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管別人的媽媽

改編自1993年真實事件。艾琳(茱莉亞羅伯茲 飾)是單親媽媽,她離婚、沒錢、沒工作、有三個年幼的小孩,當她生活陷入困境時,還發生了一場車禍,艾琳請艾德(亞伯特芬妮 飾)擔任辨護律師,卻未能贏得這場官司的賠償金,於是艾琳強迫艾德雇她做為律師事務所的事務員。當她發現電力公司正在污染公共用水時,她決定挺身而出,調查事情的真相。

導演:史蒂芬索德柏 / 演員:茱莉亞羅勃茲大衛布瑞達恩迪達維克亞伯芬尼瓦倫泰羅德里奎

【永不妥協】是阿傻總幹事自己的經典影片之一。作為社區工作者的角色,片中女主角熱切地為自己,為服務對象抗辯時候,總會點頭搗蒜地投入劇情;作為母親的角色,有幾個段落,每每看,眼淚就會不自主地掉下來。影片裡的導演或者編劇,或者真實的Erin Brockovic(真實主角),應該就不是典型人物。哈,就是不典型律師,不典型社工,尤其不典型媽媽。影片裡非典型、非理想的母親Erin Brockovic,我超愛。

Erin是個單親母親。因為意外車禍的官司敗訴,於是她巧妙地求她的辯護律師留她在律師事務所工作。她有三個小孩,兩名前夫。穿衣總是大方秀出自己最亮眼的美胸,美臂,大腿。而且看來不管在東方還是西方,對於穿著暴露,同樣無法獲得同事的認同。在辦公室她並沒有好同事,但是她不care。在法院對方律師刻意說了他有兩任前夫,大家投以異樣的眼光,但她不care。

有三名孩子的Erin,在意的是孩子的照顧,她為孩子找保母,關切孩子的感受。但她的照顧/關切不是親子教育雜誌,專家那種陪在身邊24小時的照顧。特別需要工作養活孩子的單親母親,時時刻刻陪在孩子身邊根本是強人所難。影片中Erin的兒子希望媽媽回應他能否參加活動,而且孩子說藍迪的媽媽都答應要去了。Erin回答兒子說:藍迪的媽媽不用上班,藍迪的爸爸沒有拋妻棄子,他們當然有時間帶藍迪出去玩。噢噢!這樣與孩子對話,通常不會獲得專家們的認同。但是這樣的處境卻是很多人的現實。孩子因為Erin太忙碌,總是無法一同吃飯,連吃飯時候,仍舊閱讀資料,所以生氣。Erin試著和孩子對話,但孩子沒有理會Erin的解釋。後來,Erin對孩子說:難道你不希望媽媽在工作角色上出色?這句話大多數人聽起來可能覺得怪,覺得母親應該犧牲自己成全孩子,怎會為自己在工作上出色而犧牲與孩子在一起的時間?!但母親也是人,也要有自尊,也希望受人尊重,也是希望做覺得有意義的事情。孩子只是需要時間成長和理解,並不是什麼都不懂永遠長不大的幼稚鬼。

影片中有一幕,Erin因為工作太晚睡在客廳無法和孩子一起吃早餐。孩子在出門前翻閱了Erin正在處理的資料,孩子問:這個女孩和我一樣年紀,她也生病了嗎?Erin:是。孩子問:為何她的媽媽不幫助她呢。Erin回答說:因為她的媽媽也生病了。孩子聽到之後沒有回答,在出去關上門之前,跟Erin說:需要我幫你買什麼早餐嗎?買蛋好嗎?Erin微笑回覆:蛋,很好。我非常喜歡這一段的處理。工作累的一沾枕就睡著,是孩子們對我的形容。但是,早上起床當孩子對我說,媽媽昨天睡得好嗎?我便明白孩子體諒媽媽的疲累。

有一段Erin開車回家路上,因為累得想打瞌睡,便打電話給男朋友喬治。喬治提起小女兒說了她人生的第一個字「球」。Erin在車上聽著聽著淚流滿面。阿傻總幹事沒有太在意孩子說出的第一個字這回事。但是,每年的豐年祭因為前置作業的準備需要提早到會場,我總是匆匆準備,匆匆出門。有一次跟往年我總是在會場一旁隨時觀察隨時補位,也不知道為何,那天大家如會場時刻,我有機會好好看著三個孩子進場,看著他們隨意穿著的傳統服飾。腦子突然察覺,回到部落十幾年,我似乎從來沒有在收穫祭時刻幫孩子們好好穿戴傳統服飾,那一時刻,眼淚就忍不住飆了下來。

我喜歡這裏描述的,處理的,Erin的媽媽角色。我和我認識的大多數有媽媽角色的朋友,多不是典型的、優雅的、以孩子為生活重心的母親。現實,往往是我們生活排序的最前端。Erin的角色除了在真實世界裡戰勝太平洋瓦斯電力公司的爽快,也給本來有愧疚感的媽媽打上一劑強心針,孩子總能理解那些不是那麼美好,不是那麼順利,卻有感受的日子。

有一天,若有人找作為社區工作者的媽媽的時候,孩子若能回答:那個在社區裡跑來跑去忙碌的人,就是我媽媽。這樣也就夠了。

真心,不用操作

如果事情不可逆、那就正面迎擊吧!

有移動,是喜啦

昨天身體疲累早早睡覺,夜裡醒來,看著自己po了四小時,就關起來的貼文。

深夜此刻再看,大項工作討論是關係未來想發展,覺得有意義的工作;後面關於營隊,青年會的討論是和團隊工作夥伴有協調,有反省,有前進的討論。當下的抱怨真是身體的疲累,再認真回頭檢視當時的討論,其實是工作有開展,關係有移動,未來還是可期待~

頭髮白了就白了吧;腦神經衰弱的部分就交給開藥阿伯;各項工作的協調與安排求上帝給智慧。

向邊緣人開啟機會,賜予幸福

《神提案》一書關於「展開話題」篇章,作者以耶穌像撒瑪利亞婦人討水喝作為例子。認為耶穌向底層(特別是撒瑪利亞人)討水是耶穌很有智慧地開啟與婦女的話題。作者為使讀者明白耶穌和撒瑪利亞婦人的對話不容易,稍稍提了猶太人與撒瑪利亞人的歷史情結。

閱讀到這,腦子沒有follow開啟話題的主題,心理想的是,會不會就是因為耶穌出生在馬槽的背景,祂總是在邊緣處,與邊緣人開啟對話,讓邊緣底層的人也有機會認識基督,獲得幸福的人生。

相對地

也稍稍明白聖經裡說的「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 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不過這段話,容易說,不易做到。

有耐心的游泳教練

這是第二次和兩姐妹一起游泳。這兩次來的目的都是要教媽媽游泳。

她們教了我,水母漂,大字漂(仰漂),在我還不會換氣的情況,她們要求我雙手不動,往前滑水,滑水中如果氣已用盡,就試著快速抬頭吸氣,再繼續滑水前進。今天的成績中途只能抬頭兩次就不行了。

易老二說,媽媽先在池邊練習打水換氣,慢慢地就會換氣;還有打水時候的力量要來自大腿(這個還無法體會呢)。

當我練習大字漂,聽到自己的很大的呼吸聲時、羿老三似乎遠方傳來的聲音說,媽媽我們在你身邊,你很棒,等等你要不要看,你漂的很遠了喔。練習水母漂潛到水裡時候,就會看到她們雙手舉起大拇指,鼓勵氣喘吁吁的媽媽。

覺得兩個女兒,蠻有耐心,很適合當教練啊~

其實,和她們一起最開心的是,媽媽可以察覺到平日看不到的特質或優勢。這樣可以幫助媽媽未來在即將要開口罵人的時候,想一下她們擔任媽媽游泳教練有耐心特質的時候,或許就可以罵小聲一點,罵短一點啊~哈哈哈哈~

久部良和子,久久酒一次

此趟旅程最開心與24年前認識當時在台灣順益博物館工作的久部良和子相遇;行動敏捷,決定果斷,總是能夠中文日文快速切換地把台灣沖繩兩方人馬好好介紹;特意準備屏東地圖作為日本朋友熟悉我們的介面;得知我在台灣進行老幼共學工作,特意安排將歷史常民化,館內設置規劃很在地的南風原文化中心作為我們參訪的地方;這些安排仍舊深刻感受久部良對台灣原住民的情意。

大學時候每每有日本學生教授來台灣,我就會被喚去接待客人練習日文。來訪客人多關心台灣原住民族歷史文化,「在認識他族(國)歷史文化的過程中,就越能深刻回頭理解自己歷史文化的意義與特殊」是與來訪客人談話間多次聽到的久部良論點。現在回想起來覺得感謝。想感謝的當然不是現已零零落落的日文。而是當時從久部良和子身上默會的許多關於原住民意識與做事態度。覺得幸運,在年輕時候認識了在台灣工作的沖繩石垣島人,久部良和子。

どうも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kicacevung,很美

練習背重物

這次前往舊部落,較小年紀的參與者有,楊浩恩,楊俊浩,鍾懷安、鍾怡安、沙書尤、拉夫朗斯,潘宇恩。
這七個孩子在抵達比悠瑪部落時刻就主動協助架設庇護帆布、蒐集木柴kikasiv、整理墳墓temandjan tjua puruvangan i piuma。最感動的是,回程時候這幾個孩子在抵達放置車子終點後,又空手回頭來接走路較慢的幾位年輕耆老。這樣的行動在部落我們稱之為「kicacevun」。
當下他們接下生病會長肩上承重的割草機,把舊部落製造出來的垃圾接下帶下山。這幾個孩子真的很棒。希望他們能把這樣心意種在身體裡,讓這樣的心意成為習慣之後,就能擴展與人的關係,對人的體貼。未來~慢慢地~他們就能成為可以依靠的,部落的人。
第一次知道「kicacevun」這樣的慣習,是因為部落青年洪凱,每次回舊部落,洪凱總是第一個抵達終點,然後也總是會看到他走回頭接下後面耆老身上攜帶的物品。我真心認為這樣美好的氛圍在大人與孩子間流傳,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山林裡的孩子

回家

#台灣第二場放映在春日圖書館
#就是今天下午兩點放映座談會
#屏東部落大學成果展
#寫在選舉後隔天首映當天

2004年,即14年前,剛回部落,想起自己初生之犢勇敢參與部落各樣組織/活動的自己,為融入族人的日常,理解部落的各樣運作模式。10年前也是單純地,沒有多想地投入部落幼兒/學童教育,只是沒有想到這一投入,就一頭栽進過往的時空找回部落原有教育方式的路上,更進入與國家爭取教育自主的拉扯路上。但是果然,天助自助,一路上,找到夥伴,組織部落托育照顧行動聯盟。10年來有來自有熱情朋友的支持,有相同理念組織的協同與國家對話,還有力挺的屏東縣政府特別鍾佳濱當時的副縣長和願意為我們發聲的幾位民進黨立委王淑英、吳宜臻,陳其邁,李麗芬,這一路上,這些朋友的相伴,我們撐住了。至今撐了10年,也為部落幼兒教育撐住了一些空間與希望。

回家的路其實不是很難~只是回家時間越長,就越發覺部落有些事情在改變,讓人感動;但也有些事情非但停滯不前,失去部落間原有的關懷互助,甚而彼此壓迫而不自知。例如階級、性別、選舉、土地議題,面對這些,有時候會有挫折,覺得無力。但是影片中vuvu嘎拉露說:「人的成長和成就,不是短期的事情,是慢慢的,要花很久的時間」何況台灣原住民族被殖民近百年,解殖民會需要更久的時間,所以告訴自己不能氣餒,不能輕易放棄。武東在影片說道:「我們只是盡自己的能力做我們能改變的事情」是的,我在部落教育工作的路上我們會持續堅持,會一直走下去。但為來更需要大家的努力,才有機會改變部落的教育,改變這個社會。


持續前進,只是放慢腳步

認識嘎酷(gagu)是五年前擔任活力計劃輔導團隊時期規劃研習或者工作坊活動年紀較長的夥伴。嘎酷從鄉公所秘書退休後,便開從事部落工作。每次的回饋分享裡,他總是微微、輕輕地述說在部落工作難處。老實說,退休之後仍繼續投入部落工作,這個能量我自己就覺得佩服。五年來,只要我有參與的工作坊,總是會看見kama的身影。每每發話,建議,總能協助投入部落工作的年輕人預見更多的真實。

今天是新來義發展協會投入活力計劃第五年的評鑑,也是將畢業的成果發表會。場地華麗,資料準備完整,是新來義發展協會的強項。只是評鑑結尾kama回覆答辯時候,他說:「去年有一天為完成送出即將到期的計畫書,連續工作12小時,結果倒下,送去醫院。當時醫生判定有輕微中風,現在的我較不敢上台說話,腦子反應變慢。我接下來應該就真的會裸退,好好休息」。

聽到kama這段談話,有些心疼。部落工作中這些難處和辛苦,常無法與外人道啊~希望kama可以休息一陣子,但他承諾仍舊會從事部落工作,只是放慢腳步。願上帝祝福kama的身體與心靈。

img_4107

新來義部落發展協會五年來努力協助小農一起種植無毒健康的各樣農作,提供平台讓大家一起有管道可以把農作物銷售出去,參與評鑑的耆老小農們,在會場裡,不斷感謝kama嘎酷,營造員美花的努力,希望協會持續協助部落工作。評鑑資料中,發現部落行銷管理紀錄簿。記錄簿樸質,但珍貴,難得,是大部分部落無法做到的紀錄。他們還有每月產品的行銷量及收入分析,是其他從事產業發展工作的組織/協會值得學習的地方。組織有了這樣的紀錄,下一步就能評估工部落作方法和發展方向。新來義部落發展協會雖然即將畢業,但是相信部落工作應該還是能夠持續推展,只是腳步會放慢~

遇見,剽悍,泰雅族

非常感謝,鎮西堡夥伴不藏私分享所有,食物,知識,經驗及美好的核心價值。
抱歉這次帶了部落工作多年的疲累感和抱怨,其實並不是要表現我們部落的不足,我的不足。我相信鎮西堡部落的大家花很大很大的力氣,衝突,難受才能走到今天。
好佩服你們對在地知識的掌握和落實。好欣賞你們每一個人說的故事都是在在展現鎮西堡部落的主體意識。好感動你們不輕易犧牲自己與政府妥協的堅定立場。
因為在部落工作多年,明白凝聚部落內部共識之複雜,明白每個部落要面臨的課題都不同,也深刻明白這些工作都不簡單。我雖然輕輕地說出想要帶全村的人到鎮西堡學習,但我明白這不是短期,一年兩年的事情。我明白,真的明白。
謝謝你們無私地跟我們分享。更謝謝因為你們不斷的堅持,讓長期悶在胸口的憤怒找到出口,找到繼續堅持的能量。願上帝給我們更多的勇氣面對政府的質疑;給我們更多的智慧處理部落的難題。
真心~謝謝你們一直一直堅持到今天。願上帝祝福,鎮西堡部落逐日靠近偉大而踏實的願景;祝福台灣所有的原住民族能自在踏實做自己。

46380397_10213803730191583_4322243731353763840_n
鎮西堡部落達利老爹,是一位溫柔敦厚,但內心強悍的耆老。他說:在國家對話的過程中,我跟林務局說為了自己的後代,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上一次聽到長者這樣的談話是在菲律賓的Cordillera。每每聽到這樣的話,每每揪心啊

46425117_10213803729751572_345469839097200640_n
對於鎮西堡在地生態知識瞭若指掌,且善於使用策略與國家對話-以諾。他說:給愛哭的排灣族同胞,身體不斷的動動動,身體就不會流眼淚。

46474587_10213803729991578_7658600594906546176_n
15年前,讓我第一次注意到說話慢慢的男士很有魅力的人,對部落的產業發展有堅持且思考未來性的長老-阿道。他說對於部落土地只有一個態度:這是我們的土地,不是要利用殆盡。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