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仍舊站得直挺挺的

20140324@台北立法院抗議現場
20140324從高雄抵達台北,便直衝立法院抗議現場,抵達時間是15:00。我們來到立法院後門,人數大約還不到千人吧。不過,連續來了幾天的朋友,跟我說,人數雖然變少了,但是來關心的大人變多了,來關心的大人也包刮我。抵達會場,大家都很平和的坐著,站著聽著講台上教授,學生,家長,公民說明服貿對台灣的影響。有人從歷史的角度,從農業政策的角度……。

魏揚的朋友有一個孩子上來分享,年紀很輕,主持人說他也了參與攻占行政院的行動。這個孩子看起來很年輕,口條清晰,只是眼神有淡淡的愁。
他說:
當晚在行政院的行動,魏揚及學生和平佔領行政院的行動,和在立法院的佔領的想法和理念一樣是退回服貿,捍衛民主。但是為何會有那麼大的差別,他憤憤地說,因為他們的對手是非常不同的人,他們的對手是那個顢頇、無恥、獨裁的江宜樺!(民眾鼓掌)他動用了警察以武力攻擊學生,鎮壓學生,造成流血的結果。我問大家今天暴力的是魏揚嗎?今天暴力的是攻擊行政院的同學嗎?(不是)今天暴力的人是誰?(群眾y大喊,江!宜!樺!)
這名學生只說了短短一分三十秒的話。我和天立覺得這個孩子應該多敘述當晚攻占行政院的過程,我們便去找他攀談。他說他非常擔心魏揚,覺得大家對魏揚的批評不公平,覺得自己應該要為魏揚說話,魏揚只是站出來願意承擔一切,警察就把魏揚帶走,並且收押禁見。

看著這位眼神露出淡淡愁緒,努力地為夥伴相挺的學生,想著被關在看守所的魏揚。這些學生大約20歲左右吧!是什麽力量,是什麽經歷,讓他們願意一肩扛起那些無法預知的處境和迫害啊。

想到監牢,突然想起上週五和部落孩子分享過的繪本,【和平樹】直挺挺的站著

這是一個關於環保鬥士萬格麗.瑪泰的故事。非洲肯亞曾經在短短幾年內遭到濫砍,變得一片荒蕪。一九七七年世界環境日,萬格麗.瑪泰在肯亞發起綠帶運動,以行動鼓勵婦女種植樹木,她深信找回土地的繁茂便是和平的基礎。此運動的影響力不斷擴大,綠意漸漸回到肯亞的土地。

執政當局總是害怕有正向影響力的事情吧!當時的官員並不同意她,就把她抓進監獄裡。但是,萬格麗.瑪泰即便被關到監獄裡,她仍然站得直挺挺的說『對就是對,儘管只有獨自一人』。

第一次閱讀這故事時,看到這段敘述,心裡有些激動。我的弟弟也曾經冤枉的關進看守所長達三個月。光是想起弟弟平白無故失去自由,看到被手銬銬住的雙手。那段時光,常常在夜裡哭泣,跟上帝抱怨,這樣的事情,為何要臨到我們的家庭。但是,萬格麗.瑪泰一介女子,對於這些迫害絲毫沒有恐懼。這讓我非常感佩。

我對萬格麗.瑪泰的感佩,如今也同樣出現在這些學生身上。因為這些孩子,這些學生,我似乎也看見台灣的未來充滿著希望。未來不管面臨如何的壓迫與痛苦,我相信這些孩子也會和萬格麗.瑪泰一樣,仍然站得直挺挺的。

廣告

作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