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兒童

2017.02.17  @深水埗

來香港的第一天進行公民教育工作坊,課程即將結束時,一名夥伴看見移工在現實世界裡殘酷,悲傷的不能自己。我心想:哎呀,對年輕人來說這真是一個好經驗。同時覺得以自己的年紀,歷練,這些事情,心裡忍受得住,該想的是,在知道之後,該如何HOW才是重要的事情。

今天我們一行人去看訪問了住在劏房裡的一個家庭。家庭成員共四人,受訪者是29歲媽媽,香港人。丈夫是來自深圳的勞工,還有5歲女兒和2歲兒子。他們為了孩子的教育,決定從深圳搬來香港。一家四人住在大約1.5坪大的房子。受訪媽媽流利且完全開放的態度,讓我覺得人總是能找到方法活下去。

下午行程參觀香港社區發展協會(SOKO)「侷住TRAPPEED」攝影展覽。展覽的相片很美麗,構圖、色彩讓人驚嘆。SOKO工作者解釋著每一張相片人物,讓人悲傷、心疼、憤怒,荒誕的各樣故事。現場裡還有一個棺材房(板間房)的體驗。較高的伙伴體驗,腳無法伸直,只能彎曲腳膝蓋才能躺下。說,在香港,長得高,是一種罪惡。

在最後自由時間裡,我再認真的閱讀牆上的詞彙「璀璨、荒誕」「潮流、劏房」「美食、廚房」「住著有其屋」還有「兒童樂園」。特別是兒童樂園裡的短短文案「一張可做功課的書抬,一小片生活作息的空間,對兒童成長是基本的條件,但對四萬名租住在劏房的兒童卻遙不可及。家,只是一張睡床的空間;玩,被迫在家門外的走道和共用空間。在這富庶繁華的都市,劏房孩子卻未能擁有基本的生活空間」。


展覽的書本裡有一本書籍叫做「寶貝」,在有餘的時間裡,大概看了五名孩子的故事。書裏都列了每一個孩子一些提問。大約是姓名,年齡,將來的願望,最喜歡的事情,最討厭的事情,偶像等提問。細細閱讀孩子們的故事。有三名孩子是偶像是媽媽,爸爸或者奶奶。願望有些是說要賺錢養媽媽,要好好讀書做一個有用的人。他們就跟一般孩子一樣,平實的生活,小小的願望。

再次抬頭看著攝影裡,孩子們的身影。可能是作為媽媽的角色在此刻迸出,眼淚就無法抑制了~

璀璨香港,荒誕現實啊~真是⋯⋯

廣告

照顧幼兒,復興部落文化-京都大學分享

部落耆老與小孩我住在台灣,一個原住民的排灣族部落(社區)。台灣原住民過去是台灣土地唯一的主人,但過去歷經荷蘭、日本、漢族群的殖民,原來維持部落社會秩序的傳統土地制度,社會制度,慣習,宗教,文化,語言大都失去,剩下支離碎片。台灣原住民族在這些支離碎片的環境裡,找不到支持和力量,看不見自己,遂在台灣社會裡邊緣的生存著。 繼續閱讀 照顧幼兒,復興部落文化-京都大學分享

觀光客入山

山路預定前往大社的凌晨,磅礴的雨聲把我叫醒。腦子乍現的畫面是那一段進入大社新鋪設且幾乎像是騰空的路段,心想連續兩天的大雨,那大塊水泥撐住的路段是否還能撐住。光想那個崩落的畫面,就難入睡了。 下午下了雷雨,教育訓練雖提早結束,進入山區路段,灰暗的天光還是增加了內心的不安。 繼續閱讀 觀光客入山

今天的主題是累,憤怒,孤單

今天沒有想要掏心掏肺的啊~昨晚在FB還跟驚天地說,去上那個課程,不用說什麼,也不用花力氣吧!不過今天自己的話語落在:我以為那個孤單已經處理過了,今天因為貴春分享被推上戰鬥位置的疲累與無助時,我的孤單感竟被重重的牽引進來,那個孤單是什麼呢?

有些時候我們會很快的使用【正確】的語言取代事情的衝突,矛盾;心理的情緒,感受,這樣就能掩蓋掉令人害怕的真相;讓人恐懼的無知。

生命故事豐富一說

朋友問:當你形容一個人生命故事豐富。這"生命故事豐富"指的是吃過很多苦,受過很多傷嗎?

我說:親愛的,

昨天碰到的那個生命故事豐富的人,

是因為她是社區工作者,

因為他說的故事,我有類似經驗,

因為他的掙扎與痛苦,我感同身受,

因為他的眼淚與歡呼,我雀躍點頭

是的,其實我想到了我,

我的生命故事,也是豐富,我想~

《來自咖啡產地的急件》作者Dean Cycon在比悠瑪

昨天特別去德文見Dean Cycon!幸運的,他可以說一口流利的日文,邀請他今天來到比悠瑪!
他說:Drink Deep,  Brew Great Coffee,  Create Real Chang


深覺榮幸認識這位社會運動出身的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