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部良和子,久久酒一次

此趟旅程最開心與24年前認識當時在台灣順益博物館工作的久部良和子相遇;行動敏捷,決定果斷,總是能夠中文日文快速切換地把台灣沖繩兩方人馬好好介紹;特意準備屏東地圖作為日本朋友熟悉我們的介面;得知我在台灣進行老幼共學工作,特意安排將歷史常民化,館內設置規劃很在地的南風原文化中心作為我們參訪的地方;這些安排仍舊深刻感受久部良對台灣原住民的情意。

大學時候每每有日本學生教授來台灣,我就會被喚去接待客人練習日文。來訪客人多關心台灣原住民族歷史文化,「在認識他族(國)歷史文化的過程中,就越能深刻回頭理解自己歷史文化的意義與特殊」是與來訪客人談話間多次聽到的久部良論點。現在回想起來覺得感謝。想感謝的當然不是現已零零落落的日文。而是當時從久部良和子身上默會的許多關於原住民意識與做事態度。覺得幸運,在年輕時候認識了在台灣工作的沖繩石垣島人,久部良和子。

どうも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About 依漾

apiya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