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TFT培訓支持組(Teach For Taiwan為台灣而教基金會)寄來的相片。看到這相片,腦子直覺地回到大學時候拍過類似這樣的相片。只是當時站在相片中我的位置的是,日文會話老師高橋正已老師。高橋正已是大學裡喜歡的老師之一。大學時候我不是個突出的學生,位置,發話一直都是邊邊角角。與老師拍照位置也是邊邊角角,找老師談話問問題,一定會找同學去。

小時後雖然曾想過希望當個老師,但到大學時候,大約瞭解自己的資質,覺得自己應該沒有機會擔任教育工作者的角色。但回頭想想,這14年來,在社區裡的工作都跟教育有關。這樣說並不是單指我教育孩子這回事,在社區工作裡更多的是,自己被人際、處境、現實、環境教育著呢。

回部落執行社區工作多年之後,常有機會和大學生分享自己的工作經驗,總是覺得開心,如果他們能理解一點點我在社區工作裡談的人際、處境、現實、環境等概念/思維,心裡便開心。

今日特有感觸,其實只是一大群黑髮裡的那一頭白髮~還有想念高橋老師吧~

攝影:TFT培訓支持組
攝影:TFT培訓支持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