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總幹事

時間真的好快,總幹事這個職務,都做了十年。
回頭看這十年,
十年間做了一些事情;部落有些變化,有些事情~也還在原地;
十年間走了不少尊敬的耆老;
十年間生命裡有些了色彩,有絢爛紅,驚艷藍,真空白,當然有殘破綠,還有鬱悶黑。
十年間暴衝的個性,還是有,在開車的當下,在發生誇張事情的當下;
DSC_0049.JPG
看著這張相片,可能正在向大家報告,我們得獎的訊息,也繼續闡述腦子裡的藍圖;看著自己的背影,似乎可以看見自已內心有一股火正燃著;似乎還記得當時熱情且勇敢的心情。
昨天幾乎站在一樣的位置跟部落族人分享未來想和部落青年合作的計畫。心裡的畫面是,在一大塊田地裡,有老人,有中年人,有青年,學童,幼兒;有人種小米,有人正在採紅藜,有人正在為蔬菜澆水;有人拉水管;青年正遞竹子給涼台上的大人;有大一點的人正在訓斥少年拿著鐮刀的方式危險。覺得這個畫面很美~
希望讓部落孩子學習貼近生活的技能,讓孩子有生存的能力,有自信的生活,是近來想做的事情。昨晚如果有人幫我拍照,我的背影,應該也是如此吧。
廣告

他們仍舊站得直挺挺的

20140324@台北立法院抗議現場
20140324從高雄抵達台北,便直衝立法院抗議現場,抵達時間是15:00。我們來到立法院後門,人數大約還不到千人吧。不過,連續來了幾天的朋友,跟我說,人數雖然變少了,但是來關心的大人變多了,來關心的大人也包刮我。抵達會場,大家都很平和的坐著,站著聽著講台上教授,學生,家長,公民說明服貿對台灣的影響。有人從歷史的角度,從農業政策的角度……。

魏揚的朋友有一個孩子上來分享,年紀很輕,主持人說他也了參與攻占行政院的行動。這個孩子看起來很年輕,口條清晰,只是眼神有淡淡的愁。
他說:
當晚在行政院的行動,魏揚及學生和平佔領行政院的行動,和在立法院的佔領的想法和理念一樣是退回服貿,捍衛民主。但是為何會有那麼大的差別,他憤憤地說,因為他們的對手是非常不同的人,他們的對手是那個顢頇、無恥、獨裁的江宜樺!(民眾鼓掌)他動用了警察以武力攻擊學生,鎮壓學生,造成流血的結果。我問大家今天暴力的是魏揚嗎?今天暴力的是攻擊行政院的同學嗎?(不是)今天暴力的人是誰?(群眾y大喊,江!宜!樺!)
這名學生只說了短短一分三十秒的話。我和天立覺得這個孩子應該多敘述當晚攻占行政院的過程,我們便去找他攀談。他說他非常擔心魏揚,覺得大家對魏揚的批評不公平,覺得自己應該要為魏揚說話,魏揚只是站出來願意承擔一切,警察就把魏揚帶走,並且收押禁見。

看著這位眼神露出淡淡愁緒,努力地為夥伴相挺的學生,想著被關在看守所的魏揚。這些學生大約20歲左右吧!是什麽力量,是什麽經歷,讓他們願意一肩扛起那些無法預知的處境和迫害啊。

想到監牢,突然想起上週五和部落孩子分享過的繪本,【和平樹】直挺挺的站著

這是一個關於環保鬥士萬格麗.瑪泰的故事。非洲肯亞曾經在短短幾年內遭到濫砍,變得一片荒蕪。一九七七年世界環境日,萬格麗.瑪泰在肯亞發起綠帶運動,以行動鼓勵婦女種植樹木,她深信找回土地的繁茂便是和平的基礎。此運動的影響力不斷擴大,綠意漸漸回到肯亞的土地。

執政當局總是害怕有正向影響力的事情吧!當時的官員並不同意她,就把她抓進監獄裡。但是,萬格麗.瑪泰即便被關到監獄裡,她仍然站得直挺挺的說『對就是對,儘管只有獨自一人』。

第一次閱讀這故事時,看到這段敘述,心裡有些激動。我的弟弟也曾經冤枉的關進看守所長達三個月。光是想起弟弟平白無故失去自由,看到被手銬銬住的雙手。那段時光,常常在夜裡哭泣,跟上帝抱怨,這樣的事情,為何要臨到我們的家庭。但是,萬格麗.瑪泰一介女子,對於這些迫害絲毫沒有恐懼。這讓我非常感佩。

我對萬格麗.瑪泰的感佩,如今也同樣出現在這些學生身上。因為這些孩子,這些學生,我似乎也看見台灣的未來充滿著希望。未來不管面臨如何的壓迫與痛苦,我相信這些孩子也會和萬格麗.瑪泰一樣,仍然站得直挺挺的。

2014年想說~

2014年想說~

首先接受自己的挑剔,
做不到就休息,
到不了位,就等等;
覺得不足,就再加把勁;
覺得不夠,就禱告。

對孩子多笑,多朗讀,多讚美;
快樂就抱抱
生氣就抱抱,
覺得不夠,就禱告。

對朋友夥伴
再體貼一些,
過不去,就先放著;
同理再多一些,
這招不夠,就禱告。

人生本複雜,
與人自在非易事。
盡力就好,盡力就好。

遍地開花成果前夕

今天都忘了拍照,忘了拍大家的分工合作的情境~
部落托育班的成果展,就在明天~
呵呵~心情很複雜啊~

遍地開花
遍地開花

想起2008年2月25日,在原住民文化會館召開說明會,覺得天助我也的心情~
想起2008年10月底開班說明會,馬老師流下感動的,感謝的淚~
想起平和托育班三位新手老師陪著入學孩子哭了一個月的情境~
想起我們為了讓照顧品質變好,花了很多力氣找外面的老師,潘老師讓原本亂哄哄的班級,開始有歌聲,有歡樂聲~
想起當兩歲的女兒開始唱起母語歌曲時,自己心理立下的心願~
想起在平和辦理溝通平台時,部落老人以找到希望的眼淚及堅定的眼神來迎接孫大川老師~
想起在托育班可能結束的經歷中,一直陪在身邊的熟悉的面孔~
親愛的關心部落托育班的夥伴們,感謝有你~

是聯盟!
是聯盟!

迄今3年8個月的時間,最遭的事情,我們都經歷過了,
明天不管如何,我相信都是上帝最好的安排~
明天大家一起加油吧~

孤獨,一輩子的課程

2012-04-21-12-21-21_deco
4月23日工作坊的分享裡,我說:那個孤獨,我以為已經處理完畢。但是聽到貴春的分享,最被牽引進來的段落是,貴春必須決定「890萬等於丈夫」的談話。情緒很多,但是衝在最前面的感受似乎是孤單,現在應該轉化成孤獨了吧。那種諸多感受,無人可以代替的孤獨感,那個畫面再現了。我以為10年前就處理掉了。

那次是楊培老師【家族治療工作坊】的最後一次,一個人開車,從鳳林榮民醫院回花蓮的路上。像是傾盆大雨的日子,仔細回想,是淚水在臉上紛飛,頻頻落下。

因為幾乎看不見前方道路,特意把車排擋推進至p的位置,停了下來。好好的,大聲的,嘶吼的大哭一場。腦海裡出現的畫面是,我的背影,背對著很多熟悉但模糊的臉孔,他們在遠處看著我。感覺到的是他們眼光飛射到我背上的畫面,是只有自己能夠承擔和處理的事情。情緒是不堪,是卑微。想到這個畫面,腦海裡出現了很多家裡發生的事情。我像個小孩一樣很不甘願的哭,很用力的哭泣,哭了很久,我跟自己說:這不是你的錯啊!這不是你的錯啊!(難怪,我對【心靈捕手】裡麥特戴蒙在羅賓威廉斯面前淚崩的那一段特別有感受啊)越是這樣跟自己說,那個哭泣越激動,哭聲越大,覺得心疼自己,哭了很久……很久……都忘了是如何再啟動車子回到家的。

這10年來總有些時候,那個不堪但說不清楚的情緒,總會從心底爬起,讓自己自憐。這些情緒似乎是<你不夠好;沒有人喜歡這樣的你;你不值得>,但那次大哭之後,總會在自憐之後跟自己說:一定要堅強,要學會獨自生活,和獨自相處。或許是從那時候,心底開始累積未來面對孤獨的能量吧!只是那個累積應該比日進薄紙還難吧,在每天現實的生活裡,因為一句話,一個畫面,一個按鈕,那個累積輕易就破掉。人生艱苦,有些體會。與丈夫的相處,無數次的爭吵,交手,漸漸察覺自己從任性,耽溺寵愛,自憐到自力,自處,其實也看見自己的不同,能量的累積。在社區工作多年,總有些時候,嗯~不是,是常常被誤解,被耳語,需要承擔時,那個一個人的畫面,那個低著頭,肩膀顫抖的背影,總會出現在腦海。

近日閱讀遠藤周作的『深河』,小說裡的沼田說:從婚姻生活了解到任何夫婦都有彼此無法相互了解的孤獨。嗯~孤獨是一輩子的課題吧!是誰也無法排除的人生路吧!

2012寫給2011

你總是如此,工作狂一個!

電腦上、指尖上即將要碰出關於生活的文字,

但ToDoList裡未完成的工作,像個老朋友,與你如影隨行;

像個嘮叨的人,在心中囊囊著,別忘了,別忘了!

「工作狂」這形容詞,我想你並非不承認,只是這個形容詞,總是讓你有些抗拒。

或說它像個罩門,你2011年的罩門,很深刻吧!

…………

踏上旅程,遇見同志

踏上旅程

出發前一晚還在思考該如何跟江瑛說這趟旅程,又不能去了!凌晨兩點掉淚、打瞌睡、整理行李都一起進行。

清晨5點,還是帶著紅腫的眼睛,一大登山包離開家,上江瑛的車,開始這一段其實自己也不知道去這趟菲律賓做什麼的旅程!沒有目的、沒有預設的旅程,那就放輕鬆吧!

前往馬尼拉的機票
前往馬尼拉的機票

繼續閱讀 踏上旅程,遇見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