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台灣第二場放映在春日圖書館
#就是今天下午兩點放映座談會
#屏東部落大學成果展
#寫在選舉後隔天首映當天

2004年,即14年前,剛回部落,想起自己初生之犢勇敢參與部落各樣組織/活動的自己,為融入族人的日常,理解部落的各樣運作模式。10年前也是單純地,沒有多想地投入部落幼兒/學童教育,只是沒有想到這一投入,就一頭栽進過往的時空找回部落原有教育方式的路上,更進入與國家爭取教育自主的拉扯路上。但是果然,天助自助,一路上,找到夥伴,組織部落托育照顧行動聯盟。10年來有來自有熱情朋友的支持,有相同理念組織的協同與國家對話,還有力挺的屏東縣政府特別鍾佳濱當時的副縣長和願意為我們發聲的幾位民進黨立委王淑英、吳宜臻,陳其邁,李麗芬,這一路上,這些朋友的相伴,我們撐住了。至今撐了10年,也為部落幼兒教育撐住了一些空間與希望。

回家的路其實不是很難~只是回家時間越長,就越發覺部落有些事情在改變,讓人感動;但也有些事情非但停滯不前,失去部落間原有的關懷互助,甚而彼此壓迫而不自知。例如階級、性別、選舉、土地議題,面對這些,有時候會有挫折,覺得無力。但是影片中vuvu嘎拉露說:「人的成長和成就,不是短期的事情,是慢慢的,要花很久的時間」何況台灣原住民族被殖民近百年,解殖民會需要更久的時間,所以告訴自己不能氣餒,不能輕易放棄。武東在影片說道:「我們只是盡自己的能力做我們能改變的事情」是的,我在部落教育工作的路上我們會持續堅持,會一直走下去。但為來更需要大家的努力,才有機會改變部落的教育,改變這個社會。


日常生活,此時此地

2007年11月我們開始在部落做托育工作,2008年那年托育班主管機關原本要我們關閉托育班。但是,那年集結跟我們有同樣處境、同樣需求的部落、組織、夥伴、族人很用力地討論對策,一次一次的北上訴說我們的需求與必要的存在,因為我們不放棄,我們生存了下來。

2012年因為幼托整合,這期間部落托育班也有很大的變化。屏東縣五個部落托育班經歷了曲曲折折的立案過程,主管機關從原民會轉換到教育部。當然我們的態度也有些變化,那就是我們比過去更堅定自己的孩子要自己照顧,自己教育。面對教育部我們談的不再只是托育班存在的必要性。我們做的,訴說的是,拿回部落自己的教育主導權。

正在熱烈討論「偏鄉教育法」「偏遠地區學校振興條例草案」「修改原住民教育法」的當下。我們想跟大家說,一路走來,我們確定,沒有日常生活的在地知識的累積,沒有此時此地的用力與堅持。就不會有原住民族自主教育的未來,更不會有部落自治的開始。

來吧,就是分享「日常生活,此時此地」。

噤聲

近日三地門部落的朋友,不斷透過FB,讓大家知道,我們家的墳被開挖了,為何我沒有被通知到?公墓開挖的程序是什麼?工程到底要怎麼進行,請鄉公所來開說明會希望讓更多族人可以明白這個工程的原委。

2015年12月25日早上我在FB被邀請確認是否參加這場說明。接收到邀請,沒有遲疑,就是「參加」。隨後也同時也被邀請鍵入「原鄉公共建設監督聯盟」以及「部落工作小組」群組。從我加入這個群組開始,到昨天會議進行完畢,群組的對話,沒有停止,如果手機到接受通知到訊息是開啟的,我的手機可能會「叮咚」兩天。到12月27日早上2:30,群組裡的對話才停止,大家才稍稍休息。
螢幕快照 2015-12-27 06.36.35.png

我參加了這場說明會,我想明白,這是什麼樣的工程?挖墳應該是yan su

遍地開花成果前夕

今天都忘了拍照,忘了拍大家的分工合作的情境~
部落托育班的成果展,就在明天~
呵呵~心情很複雜啊~

遍地開花
遍地開花

想起2008年2月25日,在原住民文化會館召開說明會,覺得天助我也的心情~
想起2008年10月底開班說明會,馬老師流下感動的,感謝的淚~
想起平和托育班三位新手老師陪著入學孩子哭了一個月的情境~
想起我們為了讓照顧品質變好,花了很多力氣找外面的老師,潘老師讓原本亂哄哄的班級,開始有歌聲,有歡樂聲~
想起當兩歲的女兒開始唱起母語歌曲時,自己心理立下的心願~
想起在平和辦理溝通平台時,部落老人以找到希望的眼淚及堅定的眼神來迎接孫大川老師~
想起在托育班可能結束的經歷中,一直陪在身邊的熟悉的面孔~
親愛的關心部落托育班的夥伴們,感謝有你~

是聯盟!
是聯盟!

迄今3年8個月的時間,最遭的事情,我們都經歷過了,
明天不管如何,我相信都是上帝最好的安排~
明天大家一起加油吧~

2013立法院公聽會

今天有很多的學習,第一次參加立法委員主持的公聽會。
吳宜臻立委主持會議,思路清晰,條理分明的整理大家的發言。

邱志鵬教授,力挺社區互助的精神,表示對台灣的教育界來說,社區互助就是創新。社區互助就是社區互助,怎會因為屬【地】屬【人】的不同,社區互助就不能執行。請教育部改變原有,僵固的思維。

教保產業工會秀彥表示,如果公幼體系的國幼班都招不足學生,而教保中心部落的孩子都等著排隊入學,是不是反過來,教育部要思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能反而限制教保中心的受托人數!

劉郁秀教授在前面先說一個故事。然後說:公幼,私園都不該存在。這些都是要淘汰的。然後說:過去與教育部交手的過程中,我相信教育部會有能力,並從善如流的修改這些法條。(呵呵,這招厲害)

簡單記錄,今天的感受。是大的學習,也期待真的可以跨出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