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的,會是誰

人生總有些與人,與事,與社群的際遇會跟你的一輩子有關。

東吳大學社服團,是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參與,影響我的人生很多部分的社團。我的重要朋友,我的偶像老師,我對活動執行的細節挑剔,我的人際關係,對於人的價值認識⋯⋯都是這裡養成的。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大聚會,不是每年可以參與。但是,今年來了,此刻我的需要是青春,真誠,而這裡肯定有。

在高鐵上想著,今天,還有誰會來呢~

廣告

昆明藍天,連心愛人,掰

今天離開昆明,離開雲南連心,在這裡12天。

走過山地,丘陵,卡斯特地形;看到野地菌菇,遍地黃金稻米,圍繞護村高山,遼闊山脈,水中流雲,還有深的、淺的、潑墨的昆明藍天。

最動心的是這裡的人,一群守護鄉村,珍愛族人的社區工作者。相處12天,口中說的盡是三留守人口,流動人口的處境,可以發展的工作項目,如何從死裡又活過來的故事。這些夥伴們在飯局裡,談話裡,笑聲裡,來來回回舉手投足都是關愛。總能讓來自台灣的阿傻總幹事偷偷拭淚,感動在心底。

昨日最後一晚特別在濃濃的小粒咖啡香裏沈睡。離開時刻,收到一烙烙珍貴禮物。感動之餘,發覺丘北辣無法帶回台灣,妹子正艷特別跟廚房央求菜餚裡過一道丘北辣。😭😭糊塗鬼,認真鬼於一身的矛盾鬼其實也是貼心鬼。這個心意揪在心頭存放著,他日見面再回憶。

謝謝這些這群大心好友;謝謝雲南各樣的美麗;謝謝連心的熱情與精神。此行最大的收穫是滿滿的情和意。感謝,真心。

溫柔的泰雅男人

離開達觀部落廚房那天,建治希望我可以帶禮物回南部,所以那天和建治再次去三叉坑。看著建治忙著挑雞蛋裝滿蛋盒,又抓雞的,其實心裡有滿滿的感動。
特別他對土雞說話的這一段,讓我想起在日文文獻裡閱讀過,泰雅族男人為著祭祀出草時,對著獵下的人頭說話和祝福的記載。

原來平日說話行動都要站上風的泰雅男人,其實內心是柔軟細膩的。​​

​​​

拓真館

1474488_10201247678258132_73567247_n

回來之後,工作一項一項接著來,應該要習慣的。但是,身體很不能配合,每到晚上,早早昏睡。不過,人生不都是順利,開心。
儘管如此,收到諸如大總管的小貼心,從日本寄來的明信片,就可以稍稍紓解生活的鬱悶和不解。

大總管果然是細節鬼啊。那天在拓真館欣賞前田真父子的寫真,這張是我最喜歡的作品。

大總管,你最好了(愛你~)— 與黃湘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