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對的工作」

91.09.03
生涯新階段

去年八月一日早上七點三十分,我抱著既忐忑又興奮的心情,獨自拎著包包由花蓮來到台北的陽光基金會報到。忐忑是因為擔心能力不足而無法勝任;興奮則是因為這份工作是我大學畢業以來,第一次覺得「對」的工作。「社工」一直是自己極盼進入,且願終身投入的工作。

隨後在台北接受將近三個禮拜的職前訓練,由基金會的同工輪番上陣為我解說課程及分享他們的工作經驗。每每課程結束後,我總有一種頭腦滿滿,心裡虛虛的感覺。許多專業的資訊和同仁寶貴的心得讓我有滿滿的充實感,相對之下,自己不論在實務經驗或理論領域上都亟待充實,因此會有心裡虛虛的感覺。八月二十日,我走進陽光東區服務中心的辦公室,正式開展我的社工生涯。

第一次

還記得第一次前往花蓮光復鄉對傷友進行家訪時,車行途中,我腦海中不斷思考著:「我該看什麼?該問什麼?」太多的不安和疑問在我心裡引起一陣緊張。但面對面後,案家一句:「喔!陽光的喔!」隨即漾開笑臉,感受到他們信任與歡迎的態度,讓我心中曾有的擔心和害怕,完全一掃而空。當他們得知陽光已在花蓮設點,可為傷友直接進行「在地服務」時,他們都很高興。因為對陽光的熟悉和信任,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他們也極樂意和「陌生」的我談及家人與傷友的狀況。

因為東部地區民眾尚未普遍建立燒傷預防觀念,因此除了為傷友提供社工專業服務外,「宣導燒傷預防」也是我的工作重點之一。要不擅言詞的我去面對大眾做宣導,對我來說,這的確是一項考驗。

第一次總是難忘的,那次宣導的對象是幼稚園的小朋友,當我還在尋找適合他們的詞彙要來傳達燒傷預防觀念時,孩子們卻早已興奮得東問西問,還對壓力衣及帶去的各式文宣品產生高度的好奇心和興趣。當最後終於能稍稍控制場面時,宣導時間也已近尾聲。因此我在工作初期,相當努力提升這方面的工作能力。隨著宣導場次增加和對象的擴展,現在我已經能因應對象的不同而採用適當的言語來進行宣導。

預防燒傷,預防悲傷

但如果只是工作能力提升,內心的體會沒有加深的話,那「宣導預防」就變成只是一項「工作」,而不是「使命」。而讓我深刻體會到宣導的重要性的,正是我的個案,是他們以身示教,而讓我有源源不絕的工作動力。

昨天(7/16)我例行性地去進行院訪,花蓮慈濟醫院社工告知我:「今天又有一位小朋友入院了。」又是因為跳入裝滿熱水的澡盆而被燙傷的孩子。每每聽到這樣的家庭意外,腦海中便浮現出孩子掙扎、痛苦的表情,對已身為人母的我來說,那種百味雜陳的心情實在難以描述。這種時候,心裡總會想:「如果阿嬤知道放洗澡水時,要先放冷水再放熱水,或許這件事情就不會發生了;如果媽媽知道發生的當時,要對孩子的燙傷部位沖以大量的冷水,或許受傷程度就不會那麼嚴重了;如果我們再多做一些宣導,或許……。」每次想到那麼多的「如果」,就真的覺得預防好重要喔!

因此現在去進行宣導預

作者: 依漾

apiya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