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此時此地

2007年11月我們開始在部落做托育工作,2008年那年托育班主管機關原本要我們關閉托育班。但是,那年集結跟我們有同樣處境、同樣需求的部落、組織、夥伴、族人很用力地討論對策,一次一次的北上訴說我們的需求與必要的存在,因為我們不放棄,我們生存了下來。

2012年因為幼托整合,這期間部落托育班也有很大的變化。屏東縣五個部落托育班經歷了曲曲折折的立案過程,主管機關從原民會轉換到教育部。當然我們的態度也有些變化,那就是我們比過去更堅定自己的孩子要自己照顧,自己教育。面對教育部我們談的不再只是托育班存在的必要性。我們做的,訴說的是,拿回部落自己的教育主導權。

正在熱烈討論「偏鄉教育法」「偏遠地區學校振興條例草案」「修改原住民教育法」的當下。我們想跟大家說,一路走來,我們確定,沒有日常生活的在地知識的累積,沒有此時此地的用力與堅持。就不會有原住民族自主教育的未來,更不會有部落自治的開始。

來吧,就是分享「日常生活,此時此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