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得找藏身之處,有一股氣,怎麼都化不開。
就是在胸口迴盪,不是靜止不動,
也非如鐘擺,快樂的極端飛去

就是那口氣,讓每一口呼氣,吸氣都難以平息,難有出口!
原以為雨過天晴,結果狂風厲雨躲藏在烏雲後方。
這樣無法預知的狂風,無法接近的厲雨,未來~不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