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寧可自己騎摩托車

今天和姐姐們去訪視部落一位kama,他持有身心障礙手冊,所以列入團隊能量提升的關注對象。

一同前往有老人照顧工作者4人,實習生1人,加我共6人。我想我的位置還是相對的有力(利)。為了聽清楚kama的話語,我刻意和他一起坐在地板,並坐在他身旁。我們來回間的談話,kama的話語裡幾乎會提到謝謝總幹事;麻煩總幹事;的確如總幹事所說的話語一樣,我覺得⋯⋯。

kama現年64歲,壯年時候因為車禍,腳受傷開了幾次刀,腳踝裡裝有鋼片,站立時候右腳呈彎曲狀,雙腳無力,無法久站;幾年前患上口腔癌,手術後嘴巴無法開大口,多以吸管進食。他說最喜歡吃7-11的蛋糕,泡在水裡軟化後進食。他說每當太太煮了一兩道自己也喜歡的美味料理,也只能鼻子聞一聞,搖搖頭便離開餐桌。

問他都去哪裡看診?多久看一次?同行照顧的姐姐說曾經跟kama表達我們可以帶他去看病。他說怎麼好意思麻煩我們這些大忙人,一個月兩次至屏東基督教醫院回診他多是自己騎摩托車去。我問:不是體力不好,久站腳也會痠痛,為何自己摩托車呢。他說:年紀一大把了,身體耐不住的時候會停下休息,屏東還是到得了。他繼續說:我【不敢】叫孩子或者誰帶我回診,我已經絆住大家很多很多,也害怕看到孩子們載我去醫院的不耐煩,這樣我們很容易就吵架。至少我還能自己騎摩托車。我說:啊~咿~tjavatjavai(辛苦你囉)~此時kama輕輕地撥著坐在他大腿前一歲半小孫女的頭髮。還好有孫子,孫女讓你們玩耍,可以讓你們忙碌,我說。kama輕輕地擦拭眼淚回覆說:說真的,當傷口疼痛發作心裏覺得疲累時候,還好有孫子孫女在眼前,否則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

我真的,只能說:tjavatjavai tjavatjavai kama。

當自己成為家裡的負擔的時候,那個不好意思,害怕,似乎就變得強大,造成照顧著和被照顧著間的阻礙。

嗯嗯……

爸爸就是這樣走的嗎?媽媽如果有一天生病,需要人照顧,我可以和顏悅色地陪同就醫,照顧她嗎?我能嗎?看著父母變成,自己變成老人需要預備心,更需要操練,我想。

有移動,是喜啦

昨天身體疲累早早睡覺,夜裡醒來,看著自己po了四小時,就關起來的貼文。

深夜此刻再看,大項工作討論是關係未來想發展,覺得有意義的工作;後面關於營隊,青年會的討論是和團隊工作夥伴有協調,有反省,有前進的討論。當下的抱怨真是身體的疲累,再認真回頭檢視當時的討論,其實是工作有開展,關係有移動,未來還是可期待~

頭髮白了就白了吧;腦神經衰弱的部分就交給開藥阿伯;各項工作的協調與安排求上帝給智慧。

因為那頭白髮

這是TFT培訓支持組(Teach For Taiwan為台灣而教基金會)寄來的相片。看到這相片,腦子直覺地回到大學時候拍過類似這樣的相片。只是當時站在相片中我的位置的是,日文會話老師高橋正已老師。高橋正已是大學裡喜歡的老師之一。大學時候我不是個突出的學生,位置,發話一直都是邊邊角角。與老師拍照位置也是邊邊角角,找老師談話問問題,一定會找同學去。

小時後雖然曾想過希望當個老師,但到大學時候,大約瞭解自己的資質,覺得自己應該沒有機會擔任教育工作者的角色。但回頭想想,這14年來,在社區裡的工作都跟教育有關。這樣說並不是單指我教育孩子這回事,在社區工作裡更多的是,自己被人際、處境、現實、環境教育著呢。

回部落執行社區工作多年之後,常有機會和大學生分享自己的工作經驗,總是覺得開心,如果他們能理解一點點我在社區工作裡談的人際、處境、現實、環境等概念/思維,心裡便開心。

今日特有感觸,其實只是一大群黑髮裡的那一頭白髮~還有想念高橋老師吧~

攝影:TFT培訓支持組
攝影:TFT培訓支持組

十年,一轉眼

今天的任務是代表平和社區接受屏東縣政府頒發「10年績優社區照顧關懷據點」的榮譽。自己好像從小對於頒獎事情並不是那麼重視,也不熱衷參與。但,今天因爲理事長任務交託,來到頒獎現場,心理有小小激動呀。

img_0325-e1508559491636.jpg

記得2007年,前理事長孫信用vuvu給阿傻總幹事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辦理社區老人關懷據點。vuvu說:「vuvu依漾,我們可以和其他社區一樣,一個禮拜讓部落老人一起聚會,一起吃飯,一起做運動嗎?」阿傻總幹事快速的接受vuvu理事長的給予的第一工作任務,但是心理其實並不是很想做。阿傻總幹事當年覺得老人工作可能吃力不討好,覺得自己無法做好工作。現在回想起來,謝謝vuvu給了這個任務。當時理事長vuvu為了讓部落裡基督教,天主教的老人不會因爲宗教不同,阻礙服務部落老人的機會,vuvu努力地在社區和教會間溝通,讓協會順利成為據點的提案單位。

這10年來,謝謝vuvu孫信用的遠見,部落裡老人照顧工作,從來沒有因爲宗教的不同,而有任何的阻礙。也因爲老人據點活動,我們做了幾件還算重要的部落工作。像是部落遷村田野調查、部落老照片展覽與整理、出版「比悠瑪部落耆老故事」、還有因為有了部落互助幼兒園,現在部落的每一位耆老都是幼兒園的vuvu,老師,更是老師的老師。這些vuvu們都是部落在地知識、文化,美好的慣習的傳承者。為了讓vuvu們可以再紮實地做好傳承工作,期待我們可以秉持連續10年獲得優等獎的精神,繼續和部落vuvu們一起學習、一起運動,一起慢慢變老。

10年是個不長也不算短的時間,連續榮獲10年優等,也是不容易呀。一路上感謝協會理事、監事、志工們支持,大家才能互相效力。還有協會工作團隊彼此協助和保有熱情更是部落老人照顧工作推進的重要關鍵。特別是和我一起執行協會工作十年的好夥伴劉美連。美連陪伴部落老人整整10年呀,10年來關於老人的健康促進、團康遊戲,手工藝活動,翻譯,還有最厲害逗弄老人大笑,絕大都是美連的安排和設計。10年了,難免看見她的疲累(我也是),但是深深覺得這10年來的歷程,美連真的是個了不起,有能耐的工作者。希望累積10年的歷程,成為美連的能量,繼續在部落做事。我們一起加油。

今年9月我們轉跑道成為原民會支持的文化健康站,未來我們希望透過實踐文化健康站的工作,與原住民長期照顧政策對話。希望協會理監事們、志工們、工作團隊們,大家一起加油,讓我們的老人照顧工作可以貼近部落耆老,最重要的事,我們和他們就一起慢慢變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