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了沒?

擔任部落社區發展協會的總幹事大約兩個半月。這段期間,除了發送人事變動的公文及接收理事長手邊的公文,只參加過兩次的正式會議(皆擔任會議記錄),還有一次由屏東縣府原民局通知,將先前協會申請之280萬經費的案子修改為20萬的硬體設備經費。

這段期間自己也在思考如何利用部落資訊站已有的資源,來為部落、青年、學童提供電腦學習環境,但是礙於新舊人事、財產尚未交接清楚,我又一直沒有拿到資訊站的鑰匙,這個想法還未得以實踐。另外總覺得部落裡應該要有一同做事的同工,但是在沒有經費,又繁雜的部落工作,找尋同工並不容易,自己也尚在熟悉部落工作運作的階段。

這兩個月來,擔任總幹事的角色,有一些發現。部落重要人士對發展協會的想像是,協會只是一個可以申請經費的正式單位。這兩個月來,只要有人和我提起協會該做的事情,大都專指經費申請一事。曾有一名理事對我說:小玲,你因為比較懂,比較會寫計畫書,所以趕快去找單位申請經費,我們可以出去玩一玩啊。還有理事長說:他很關心部落的失去丈夫的寡婦,如果我們去申請經費,這樣他們不但可以取代部落既有的義務勞動的打掃,讓部落變得清潔,寡婦們也可以拿到薪水。村長常跟我提的是,我們要在此時趕快申請經費,尤其縣議員那裡,到了六月,議員的錢發完了,即便議員有心協助我們,可能也沒有經費可以給我們。

到不是申請經費不好。我要問的是,經費申請下來,活動辦完之後呢?這些可以為部落累積什麼?是部落辦活動的能力?還是部落活動「量」的增加?

這兩天為了正式交接,與前任、現任理事長、村長的聯絡較為頻繁,我覺得這正是向理事會正式說明職務轉換、工作內容確認、財產現況報告、工作模式確認的時候,所以我覺得這次的交接儀式重要,於是跟幾位關鍵人士討論適合的開會時間。

昨晚我致電給村長,向他說明致電的原委,結果村長就回答我有關,沒有寫計畫書給議員,而可能無法拿到經費的焦慮。

我說:寫什麼樣的計畫。

村長說:只要我們要在今年度想辦什麼活動,都可以提。

我說:那是怎樣的活動。

村長:都可以啊。

我說:因為過去我沒有參與過部落的運作模式,所以村長有任何要我協助的事情,只要跟我說或者致電給我,我便可以進一步瞭解或者直接找村長討論。

村長:有一些事情不是電話可以說明的。協會的理事長、總幹事和村辦公室是一體的、是要合作的,這樣才對部落有幫助。你和理事長可以認為正式交接之後才可以運作,可是部落關於經費申請的事情,只有發展協會提出才有可能。所以你們一直在意交接事情,我也可以理解。

我說:村長我覺得很奇怪吶!我們每次講電話,或見面,你都會提到我們是一體的,是要合作的。我不知道什麼事讓你覺得我們是不合作的。另外申請經費一事,並沒有非得要等到交接才可以做,現在就可以提案,這並不衝突。

村長:我沒有怪你,你比較少出現在部落,所以一直沒有辦法跟你溝通。

我說:我和理事長目前的工作模式是,只要彼此有事,以電話聯絡或見面便可溝通,所以村長只要有事找我,就可以打電話給我,如果需要,我也可以直接到你家找你。

村長:因為現在你不是一個人(指懷孕),所以我也擔心會麻煩你。

我說:我只要可以做的到,我便可以做,如果我的身體不適或者時間不許可,我也會直接跟村長說,這樣你也可以尋找找到其他可以協助的人。

村長:我把你的電話弄丟了,所以沒有辦法打電話給你。

最後我把電話再留一次給村長,再跟他談適合交接會議的時間。

話講完了,我不知道這「溝」通了沒?

其實,我是有一些情緒的。但也提醒自己,在部落工作,未來還會有更多這樣的溝通過程,自己得打起精神才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