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滿滿一天的課程,秀慧老師以每日見到的設計,談顏色,識別,設計精神,小小圖像要傳達的意念是什麼,什麼情況叫做侵權。如果這些概念放在部落工藝的圖紋,可以如何設計,如何不侵權。

當老師談自己如何從沒有資產的平民家族,回溯理解自己家族的故事而發展出屬於自己家族的圖紋故事,覺得感動。「我們現代人怎麼可以輸給古人」是老師今天分享的基調之一。

最大的感受是,不管是工藝,工業設計「回頭認識自己」是重要的基礎與態度。若不花力氣認識自己,自家族的歷史,設計就會只停留在技術,一旦有人質疑作品的歸屬,可能就很難穩穩地,理直氣壯地跟對方說,這就是我(排灣族)的紋樣,作品。

同樣的社區工作,若不花力氣回頭認識自己,可能就容易淪落在別人的論述而無法看見自己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