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是我的愛心樹

部落教室,繼「兒童繪畫」課程之後,正好我也放寒假,

所以,便和部落孩子約定
每週三、五下午三點進行書寫寒假作業,
並在結束前半小時聽繪本故事。
今午因為在銀行辦事,人潮超多,
所以直到下午三點半我人仍舊在潮州,
辦完事情,我便火速趕回部落!
抵達教室時,一群孩子,此起彼落,
用著濃重的口音:「老—-師!妳好慢喔!我們等你很—-久了呢!」
我連忙道歉,快速進入教室,要小朋友坐好,即開始說繪本故事。
書名是:「愛心樹」

這書主要是敘述一棵蘋果樹和一個男孩的故事。
男孩小時喜歡和樹在一起、玩耍、捉迷藏、爬樹、吃蘋果。
但是隨著小男孩年紀越大,來探望樹的次數越少;
而每次來探望樹,都有求於樹,而且每次都有求必應。
但是,樹每次都「很快樂」。

很快地說完了故事,我問小朋友:
「你們覺得愛心樹像誰?」
「朋友」「父母」「老師」他們說。
「我是說像你的哪一個朋友或父母或老師,要回答的小朋友舉手」
「我覺得像我的朋友陳小玲,因為每次他有好吃的東西,都會跟我分享」
「我覺得像我住在內獅的阿姨,她對我好好喔!」
其中,坐在後排邊邊的阿龍也把手舉了起來。
阿龍在兒童繪畫班進行時,就來過部落教室,
但是,當時因為繪畫課程的學生太多了,
而且不能中途加入,
當時我跟阿龍說,下一次的活動要開始時,
一定要趕快來報名!
果然,寒假的第一堂,阿龍就出現在部落教室了。
阿龍臉上常有一張愐靦的笑。
阿龍,你覺得誰像蘋果樹?我說,
「像我的哥哥─嵐堡弗,可是他已經死了」
第二句話阿龍說的有些小聲。我嗅到一點悲傷的氣味。
但是,我還沒弄清楚是哪一個哥哥,
其中一位小朋友說,那個某某啊。
我想起了阿龍的父親、母親的面孔。
啊!是指同母異父且大阿龍很多歲的哥哥,
這個阿龍口中的哥哥,好像過世一、兩年了。
「阿龍是不是想念哥哥」,阿龍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便開始流淚!
「我也想念我死掉的阿祖」一個小女孩說,
「老師我跟你說,阿祖死掉的事情」小女孩的姊姊和旁邊的朋友齊聲說,
「阿龍現在是想念哥哥,並不是想要講死掉的事情,我們等一下阿龍!」
「阿龍你先坐下」我說
阿龍坐下來,並且把頭埋在他雙臂裡。
此時,小恩舉手
「我的愛心樹是叔叔」手指向他身旁的阿龍
「因為他每當想念我時,就會來我家看我」
「我也常想念我過世的父親」我說

「小朋友,你們有沒有失去過親人」「有」
小女孩便說起了阿祖過逝的事情。
「小朋友,人死了會去哪裡」「天堂」
「如果有一天我們死了,我們會去哪裡」「天堂」
「所以,我們會和先離開我們的阿祖、vuvu、爸爸、哥哥在哪裡相遇」「天堂」
我再對小朋友講述曾在網路上看過的動畫故事,
即已過世的親人,其實就在距離我們不遠的地方,看著我們,鼓勵我們。
「當我們想念過逝的親人時,我們可以跟上帝禱告並祝福親人,並且把這個想念變成祝福,過世的親人在天堂看到你的禱告,一定會很高興的」

我看到阿龍點頭,我們便結束。
繪本故事說完,我讓孩子分吃一罐半的波卡,
當我要去拿開水時,我看到阿龍接了小恩給他的波卡,便放了心。
我走到他身邊,拍著阿龍的肩膀,
我問「阿龍一想起哥哥就是會掉眼淚喔」
「嗯,哥哥對我很好,他常會帶我去玩,我和媽媽都很想念哥哥」阿龍說
「所以,過年快到了,就更加想起哥哥了喔!」
阿龍沒有說話,又就將頭埋進手臂裡,
「阿龍記得要禱告,把想念變成祝福喔!希望你可以常常來部落教室,和我們一起唸書、聽故事!」阿龍點點頭。
當我正要起身時,有個小朋友說:
「老師他們兩個都哭了」,我便發現小恩正在拭淚,陪在阿龍旁邊,
小恩也是部落裡另一位令人疼惜的孩子,
小恩算是阿龍的姪子,
我將兩個小朋友環抱在一起,安撫他們。
看著他們兩個一起同哭,
真是為他們心疼,也為他們高興,
人生知己不就是如此嗎?
我想這對年幼的叔姪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
兩人必定是彼此重要的支持!

廣告

作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