,外圍都站著的全是和歐勒勒差不多年紀的朋友或同學。此時此刻,他們不分男女或退卻;或拭淚;或相擁而哭,總是難掩悲傷之情、不捨之情。

回到部落進行天主教儀式後,接著瞻仰遺容;此時,我才有機會看到維剛的臉。可能因為顱內出血,歐勒勒原本皓白的皮膚,已呈暗黑色,嘴角仍有些傷口。看著他的臉,不禁令人心疼和難過。後來親友說:走了,也好;如果沒走,或許他會承受更大的痛苦!

接著必須送維剛至終生落腳之地,扛著棺木者仍舊是一群年輕人,他們輕輕地抬起棺木,緩緩地向山的那一邊走去。看著這些也不過十六、七歲或未滿二十歲的年輕人,不知他們是否準備好面對每日相伴的朋友的驟逝!是否明白該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不過,我相信歐勒勒一定感受到這些朋友們的情誼和不捨。

我在想,或許……與其我們一直悲傷,讓他擔心或過意不去;不如一想到維剛,就為他祈禱或祝福,也好讓他在天之靈能過安心!

作者: 依漾

apiya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