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轉眼

今天的任務是代表平和社區接受屏東縣政府頒發「10年績優社區照顧關懷據點」的榮譽。自己好像從小對於頒獎事情並不是那麼重視,也不熱衷參與。但,今天因爲理事長任務交託,來到頒獎現場,心理有小小激動呀。

img_0325-e1508559491636.jpg

記得2007年,前理事長孫信用vuvu給阿傻總幹事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辦理社區老人關懷據點。vuvu說:「vuvu依漾,我們可以和其他社區一樣,一個禮拜讓部落老人一起聚會,一起吃飯,一起做運動嗎?」阿傻總幹事快速的接受vuvu理事長的給予的第一工作任務,但是心理其實並不是很想做。阿傻總幹事當年覺得老人工作可能吃力不討好,覺得自己無法做好工作。現在回想起來,謝謝vuvu給了這個任務。當時理事長vuvu為了讓部落裡基督教,天主教的老人不會因爲宗教不同,阻礙服務部落老人的機會,vuvu努力地在社區和教會間溝通,讓協會順利成為據點的提案單位。

這10年來,謝謝vuvu孫信用的遠見,部落裡老人照顧工作,從來沒有因爲宗教的不同,而有任何的阻礙。也因爲老人據點活動,我們做了幾件還算重要的部落工作。像是部落遷村田野調查、部落老照片展覽與整理、出版「比悠瑪部落耆老故事」、還有因為有了部落互助幼兒園,現在部落的每一位耆老都是幼兒園的vuvu,老師,更是老師的老師。這些vuvu們都是部落在地知識、文化,美好的慣習的傳承者。為了讓vuvu們可以再紮實地做好傳承工作,期待我們可以秉持連續10年獲得優等獎的精神,繼續和部落vuvu們一起學習、一起運動,一起慢慢變老。

10年是個不長也不算短的時間,連續榮獲10年優等,也是不容易呀。一路上感謝協會理事、監事、志工們支持,大家才能互相效力。還有協會工作團隊彼此協助和保有熱情更是部落老人照顧工作推進的重要關鍵。特別是和我一起執行協會工作十年的好夥伴劉美連。美連陪伴部落老人整整10年呀,10年來關於老人的健康促進、團康遊戲,手工藝活動,翻譯,還有最厲害逗弄老人大笑,絕大都是美連的安排和設計。10年了,難免看見她的疲累(我也是),但是深深覺得這10年來的歷程,美連真的是個了不起,有能耐的工作者。希望累積10年的歷程,成為美連的能量,繼續在部落做事。我們一起加油。

今年9月我們轉跑道成為原民會支持的文化健康站,未來我們希望透過實踐文化健康站的工作,與原住民長期照顧政策對話。希望協會理監事們、志工們、工作團隊們,大家一起加油,讓我們的老人照顧工作可以貼近部落耆老,最重要的事,我們和他們就一起慢慢變老。

廣告

書寫成為一種儀式

深呼吸,書寫,是在繁雜工作裡找不到頭緒時,重要的開始。

腦子裡,大事如文化健康站該不該接,樂施會計畫期中財務報告;小事是計畫書補件,還有據點老師臨時不來。人際的事情是,看到不想見到的人要如何開啟話題;組織的事情是,青年會這週的活動如何參與最恰當。未來一周工作,諸多細微瑣事的排序。

現在10:30。先去支援據點現場的實習生吧。

書寫,深呼吸,向前走!

 

社區工作,卑微隨意可見

常常夜晚夢裡盡是工作待完成的場景,早上起床第一個念頭是今天該在什麼時刻,什麼地方出現,該完成什麼任務。沒日沒夜的工作著,花這麼多時間和精力,有個認識的影印店老闆說,如果你們開的是一個公司,你們早該是千萬富翁。盡力了那麽多年,千萬金錢也沒有進口袋。其實,也很想過輕鬆日子啊。週六日想休息,但是,對於想來觀摩學習的部落的總是不忍輕易說不,總是希望部落工作的經驗,可以啟發有心人。

關於啟發這件事情,最想直接影響的是,部落孩子部落青年。在資本主義,個人主義掛帥的現在,部落的孩子在學校的學習總是有許多的挫折。所以思考著什麼樣的學習方式,可以讓部落孩子有知識累積,有成就,有生存的能力。發覺主流社會的教導其實離我們的生活很遠,不那麼貼近。發覺在部落生存其實不真的那麼需要流利的英文,精準的算數,高深的學歷。於是部落青年開始回頭向部落學習。孩子們學習的是,尋找茅草、木材、樹藤、竹片,我們期待找回部落自己的建築方式;孩子們墾地,鬆土,種生薑,想要栽種糧食,我們期待認識自己土地與環境的關係;孩子們唱著自己不太明白意思的古謠,一遍一遍的練習者,我們期待他們漸漸熟悉歌謠,未來能自然透過歌謠來表達自己的情和意。

其實這些工作,真的不容易,挫折感總是遠遠大過成就感。大量的勞動,體力耗弱之餘,還必須得不斷思考,怎麼樣的方式,可以讓孩子們有所學習。想想在家裡教導一個,兩個自己的孩子,儘管父母花費多少心思,耐心,都還不太能確認孩子是否懂得教導。帶著十個、二十個孩子一起工作,一起學習,一起教導,那得要用多少力氣,需要多少耐性啊~關於這點,真心佩服我的弟弟,年平會長。所以當孩子有一丁點改變,砍樹的姿勢稍稍正確;大量體力勞動下,工作能有耐性完成;看到工作的長輩知道慰問給食物;歌謠能夠唱的完整。只是這樣,雖然不是很大的成就感,但是,往往就是繼續推動艱難工作的能量來源。

在部落工作十年,對於人性有些察覺。人心其實不那麼高尚,堅毅。每當需要面臨重要抉擇,軟弱,放棄是最快跑到前面的意念。部落工作,在別人,在自己身上就能隨意看見人性的卑微。開會中,有人察覺自己在不那麼重要角色,會議資料丟了就走;分擔工作時,嘴上很容易就說出「能者多勞」這般推掉工作的話語;因為不想理解工作的繁複,就爽快的把看來是權力釋放而是責任重擔的工作丟出來。因為沒有深入參與工作,就容易把自己的推理而非事實的感受表露,且往往成為聲音很大的引導者。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會議帶領者也沒有什麼辨識能力,那麼所謂討論,共識就會容易往大聲者傾斜,甚至模糊了討論的焦點。關於承擔,在部落工作裡,擁有這個態度者,是好少好少好久好久才會遇到一個吧。在關係黏著人人相識的部落,對諸多現象的不滿,但也因部落倫理告訴你,不可輕易對長輩回嘴,身教重於言教的緊箍咒,總是在部落工作的挫折裡,讓人有種無法言說的委屈。

還有所謂生活即政治,年輕時候不是那麼明白,也不太想進入這複雜的關係。但是一旦進入部落工作,政治自然就出現在每天的生活。政治是一種權力遊戲,其實在部落大家都不那麽高段,權力的流動看得明明白白,清清處處。話說回來這也是部落真實而可愛的一面。如果自己不想涉入其中,看著也是一種樂趣。但是政治的可怕,就在你即便刻意避開不願進入,你卻已被拉扯其中,甚至成為事件中的代罪羔羊,成為炮灰。

當人性的軟弱一次一次被政治拉扯,那些平日的委屈就容易在心裡翻騰滿溢而出,難以駕馭。放棄的想法也容易跑進混沌的腦子裡。唉~說到這裡,社區(部落)工作真是容易讓人扭曲的工作。生活裡盡是卑微,狼狽,讓人洩氣的事情。放棄可能容易,但是想到可能未來每天得面對每日的自我苛責,放棄又豈是容易之事。還是要說,部落(社區)工作真不是人做的工作啊~

盡是卑微,狼狽的生活裡,幾乎看不見曙光的未來。部落(社區)工作者還是得相信,會有一個不一樣的未來,總會可能有些許的改變。只是在這幽暗的道路上,希望孩子們的改變可以再多給自己一些能量,希望自己再多些體力,希望再多一些伙伴可以在這條卑微狼狽的道路上相陪。

性別刻板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課程資料雖多,但進行方式,比較是看完影片,請學員分享自己的感受。這些影片自己看了很多遍了。每次看,每次掉淚。人,有愛,有恨,有憤怒,有包容,各樣情緒。我們就是上帝創造的,複雜的人啊~

今天的討論關注在兩性/歧視/性別/性別期待/刻板印象/尊重/陪伴。參與學員都還蠻願意分享。特別今天的學員都是婦女。在分享的最後,我隨意的邀請了兩位學員分享。很神奇地分享的兩位學員,自己的孩子都有跨性別的議題。兩位都是母親,一個接受孩子,一個無法接受孩子的性別傾向。

其實作為人母,心情是複雜、難解。能夠轉折,應該經歷了各樣情緒吧。特別,女性母親複雜的感受裡,會有些莫名的愧疚感,其實這也和性別期待/刻板印象有關吧。今天和學員有些討論,有正反意見,討論沒有很深入,算是一個認識性別的起點。現在心裡期望,那位無法接受孩子性別傾向的媽媽,能在這次一點點討論後,稍稍解放自己的愧疚感。

劏房兒童

2017.02.17  @深水埗

來香港的第一天進行公民教育工作坊,課程即將結束時,一名夥伴看見移工在現實世界裡殘酷,悲傷的不能自己。我心想:哎呀,對年輕人來說這真是一個好經驗。同時覺得以自己的年紀,歷練,這些事情,心裡忍受得住,該想的是,在知道之後,該如何HOW才是重要的事情。

今天我們一行人去看訪問了住在劏房裡的一個家庭。家庭成員共四人,受訪者是29歲媽媽,香港人。丈夫是來自深圳的勞工,還有5歲女兒和2歲兒子。他們為了孩子的教育,決定從深圳搬來香港。一家四人住在大約1.5坪大的房子。受訪媽媽流利且完全開放的態度,讓我覺得人總是能找到方法活下去。

下午行程參觀香港社區發展協會(SOKO)「侷住TRAPPEED」攝影展覽。展覽的相片很美麗,構圖、色彩讓人驚嘆。SOKO工作者解釋著每一張相片人物,讓人悲傷、心疼、憤怒,荒誕的各樣故事。現場裡還有一個棺材房(板間房)的體驗。較高的伙伴體驗,腳無法伸直,只能彎曲腳膝蓋才能躺下。說,在香港,長得高,是一種罪惡。

在最後自由時間裡,我再認真的閱讀牆上的詞彙「璀璨、荒誕」「潮流、劏房」「美食、廚房」「住著有其屋」還有「兒童樂園」。特別是兒童樂園裡的短短文案「一張可做功課的書抬,一小片生活作息的空間,對兒童成長是基本的條件,但對四萬名租住在劏房的兒童卻遙不可及。家,只是一張睡床的空間;玩,被迫在家門外的走道和共用空間。在這富庶繁華的都市,劏房孩子卻未能擁有基本的生活空間」。


展覽的書本裡有一本書籍叫做「寶貝」,在有餘的時間裡,大概看了五名孩子的故事。書裏都列了每一個孩子一些提問。大約是姓名,年齡,將來的願望,最喜歡的事情,最討厭的事情,偶像等提問。細細閱讀孩子們的故事。有三名孩子是偶像是媽媽,爸爸或者奶奶。願望有些是說要賺錢養媽媽,要好好讀書做一個有用的人。他們就跟一般孩子一樣,平實的生活,小小的願望。

再次抬頭看著攝影裡,孩子們的身影。可能是作為媽媽的角色在此刻迸出,眼淚就無法抑制了~

璀璨香港,荒誕現實啊~真是⋯⋯

十年總幹事

時間真的好快,總幹事這個職務,都做了十年。
回頭看這十年,
十年間做了一些事情;部落有些變化,有些事情~也還在原地;
十年間走了不少尊敬的耆老;
十年間生命裡有些了色彩,有絢爛紅,驚艷藍,真空白,當然有殘破綠,還有鬱悶黑。
十年間暴衝的個性,還是有,在開車的當下,在發生誇張事情的當下;
DSC_0049.JPG
看著這張相片,可能正在向大家報告,我們得獎的訊息,也繼續闡述腦子裡的藍圖;看著自己的背影,似乎可以看見自已內心有一股火正燃著;似乎還記得當時熱情且勇敢的心情。
昨天幾乎站在一樣的位置跟部落族人分享未來想和部落青年合作的計畫。心裡的畫面是,在一大塊田地裡,有老人,有中年人,有青年,學童,幼兒;有人種小米,有人正在採紅藜,有人正在為蔬菜澆水;有人拉水管;青年正遞竹子給涼台上的大人;有大一點的人正在訓斥少年拿著鐮刀的方式危險。覺得這個畫面很美~
希望讓部落孩子學習貼近生活的技能,讓孩子有生存的能力,有自信的生活,是近來想做的事情。昨晚如果有人幫我拍照,我的背影,應該也是如此吧。

從早療做社區工作

實務工作久了,好像會長出一種嗅覺,一種識別工作者樣態的能力。
來到同學美媛的機構:早療協會花蓮西林中心,雖遺憾沒見到同學。不過與這裡的夥伴交流,個個都是很有故事的工作者,有些分享,也讓自己有些反思。 繼續閱讀 從早療做社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