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旅程,遇見同志

踏上旅程

出發前一晚還在思考該如何跟江瑛說這趟旅程,又不能去了!凌晨兩點掉淚、打瞌睡、整理行李都一起進行。

清晨5點,還是帶著紅腫的眼睛,一大登山包離開家,上江瑛的車,開始這一段其實自己也不知道去這趟菲律賓做什麼的旅程!沒有目的、沒有預設的旅程,那就放輕鬆吧!

前往馬尼拉的機票
前往馬尼拉的機票

感覺熟悉、感覺震撼、學習看清現實

從馬尼拉到Abra省
從馬尼拉到Abra省

從馬尼拉到Abra,再到Buneg,除路途遠、時間長之外,所搭乘的交通工具、看到的環境、人,其實都覺得熟悉。小時候到其他教會教會參加夏令營的情境便是如此,一團人擠在車後方,不是很舒適,卻是歡樂滿車。路途中塵土飛揚、根本無法安穩坐下的情境,和去舊萬安蘭花園的情境相同;路途中相遇的人,膚色及長相不是排灣族樣,就是魯凱族樣,只是異國同胞而已,這趟行程沒有很大的文化衝擊。

當地青年用戲劇說明部落受政府壓迫的處境
當地青年用戲劇說明部落受政府壓迫的處境

是那些戲劇,那些聲嘶力竭的述說自己故事的青年,讓我覺得震撼!那些故事、那些吶喊,看了讓人催淚,但是我其實是羨慕。羨慕他們清楚知道部落的歷史,清楚政府如何壓迫他們,清楚部落的現實!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環境,讓他們只有「抵抗、戰鬥」一條途徑可走。「誓死抵抗」恐怕是我們難以體會的心情吧!對照台灣,我們體驗的崎嶇的路、難吃的食物、不便的生活,「台灣真的很幸福」就容易成為我們的註腳!但是在台灣的原住民真的比較幸福嗎?因先後在部落進行了兩次的菲律賓行程分享,認真閱讀了CPA的相資料。發覺CPA的主要任務是確保原住民權利、人權、社會正義與國家自由與民主。任務裡沒有「福利」兩字。5/28日在教會與青年的分享會裡,問青年台灣政府對台灣原住民如何?青年的回應,大都是政府對台灣原住民的福利政策。這也應該是我們政府厲害的地方吧!福利讓人安逸,安逸即是那包藏毒藥的糖衣。安逸使人失去戰鬥力、抵抗力;安逸讓人看不清楚真實!不過回過頭來想,這便是我們的真實、現實,未來帶著部落族人看見真實、認清現實,應該就是我們要努力的工作吧!

與群眾站在一起

停戰協議
停戰協議

這次Cordillera day特地把活動拉到遙遠的Buneg,讓我想起2004年我和高雄縣原住民婦女成長協會特別把當時的家暴工作坊拉到民生村(那時還沒改名呢)辦理的事情。有些目的或許相同,不一樣的是,當時的氣氛是要讓遠在台北看天下的長官、教授們,親自來到那瑪夏,讓他們體會山之高、路之遙後,或許會稍稍理解原住民族的處境。但是在這次的Cordillera day我體會的是,CPA組織與群眾、人民站在一起的具體行動,而這樣的具體行動必然對當地居民、組織有一定程度的支持和產生一定的能量。而團結必然產生。

團結訊息之我的理解

最近因為要在部落進行分享會,我把Cordillera day翻譯為「菲律賓原住民團結日」。Cordillera day那兩天停不了的口號和歌唱,我原先是把他看做類似台灣的政治活動,覺得沒什麼的。但是,在理解菲律賓原住民族的處境,理解CPA的組織工作,就越覺得這樣的團結訊息、團結日之必要。我還是覺得實踐崇高的理想、推動和平正義的理念,群眾是必要的,而情感更是必要的基礎。

台灣原住民族換工團
台灣原住民族換工團

我們這16人,來自不同部落、不同組織。我們來到菲律賓的目的也各有不同。對我而言,這次沒有目的的旅程,遇見了大家,認識了大家,對大家有了情感。有了情感,便試圖理解大家,未來真的希望在各位有需要協助的時候,我可以成為你的一臂之力。此次的旅程,感謝大家,感謝有你。未來在部落工作的路途上,至少是有15人相陪。

廣告

作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