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夢

又做噩夢。

主耶穌,這個事情在我心裡應該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陰影。噩夢一次比一次恐怖。夢裏的我,甚至很難呼吸。

主耶穌,夢裏自己好難堪,不值。但是,我知道,上帝把我生下來就是一個寶貝。

主耶穌,幫助我,讓我能忘卻那些形塑出來的可怕夢境;幫助我,找到力量可以依靠;幫助我學得方法原諒自己和他人。或許這事最難、或許這就是功課、但是體諒,或許寬恕是我重要的人生課題。

請你給我能量,更寬大的心,面對這個人生的難。

廣告

卡住,定住

卡住了;
無法進行下一步;
心裡邊有些情緒過不去;
不是太清楚;
工作無法專注,總是覺得不夠努力,心裡過不去;
學習慾望啟動,總是時間不夠填補,心裡不甘願;
生活雜亂如常,覺得自己不夠平和,心裡不滿意;

是那個「完美」在腦子下指令,是吧。

深呼吸,深呼吸,事情沒那麼糟,沒那麼離譜;
慢慢走,慢慢想,平靜雖不是自然,也不是來自苛責。
若是能定,就是改變;若能持續,就能量能前進。

有點歉意,有點開心

IMG_4009.jpg早上送她上學的途中。
我說:哎呀,抱歉你將會遲到囉。

她說:你的工作昨天為何不完成呢(有一點抱怨)。

我說:我也很想,而且我很忍耐到一點多才睡覺,還是趕不完。所以今天就耽誤一些時間了。你知道的媽麻最近一直有工作,有點累,體力無法支撐那麼久,所以請妳體諒囉。

她說:好吧!好啦,沒關係啦。

嗯~孩子情緒轉換的能力,遠遠超過媽媽~

女兒縫褲子

前一晚因為備課,睡眠不是很好。今晚回到家,沒什麼跟孩子們說話,上床直接入睡。不過看來心裡沒有準備要睡到天明,睡了一下下就醒來,便做盥洗。盥洗完畢,回房。發現易老二正逢自己的褲子。

看著孩子縫衣服,首先跑到腦子裡的訊息是:哎呀,我沒有注意到孩子的需要。雖如此想,但是,口中說出的話是:喔~我的女兒那麼厲害,自己縫衣服。她說,對啊,而且縫好了。我說,那麼可以幫我一起逢我的破掉的褲子嗎?她開心的說,好啊。

我整理頭髮之際,餘光瞄著她。她非常專注的縫著媽媽褲子。只是我要幫他拍照的時候,她故意低頭眼睛不看鏡頭,但臉上有微笑。

我說:讓媽媽看看你的作品。
她說:歪七扭八的褲子。
我說:歪七扭八但縫的牢固的褲子。
說完,兩人相視而笑。

其實,孩子能夠自己處理生活上的問題,媽媽應是安心。而自己沒有很快的陷入「壞媽媽」的思維,也為自己感到開心。我該做的就是肯定和鼓勵孩子便是。

回想起來國小時候,也是自己縫衣服的。有時候週一早上要學時才發現自己的制服沒有洗,才匆匆的戳洗,脫水,吹風機吹吹,就濕濕地穿上身。當時爸媽因為工作,不常在家。我的媽媽也是忙碌的媽媽。想想我也從來沒有因為媽媽的忙碌而覺得媽媽不好。

送花給你囉

親愛的爸爸:

今天來看你了。我們把上山周遭的環境做了整理。

今早您有聽到我們工作喘氣聲,嬉鬧聲嗎?有個不斷的哭鬧要拿刀子砍草的孩子是亭亭的大兒子,我們家的長孫,你聽見他的扭執的聲音了嗎?會說出:想念爺爺的奕仁,是今天來墓地的唯一男人。雖是唯一,但是整理草木的技巧,刀法使用不當。媽媽,你的老婆在一旁嚷嚷說,看我示範。而奕仁不服輸的說:不用,我可以,的倔強聲,你聽到了嗎?

img_3320
離開墓地之前,我們低頭做了禱告。或許您還是跟以前一樣對我們的禱告行為默不做聲。但,如果你有聽到媽媽那段並不短而句句謝謝因為你和媽媽的努力,讓我們家可以子孫滿堂,全家平安。你便理解我們就是透過禱告想念你。媽媽一直是個堅強的人,但是哭著禱告,你有感覺到是媽媽對你的撒嬌嗎?希望你也祝福媽媽可以一直有健康身體,偶爾也來夢裡安慰她吧。img_3329

真的很想你。常常躺在房間裡尚未睡著時刻,心裡會想:您會不會也在看著我呢。如果你還在世,你會對我說些什麼話呢;你的女兒應該沒有讓你太擔心吧;那麼多年了,總是想起你,總是想著:如果你在世,我將會如何黏著你,依賴你。不過,要跟你說,謝謝你用你的方式愛著我,讓我總有能量可以面對自己的挫折。

img_3335

就是想你~就是想你~

溫柔的泰雅男人

離開達觀部落廚房那天,建治希望我可以帶禮物回南部,所以那天和建治再次去三叉坑。看著建治忙著挑雞蛋裝滿蛋盒,又抓雞的,其實心裡有滿滿的感動。
特別他對土雞說話的這一段,讓我想起在日文文獻裡閱讀過,泰雅族男人為著祭祀出草時,對著獵下的人頭說話和祝福的記載。

原來平日說話行動都要站上風的泰雅男人,其實內心是柔軟細膩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