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號地,夢想開始

這塊土地,對我們來說,算是大片土地。工作夥伴鍾明慧說,先不用什麼開心農場,心靈耕地等名稱,我們就先稱作【709號地】吧。或許我們在種植的過程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屆時在看什麼名稱,最適合我們這塊土地。

709號地,是部落用將近50年的是時間,從一位隔壁社區陳先生的手裡拿回來的土地。從拿回來到現在已經超過一年多,部落對於這塊的土地有蠻多的想法。但是真的落實使用這塊土地者,只有第四鄰鄰長夫人-小美,按季節種植一些傳統作物。其他4/5的土地,就是任它長草,沒有利用。

大家一起來耕種。

對709號地,協會工作團隊,有些想像……。

這塊土地是我們歷經50年才要回來的土地
這塊土地能否成為部落耆老/青年/學童/幼兒對共同園地
這塊土地能否成為我們認識平和部落環境/土地知識的介面
這塊土地能否讓再為部落創造新的契機/新的連結/新的畫面

不知道這些想像能否成真。即便,老人家認為這裡沒有水,又離水源很遠,遲遲沒有開啟耕作;部落族人覺得這塊土地可以做其他收費;部落厲害的農夫們說,你們要種植什麼,不如去市場購買便宜快速;

但是,協會工作團隊執意的,啟動了,青年會割草,挖土地翻土,製作大水池,翻土機翻土,大水池再換工業用水塔,終於在2020年3月19日。我們種下了小米、紅藜、樹豆、南瓜。

vuvu來幫忙

儘管如此,將來會不會有產值,收成好不好,都不是最重要的目標,至少我們開始了……

接下來,不知道成果會如何。但是,總是喜歡這樣的畫面⋯老人,大人,小孩,一起工作,一起學習的畫面。一起的過程裡,總有些價值的衝突,例如vuvu們覺得只要能燒的,都是垃圾,包括塑膠;vuvu在這塊田地裡,變撒種,邊牢騷說…..唉…唉….唉…這個以後的拔草的工作會是大工程啊…..

開始讓這塊土地有氣息
開始讓這塊土地有人來來往往
開始讓部落耆老、孩子一起在這裡連結、創造我們自己可能也意想不到的契機。祝福我們吧!

我寧可自己騎摩托車

今天和姐姐們去訪視部落一位kama,他持有身心障礙手冊,所以列入團隊能量提升的關注對象。

一同前往有老人照顧工作者4人,實習生1人,加我共6人。我想我的位置還是相對的有力(利)。為了聽清楚kama的話語,我刻意和他一起坐在地板,並坐在他身旁。我們來回間的談話,kama的話語裡幾乎會提到謝謝總幹事;麻煩總幹事;的確如總幹事所說的話語一樣,我覺得⋯⋯。

kama現年64歲,壯年時候因為車禍,腳受傷開了幾次刀,腳踝裡裝有鋼片,站立時候右腳呈彎曲狀,雙腳無力,無法久站;幾年前患上口腔癌,手術後嘴巴無法開大口,多以吸管進食。他說最喜歡吃7-11的蛋糕,泡在水裡軟化後進食。他說每當太太煮了一兩道自己也喜歡的美味料理,也只能鼻子聞一聞,搖搖頭便離開餐桌。

問他都去哪裡看診?多久看一次?同行照顧的姐姐說曾經跟kama表達我們可以帶他去看病。他說怎麼好意思麻煩我們這些大忙人,一個月兩次至屏東基督教醫院回診他多是自己騎摩托車去。我問:不是體力不好,久站腳也會痠痛,為何自己摩托車呢。他說:年紀一大把了,身體耐不住的時候會停下休息,屏東還是到得了。他繼續說:我【不敢】叫孩子或者誰帶我回診,我已經絆住大家很多很多,也害怕看到孩子們載我去醫院的不耐煩,這樣我們很容易就吵架。至少我還能自己騎摩托車。我說:啊~咿~tjavatjavai(辛苦你囉)~此時kama輕輕地撥著坐在他大腿前一歲半小孫女的頭髮。還好有孫子,孫女讓你們玩耍,可以讓你們忙碌,我說。kama輕輕地擦拭眼淚回覆說:說真的,當傷口疼痛發作心裏覺得疲累時候,還好有孫子孫女在眼前,否則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

我真的,只能說:tjavatjavai tjavatjavai kama。

當自己成為家裡的負擔的時候,那個不好意思,害怕,似乎就變得強大,造成照顧著和被照顧著間的阻礙。

嗯嗯……

爸爸就是這樣走的嗎?媽媽如果有一天生病,需要人照顧,我可以和顏悅色地陪同就醫,照顧她嗎?我能嗎?看著父母變成,自己變成老人需要預備心,更需要操練,我想。

有移動,是喜啦

昨天身體疲累早早睡覺,夜裡醒來,看著自己po了四小時,就關起來的貼文。

深夜此刻再看,大項工作討論是關係未來想發展,覺得有意義的工作;後面關於營隊,青年會的討論是和團隊工作夥伴有協調,有反省,有前進的討論。當下的抱怨真是身體的疲累,再認真回頭檢視當時的討論,其實是工作有開展,關係有移動,未來還是可期待~

頭髮白了就白了吧;腦神經衰弱的部分就交給開藥阿伯;各項工作的協調與安排求上帝給智慧。

因為那頭白髮

這是TFT培訓支持組(Teach For Taiwan為台灣而教基金會)寄來的相片。看到這相片,腦子直覺地回到大學時候拍過類似這樣的相片。只是當時站在相片中我的位置的是,日文會話老師高橋正已老師。高橋正已是大學裡喜歡的老師之一。大學時候我不是個突出的學生,位置,發話一直都是邊邊角角。與老師拍照位置也是邊邊角角,找老師談話問問題,一定會找同學去。

小時後雖然曾想過希望當個老師,但到大學時候,大約瞭解自己的資質,覺得自己應該沒有機會擔任教育工作者的角色。但回頭想想,這14年來,在社區裡的工作都跟教育有關。這樣說並不是單指我教育孩子這回事,在社區工作裡更多的是,自己被人際、處境、現實、環境教育著呢。

回部落執行社區工作多年之後,常有機會和大學生分享自己的工作經驗,總是覺得開心,如果他們能理解一點點我在社區工作裡談的人際、處境、現實、環境等概念/思維,心裡便開心。

今日特有感觸,其實只是一大群黑髮裡的那一頭白髮~還有想念高橋老師吧~

攝影:TFT培訓支持組
攝影:TFT培訓支持組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