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1023工作日誌

今天又生氣了,生氣的原因還是老問題,經費的申請,部落工團工作人員今天仍舊在無預先告知的情況下,來跟「我」要錢。工團裡被歸類在老人組的同事,跑上來跟我說,
村長要去買汽油,要拿錢。
我很自然的回答,那收據呢?
a-na(怎麼又是這樣),他現在要出去買,所以要來要錢!
可是協會出納不在,現在沒有辦法給錢。
那用你的錢來墊啊!

我便請工團人員先離開,並告訴他,我會下去拿錢給村長。接著我雖然手裡拿著滑鼠搜尋電腦裡有關借據的檔案,嘴裡便開始牢騷說,為什麼?為什麼?工團人員沒有辦法理解按照請款程序的規定,或者為什麼才訂好的遊戲,才要實行,大家馬上忘記,然後就出現似乎沒有討論過遊戲規則般的無辜表情,並雙腳踏實地踏在剛畫好的界線上。為什麼?為什麼?

才說完,和我一起在辦公室的美連便回我說,規則是可以變通的啊!他們需要買東西,沒有錢,所以才會來找你啊。

應該是跟協會要錢,而不是跟我要錢吧!
沒辦法啊,你是總幹事阿!
總幹事也只是協會的工作人員而已,為何不找你、或者找秀玉、瑞祥要錢,而是向我要錢?
我們算什麼,我們什麼也不是。(聽到這句話,我就真的火了!)

這樣的對話,這三個月來,總出現在我和內部辦公室人員及部落工團人員的對話裡。真的火起來是因為,聽到我說話的同事,並沒有聽出我要說的東西是什麼?

「溝通」這檔事,還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和部落的大人開始有較多的接觸,是承接原民會的重點部落開始,這個案子在去年12月提出申請,正式知道獲選為重點部落補助單位,是在7月初,但是原民會願意接受核銷的收據是9月中旬以後的收據,也就是說,此工作是9月中旬才開始正式運作。

目前部落的主要工作是建置一間從無到有的石版屋。石版屋的建置一開始對我來說,她只是一個我想實踐部落工作的工具。過去部落的公共工程大都是由鄉公所發包給外面的承包商。工程的施工內容從沒有拿到部落討論,等到做完了,部落的人才開始暗暗嘲笑抑或暗罵而已。

提出這個建置石版屋的計畫是希望可以讓部落的人,特別是年輕人開始動起來;讓部落人民可以體會部落的公共工程、公共事務是可以自己決定、自己打造,可以有意見;但是我這單純的想法,卻因為建置石版建築,而無法單純。

九月要開始動工時,部落老人便開始想像就部落所謂的房子該是如何?他們認為蓋石版屋非同小可,要先討論這個房子是要做成貴族的房子、還是一般人的房子,還是類似青年會所的cakal(青年聚會所)。再來房子要有灶、要有石版床,要隔成兩小間,還要有長長的沿著牆的石椅子,最後將來還要擺神龕,老人說這樣才是我們平和部落的房子。

前者的討論,對我來說,比較有意義。後者所說的石灶、石床一放入新建置的石版屋空間,所謂的年輕人的空間,就會不見了。所以我試著跟部落大人溝通。我開始在每一次的會議裡,提到該石版屋的功能主要希望成為年輕人空間,抑或學習空間、或者商業空間。我一次一次的提,每一次都有簡報、圖檔、說明。我總是認為我做了很詳盡的說明,但是,每次在開完會後,總是會出現一些重複性的疑問或問話。

朋友建議我說,還是要多說母語,報告即使再完整、再漂亮,你說國語,老人家還是聽不懂。努力講母語吧!

這個建議廷好,也是顯見的可改變的因素。

其實我內心擔心的是,是不是因為我不夠傳統、不夠原住民,不夠排灣族,不夠平和村民,所以不瞭解部落的真正需求!

(後記:後來覺得這個想法很窄,對事情的解決也沒有幫助,就算我不夠傳統、不夠原住民,不夠排灣族,不夠平和村民,也不代表我不能瞭解部落的真正需求!)

廣告

作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