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牧師在你心中灑下的「愛的種子」,你開始灌溉了嗎?

週六是溫信臨牧師的告別式,早早就起床了。去部落接了母親,一同前往山地村,預備跟牧師永別。聽到牧師過世是三天前的事情,部落的阿姨告訴我,牧師走了,我嚇了一跳。在旁的姨丈便說:這樣比較好吧,牧師也解脫了。牧師在教會牧會的後十年,身體開始有些不適,有高血壓、糖尿病等疾病,初期,知道牧師因此而小心照顧自己身體,也很注意飲食,牧會工作上也不曾因為這樣的疾病而有失職的情形。直到兩年前牧師突然中風,左邊身體癱瘓,經過住院休養,牧師很快的回到牧會工作。牧師雖然半邊中風,但是外出訪問教會,至各地監所獻詩,牧師也沒有停止,照樣在侍奉上盡心盡力。

去年,又聽到牧師第二次中風的消息。這一次牧師的身體更虛弱了。已無法獨自走路,需要有人摻扶才能行動。儘管如此,牧師的教會的工作也沒有因此而放棄。每週的講道、為家庭小組長開聖經班課程,每月大大小小的會議,牧師也無一部參與。去年的會員大會,便是牧師從頭到尾主持的。第二次中風的牧師,除了身體虛弱之外,眼睛也因為怕光,所以講道時候牧師都帶著墨鏡;無法站立,所以週日的講道都座在高腳椅上講道,我想這對於身體不適的他,應該是辛苦的。但是,卻從來沒有聽到牧師的一句怨言。

當我決議離開陽光,希望回部落工作時,我特別去找牧師談我期待在教會裡擔任侍奉工作。談話中,牧師說他很高興我願意為主工作的心。他說來到平和教會那麼多年了,他看見了教會、信徒的轉變。他說我們教會信徒人口雖有成長,但是那只是因為生育人口增多的成長,教會信徒人口並沒有實質的成長。他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可以從事教會服事的工作,來吸引更多的人來教會侍奉。我看著牧師虛弱但有定見的態度,看著牧師眼神迷濛但心智意向清楚,我真的覺得我們平和教會何等幸福,有這樣一位願意為神、為會友犧牲奉獻的牧者。即便牧師身體狀況非常不適,他心頭念茲在茲的事情,仍舊是教會的增長、青年的服事。最後牧師為我禱告之後,我便離去。但是因為我感覺到牧師身體的虛弱,牧師家人當時也不在家,所以我也趕緊告知小會議長,請他去探望牧師的情況。就在我去看牧師,不久之後就接獲牧師倒下的消息。這一次牧師真的倒了,因為腦溢血而倒下了。這段期間,教會每週都有小組去探望牧師,教會的講道事宜,全都由教會長老執事代勞。直到今年二月,教會也為牧師慶祝服事工作退休儀式,好讓牧師正式放下牧會工作。95年4月17牧師蒙主恩召,安息主懷。

牧師的告別式我是一定要參加的,總是要跟牧師告別的。牧師就像是我信仰上的父親。說也很奇怪,牧師未來之前的教會生活,我完全沒有印象。三十年前,大約是我六歲多吧,溫牧師來到平和教會,我對教會生活便開始有了記憶。我常想起他在主日學述說故事的景象,牧師教學一如其名,總是溫柔講述,緩緩地教訓。

在牧師的告別式中,尚未開始時,會場便放著一段牧師來到平和牧會,從年輕到現在的照片記錄。透過這個影片,想到、看到牧師和信徒在教會經歷的許多事工。看著牧師的外貌由年輕到變老;看著牧師的身體由中等到微胖又因病而消瘦;好多好多跟牧師有關的記憶,便一一浮現。牧師,真的好想念你喔!

在部落裡,我們有四個好友,國中畢業後,四人各有不同志向而分別裡開部落。印象中,有一次我們為了要討論送牧師父親節禮物,四人相約回部落,聚集一起討論該送牧師什麼禮物,那時大家都還在唸書,也沒什麼錢。但是,在我們心中,牧師就好像父親一樣重要,怎樣也都要對牧師表達心意。

牧師牧會期間,教會經歷的許多事,牧師總是鼓勵青年參與教會服事,所以當我進入到青年會時,正是青年會重整和復興的時候。那時候我們熱衷於教會的工作、傳道工作,每一年總是安排幾次到外參訪其他教會。當時,我們青年也集體到工地或林班地打工一天的工,而將一天的所得奉獻給教會。那時平和教會的復興,至今回想都令人懷念。

我們還經歷了教堂的重建。那時幾乎是動員了部落所有信徒,一起打造屬於自己的教會。我曾看過孔德興村長拍過的紀錄片。印象最深刻的便是當時身材微胖的牧師,在工地中央指揮大家工作的樣子,紀錄片還有一個特色,令我難以難忘,就是在教會工作的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燦爛的笑容。

或許就是這樣的影像、這樣的感動一直牽引著我、執著地回部落吧!感謝溫信臨牧師,也感謝平和的會友。

今天就是就後一次了,最後一次可以看到牧師的臉了。我知道我會忍不住落淚,但是我想還是去看牧師最後一眼吧!在瞻仰遺容之時,走到前方,牧師因為半邊身體不能自主,所以半邊臉有些扭曲,身體可能因為死亡多日,臉色是暗黑色。同樣的,「也好!」這樣的念頭也馬上跑進腦子裡。我對牧師說:牧師,你好走,我們來日再見了!

告別式之後的晚上,適逢我主理青年會禮拜。自己的情緒還在告別式的悲戚裡,於是,我便邀請青年聊聊他們與牧師的相遇經驗,或者分享聽過有關牧師的事蹟。前會長說:因為我們家是做小生意的,牧師曾經特別自製了一個用保特瓶串連,並上頭寫著「歡迎光臨」字樣的吊飾。牧師的字本來就很漂亮,所以吊飾廷好看,而且牧師也為平和所有的小店鋪都做了一份相同的吊飾,不管這家人是否為基督教徒,這就是牧師表達心意的方式。

對,印象中,平日沒有禮拜的日子,牧師雖然無法行走,但是總是常常可以在部落裡看見他在部落騎著電動車緩緩前進的身影,他總是喜歡跟會友相處,他總是希望可以為大家做事。

副會長蕾亭則是分享從牧師兒子克強曾述說過的故事,克強小時候就問牧師:為何到了晚上要睡覺時,家裡的燈還是要亮著。牧師說:因為擔心半夜信徒若突然有事需要幫忙,燈若關起來,這樣可能會讓信徒以為我們不在家,而打消信徒尋求協助的念頭。蕾亭覺得聽到牧師一心只為信徒的念頭,覺得感動。

另外要稱牧師為大伯的雅汶說:大伯對我期待一直很高,所以特別關心我。有一年牧師過生日時,牧師竟在當天反送禮物給我,那個禮物是一個禱告的陶瓷娃娃,大伯的禮物讓我覺得驚喜。雅汶說:我知道大伯一直是關心我的。

牧師無私、奉獻的心,不只感動一般信徒,也感動所有曾經和牧師相遇的人。告別式當天,來參加告別式的平和部落的人,除了一般信徒之外,天主教徒也來了不少人,另外很少在部落出現,長年在江湖漂泊上的弟兄姊妹,告別式當天同樣也淚眼紅紅的來跟牧師道別。牧師是一個慈善家,是一個慈愛的實踐者。我想他們會來,一定是牧師曾在他們心中種下一個愛的種子。

青年禮拜結束時,大家各自分享與牧師的相遇,牧師慈愛的行動。我想這是牧師生前想盡辦法在我們心中種下的「愛的幼苗」,今後大家也要努力地讓這個「苗」持續茁壯,並且實踐在自己的生活裡。

平和朋友們,您呢?牧師在你心中種下的「愛的種子」,你開始灌溉了嗎?

作者: 依漾

apiyan

溫牧師在你心中灑下的「愛的種子」,你開始灌溉了嗎? 有 “ 4 則迴響 ”

  1. 那天青年會時,聽到有的人說就是因為牧師實在很棒、很全心在牧會工<br />作上,因此平和的人才會對繼任的牧師人選特別挑剔。他們開玩笑的<br />說:「溫牧師寵壞了平和教會。」<br /><br />我那時聽了有點擔心,因此還是覺得應該在這裡說說我的擔心。我不是<br />擔心繼任的牧師不好,擔心的是大家會一直拿溫牧師跟繼任者比較、要<br />求,而無法以完全歸零的心態來接受新的牧師。<br /><br />典型在夙昔,牧師的好是誰都無法忘懷的。但我們可千萬不要因為這樣<br />而無法讓新的牧師進來心裡面。如果還因此而對新牧師有批評或責難,<br />我想那就絕對不是溫牧師所期待的了吧!

  2. 我不認識牧師,也不是教徒<br />但看了竟難免哽咽<br />三十年的時間讓多少人因此對部落產生難以割捨的情感<br />所謂的鄉土教育正需要這種奉獻精神吧

  3. 我是家住台東的弟兄<br />見過牧師2次吧<br />去過平和教會參加主日禮拜<br />當年之所以能找到謝水能先生學習鼻笛<br />都是托溫牧師從中引薦<br />我非常感敢謝他<br />溫牧師給我的印象很親切很愛主<br />聽到牧師被主接走的消息<br />我感到很難過<br />求主能安慰平和教會的眾弟兄姐妹們<br />再賜你們一位深深愛主的僕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