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的主日學教師─姨媽

「主日學的小朋友,請趕快到教會來!」這個廣播聲,是從小就熟悉的叫聲,每週日早上聽到這樣的廣播,我們便穿上整齊的衣服,上主日學校。

主日學校對我來說,也是重要的學習的地方,尤其是我和部落的朋友、同學才有連結的地方。

我因為從小就念部落外面的小學校,所以基本上在部落我有同學、但是卻沒有同窗。

所以每週的主日學校就是我小時候很重要的生活重心。

我對於小時候的事情,記得的並不多,但是我總是想起每當在教會合班的時候、練習詩歌的時

候,我和鄰居好友總是會坐在第一排最中間的位置。現在回想起來,我現在上課一定要看著

老師的臉,或許就是那個時候開始的吧!

再回想年紀更小的時期,初級班、幼稚園時期,會想到的畫面呢,就是大姨媽帶著我們練詩、講故事的模樣。印象中姨媽沒有大聲罵過我們,部落裡很我差不多年齡的朋友,只要提起姨媽,大部分都會想起姨媽張開雙手說:來,小朋友來!的影像。還有就是姨媽禱告的手,姨媽總是將兩手虎口交握,虔誠的禱告。一直到老姨媽還是如此禱告。還有姨媽還是一個說故事的高手,故事中驚訝的、可怕的、小心的、讚美的、歡樂的表情都不一樣,那些表情我都還記得,那些故事也成為我信仰的重要基礎。

姨媽年輕時候曾至花蓮唸過褓姆學校,也學過彈風琴(那時候還是用腳踏的風琴),於是回到部落之後,姨媽就開始投入主日學教師的工作,一直到現在從來沒有停過。

姨媽是目前教會年紀最長的教師,也是資歷最深的教師,從年輕到現在已經有40年之久了。幾年前表弟還跟姨媽說:好了,你可以退休了啦!人家現在的教法都不同了,你的方法不行了啦!但是姨媽還是持續地從事主日學教師的工作,有一次她跟我說:vuvu(外婆)還在世的時候,曾交代我,不能停止主日學教師的工作,所以我會一直做,直到我不能再行走為止!

今天他在主日學紀念日中,獲得排灣中會頒發的特別成就獎,在前面頒獎時,姨媽還是忍不住掉淚了,我想這一條路確實不容易,一般公務員做到20年就退休了,姨媽卻是走了40年,對姨媽來說,主日學教師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個承諾,是她對vuvu的承諾、她對神的承諾,是她從內心底發出並要實踐的信仰路程。

作者: 依漾

apiyan

One thought on “終身的主日學教師─姨媽”

  1. 親愛的妹妹<br />很感動!您總是如此的細心看見部落每一個角落,我看見的是母親的大輪廓,<br />但您的細心卻看見了母親最深的溫柔,謝謝您如此照顧她,在他老了之後<br />豐富了母親的人生,讓他覺得老了以後還可以為社區做事,讓她對自己更有自信,<br />願神紀念您所做的一切 加油! <br />三姊2007.11.20<br /><br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