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童年趣事

近日因為母親身體不適,所以常帶他至屏東基督教醫院就醫。自然相處的時間就變多了。忘了什麼話題讓母親想起「零食」。她說小時候的零食是花生、竽頭干。但偶而可以吃到祭祀過後肉塊。

花生,是外公外婆特別栽種在平原地,以便花生成熟後給孩子當作零食。但是母親說,常常花生還未成熟就被大家吃光光。而好不容易成熟的花生,即便是被外婆藏置於穩密處,例如藏在高處,而且在上面覆蓋著其他糧食,如竽頭干,終究會被母親姊妹們找著。母親說:不曉得為什麼,她們就是可以找到外公外婆藏匿的所在。

竽頭,是竽頭烘乾後可存放很久的食物。所以也常是母親隨時攜帶的零食。

肉塊呢!這要從我的曾外婆說起。曾外婆在村子是巫婆,所以村子裡的人常會請託她做各樣的儀式,而請託的代價中,祭祀後的肉塊便是一項。母親說:如果家裡真的找不到零食,這肉塊也會成為嚼在口中「零食」。母親說肉塊不易取得,所以家人都很珍惜這肉塊。所以偷偷地咬完一、二塊肉塊之後,母親會用木炭將肉塊塗黑,使之恢復原樣,不讓外公婆發現肉塊變小了。

在那樣物質缺乏的時代,嚼食肉塊一定是一種享受吧!

92年父親的生日

3月29日是父親的生日,一個月前內心便已準備告訴自己需回家,但是回家總是有些擔心……

回家前兩天還曾和友人談到「回家」的疑慮。我和父親太像了,最瞭解他的人是我,但最會反抗他的也是我。我確實思考過將工作辭掉,長期回家陪他,但是總覺得「有距離,才有美感」,擔心最後兩人關係反而無法收拾。友人說回家陪父親一事,試著同父親說說看。

3.28晚和逸回到家裡。父親新竹好友(王叔叔)也來到家中探望父親。少有笑容的父親,此時乃一反往常貌顯喜孜無病容。有老朋友來總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 繼續閱讀「92年父親的生日」

給父親的信

爸爸:

上次從屏東回到花蓮之後,一直想要寫信給您,但就是不知該如何開頭。光是想到您現在的身體,眼淚就會一顆顆地掉下來。儘管明白您身體的痛楚,是我們怎麼樣也無法替代的痛,但是想到您睡不好、吃不好,也無法為您做些什麼,好像除了流淚,似乎也別無他法。

上次回去,希望多陪陪您,多聽您說說話,但是不知該如何起頭的我,卻是笨拙的連一句安慰您的話也說不出。也可能是我從來就沒有接受過爸爸生病的事實,更不願思考「爸爸將來會離開人間」這件事情。但是我又可以感受到您似有非有的提醒。 繼續閱讀「給父親的信」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