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成為一種儀式

深呼吸,書寫,是在繁雜工作裡找不到頭緒時,重要的開始。

腦子裡,大事如文化健康站該不該接,樂施會計畫期中財務報告;小事是計畫書補件,還有據點老師臨時不來。人際的事情是,看到不想見到的人要如何開啟話題;組織的事情是,青年會這週的活動如何參與最恰當。未來一周工作,諸多細微瑣事的排序。

現在10:30。先去支援據點現場的實習生吧。

書寫,深呼吸,向前走!

 

廣告

卡住,定住

卡住了;
無法進行下一步;
心裡邊有些情緒過不去;
不是太清楚;
工作無法專注,總是覺得不夠努力,心裡過不去;
學習慾望啟動,總是時間不夠填補,心裡不甘願;
生活雜亂如常,覺得自己不夠平和,心裡不滿意;

是那個「完美」在腦子下指令,是吧。

深呼吸,深呼吸,事情沒那麼糟,沒那麼離譜;
慢慢走,慢慢想,平靜雖不是自然,也不是來自苛責。
若是能定,就是改變;若能持續,就能量能前進。

其實~只是少有的~脆弱

早上熟睡中,電話響起。
「孩子們今天要在那裡。
他們上學了。
我是說他們要在我這裡,還是你那裡。
今天到你那裡。
那我知道了。」

image

掛電話,眼淚,立即滿滿兩行。其實只是非常平常的對話。
一整天,昏睡中,只要眼睛打開,感受到背痛,不知怎麼,竟脆弱地噗噗無法停止淚水。

是真的太累了
是真的硬撐很久了
是真的獨撐很久了
是真的需要任性的時刻,包括身體,心裡。

我想念有人可以說話,訴苦,抱怨,轉移,慰藉,滿足的時刻;
腦子裡盡是一人獨撐工作,照顧,生活,悲傷,情緒的畫面;
很累,很累,很累;很寂寞,很寂寞,很寂寞;
耗損身心靈,完全無回彈的能力;
想要一直一直一直耗~耗~耗。

竟然睡不著

應該是覺得太委曲了。

IMG_0104在托育班待上半天後,中午和部落耆老用力的招呼,下午繼而開一場馬拉松似的工作會議,晚上最後一場被糾正的檢討會收場的,疲累的一天,竟睡不著覺。

應該是覺得太委屈了。

很不想攪和在年復一年,無法改變的檢討裡;很不想花力氣在無知而沒有建樹的建議裡。原想輕輕滑過,不料,正好滑倒我的骨刺上。就是過不去,就是滑不了。

左不滑,右不滑,正好滑在我的痛楚上。發聲,就無法避免了。

深呼吸,睡覺,做夢

心理有些壓力時,那微微的責備,就成為最後崩潰的那根稻草。
儘管一次一次的跟自己說,我不是那樣的人,
心情低落,感覺無助,對未來質疑,都是事實。

2015-06-11 07.02.56

體貼自己要再多一些;
心臟需要再強壯一些;
不需要成為別人心裡的負擔;
深呼吸,睡覺,做夢都不是好方法。
神呼吸,睡覺,做夢也是短暫的方法。
也是想要放鬆~
也是想要有個可靠的胸膛~
也是只是需要短短的依靠~

是疲累;
是傷痕;

It’s OK
明白就能前進;
原諒自己此時的無能,
放過自己此時的歇斯底里。

深呼吸,睡覺,做夢吧!

可能變化的前一刻

中午以後,一股莫名的緊張感。
即將,似乎,很多事情會發生,
但是,不是那麼清楚,那是什麼?l-HmF9PV5ALI5GGuORrzJdeaO-ioI12-NazIYkBuIVA

告訴自己,別焦慮,焦慮對現在的自己沒有任何好處。

這麼大把年紀,常常面臨這些焦慮,我還有多少時間呢
我也想悠遊自在,
我也想恣意遊走;
我也想讓自己快活下半輩子。

什麼都可以面對,什麼都可以處理。
放下吧!放下吧!

有些時刻,
有些生命,
有些情勢,
不是你可以掌控的。

解毒

控訴,若不從自身排除,脫去,總是隱藏身體某處成為傷口。
若不察,在某個情境,在某個電話,某個聽說,某個以為,就會從身體裡排出潰爛的毒膿,發臭。
正視它吧!
看著傷口說故事吧!
沒有特效藥,只有一次一次的療癒,撫慰。

有一天它就會成為自己的生命能量。11009972_10204917119591872_4917414757899691914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