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深層的焦慮。應該是覺得大家不喜歡我。

昨天,夢裡。

曉玲用電話告訴我『你這樣帶人是錯誤的』。

我整個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垂頭喪氣,整個頭都抬不起來。就在協會,石板屋來回的走動著。忐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