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德布藍恩~form Olive Chen

1525780_10201244885346059_1384177622_n我們竟相識那麼久了,這文章(天哪!十年前)應該是我要離開陽光時,寫下的吧!
偶然在網路上,再次看見的文章。既然是寫給我,就讓我安放這篇離別文的所在吧!
——————————————————-
2004-02-25 21:38:00
親愛的德布藍恩

我要寫一篇文章給我的好同事,德布藍恩。

德布藍恩要離職了,越接近結束服務的日子,我的心情就越不捨,然而不僅僅是我,安公子、菲力,還有Wazu亦然。
越接近,就越提醒自己要寫一篇文章要準備一份禮物要帶著一串祝福,在2月的最後一個工作天,給德布藍恩。

德布藍恩父親是河南省老兵,母親是排灣族平民,她選擇自己當個原住民而改了名字,同時也記住了漢名。
德布藍恩是一個熱心社會工作、具有正義感的Social Worker,我很榮幸與一個表裡如一的社工員一同服務,我們都是那一種把使命感當人生養分的那一類人,遇到氣息相當自然格外珍惜。

德布藍恩失去父親,我也是,因為如此,失去的創痛我只跟她聊,她讓我佩服的是,她讓自己正視這個創痛。

要怎麼敘述一個朋友呢?安公子說了,他愛德布藍恩的笑聲,我們都是。工作很疲憊人心,有時我們會偷閒聊個小天,因為她是個容易逗笑的朋友,隨便講幾句就咯咯爆笑,心情好多了,生活也有趣多了。

前幾天,她有苦惱的事想跟我討論,沒想到話尚未開口,我因為心情極重低落,難以言喻又難以言明,她只得在身邊,傾聽。
隔天,她拿了一本教會的書籍,念了裡面的文字,告訴我若我一直沉浸在負面情緒不能脫離,那應該是撒但的工作。聽了這話,我的情緒是轉變了,卻不知她的難題是否獲得紓解。

德布藍恩是個溫暖的人,她不像我和Wazu,ㄧ天到晚懷疑菲力是個Gay,她以溫暖的支持與溫暖的建議與溫暖的表達來跟大家溝通,當大家的好朋友。

哎….我真是捨不得,但又覺得她應該離去,去追尋一個確立已久的夢想。

我喜歡聽她講述她和她老公之間的互動,我羨慕。

有一次我們同傷友跟他麻吉,坐在路邊吃海鮮。散攤後,德布藍恩說,我跟她真是相似。當時沒有記放在心上,我以為她說的是,我們的個性都多一些男性化。一直到新人進來公司,我們各自帶過一回,新人說,我和德布藍恩跟她講的話聊的事竟是如此相像。我們同質性真高。

走筆至此,尚嫌不足。

親愛的德布藍恩,哪一天當你需要我的支持時,
拿去吧!因為我愛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