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是個軍人,為人耿直。
父親對事情的評價,只有是和非兩種。
家裡販賣服飾、藝品多年,有個工作室。
過去常有些時候,有些需要收據的人,就會希望父親開高價格,方便作帳。
父親的回應通常不行!買多少錢就該寫多少錢,這是原則。

這些原則某種程度就是潔癖。
我從父親那裡習得了這些原則、這種潔癖。
特別是某些道德潔癖。

在過去的處事經驗裡,我的原則也常只有對和不對。
對的事情就努力去做,不對的事情,理都不理。

最近的部落的工作裡,碰到需決定,對與不對,要做或不要做的問題。
對於一個理念不同、工作方式不同的主事者,要不要跟隨,碰到我的潔癖、成為我的難題。
去找部落,我尊重的耆老,告訴了他我的難題。
Kama沒有說很多,他說:

一定要忍耐,未來你還會碰到更多考驗你的事情,
但是部落工作一定要持續。
這本來就不是一條簡單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