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7給孫老師的信

老師:

我把字放大了喔,希望讓你比較好看啦!

昨天在高鐵上打電話,收訊不好。一下車,慧萍就帶我去參加論壇,就沒有機會再打電話您。剛又打電話給您,是秘書接的,又斷線。我想你的忙碌真的遠遠超過我的想像。你可要保重喔!

老師,我這樣私下寫信、打電話、寫簡訊,希望沒有讓你感覺壓力很大。哈!如果有壓力,那就怪老天讓我們有師生關係吧!

還有上次謝謝你來看我們。對我們來說,您親自來到部落,可以讓部落族人肯定我們工作團隊的作為,也讓族人更願意支持我們。這樣對工作團隊來說,是很大的能量來源。

其實此次想見您,只是希望能在協調會之前,讓老師知道幾件事情。

(1)  首先是想讓老師知道,在我們與兒童局局長溝通後,局長表示,如果原民會願意繼續以「設置原則」甚而「暫行條例」來維持托育班,兒童局也願意配合在「兒照法」通過之前讓托育班繼續執行。但是局長表示,這個部分還是要原民會主動提出後,兒童局才能配合。

(2)  我們仍舊期待原民會未來可以主責這個業務,而且如果老師這裡有需要資料,抑或「暫行條例」的初稿,我們團隊都可以提供。我們總希望是站在協助原民會的立場,讓托育班繼續執行。

(3)  還有一項要拜託老師的事情是,希望讓我們參與協調會。為此打電話給貞汝,至今仍舊不確定協調會時間。老實說,我們很擔心,原民會沒有打算要邀請我們參加。所以這個部分,不知道老師能否協助。

(4)  最後,我們期待瞭解原民會對「托育班」,從實驗計畫到成為政策的想法是什麼?立場是什麼?我們能做的是什麼?或許這裡有些角力是我們看不見的,但是未來我們真的爭取到了,我相信,這樣的計畫,這樣的政策,對我們部落的文化、母語的傳承與恢復會有一定程度的作用。

這次寫短短的就好了。怕耽誤您的時間。

秀玲(德布藍恩)2010.05.07

廣告

給孫老師的信

孫老師:

自2月5日上台北拜會你之後,雖然才過了一個多月,在等待老­­師和政務委員到來的這段時間,我們想了很多策略,做了很多事。最近做的事情就是承辦貴會衛福處保母訓練方案。訓練這天我們原本期待老師、連同政務委員可以一起來的,可惜沒有見到你們的人。

雖然兩位重量級的人物沒有來,但是在這次活動中,讓南投、苗栗、屏東各部落的保育人員,看見彼此,找到支持,繼續前進,是我們達成的重要任務。

未來爭取部落托育班的生存,變成我們大家的共識。

所以3月17日兩位大人要來的這趟參訪,再度變成大家關心的焦點。現在8個托育班的相關人員,表示當天都會來到屏東,大家的主要目的就是讓政務委員確實瞭解我們的困境。

但是老師經這幾天,我們跟貴會的聯繫,據說政務委員還沒有約到。我們開始擔心,是否我們的期待又會再次落空。老師,我們心急是因為,6月30日,若沒有進一步的確定,我們就會被迫停止照顧孩子!所以有些想法,想跟老師說:

1. 我們真的希望老師極力邀請高思博政務委員一起來部落,讓委員看見部落的真實狀況。

2. 我們也希望老師可以讓衛福處新處長一起來看看我們,認識我們。

3. 我們想到由原民會擬定暫行條例是一條可能的出路,想和老師討論。

衷心歡迎您來到我們的部落!

秀玲(德布藍恩)2010.3.12

原民會孫主委關心訪視原住民幼童部落托育班

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孫主任委員為關心原住民幼童部落托育問題,特別於昨(17)日邀請行政院秘書處、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內政部兒童局、內政部營建署、屏東縣政府、苗栗縣政府、南投縣政府相關人員及實際參與部落托育服務專家學者等,實地訪視屏東縣瑪家鄉美園部落托育班、泰武鄉平和部落托育班辦理托育成效,並召開座談會與當地族人廣泛交換心得意見。

新聞稿內容:

原民會孫主委關心訪視原住民幼童部落托育班

給孫老師的信

DSC07720孫老師:

首先恭喜你成為我們原住民族的頭頭。但是也辛苦你了,我想上任的這一個多月來,你可能都沒有好好休息過吧!

人生的機緣、命運很奇妙。上次三地門巧遇之後,您才感慨十幾年前在原住民文化園區,李登輝總統正式使用「原住民」一詞,當時原住民「菁英們」對你們的擺弄,沒想到回到台北後不到一個月,因為八八水災,你就變成了主委!哈!我想這是上帝的安排,祂要再次召喚你,與大家對話,再次和部落的菁英們對話了。「部落菁英」很難搞,我想老師比誰都清楚,所以老師,要常打強心針喔!

我想近日已經有不少人正式、非正式的拜訪你,都希望你可以協助並執行適合部落的政策。特別是八八水災的事情!

不好意思,我呢,和其他人一樣,也希望透過這樣非正式的管道,讓老師您有機會瞭解我在部落工作所碰到的困難,希望老師未來能有所協助。

我回部落正式進入部落執行公共事務快5年,從我一人工作,到現在有工作團隊,其實要很謝謝原民會,雖然我上次會議裡,有很多抱怨。這三年來重點部落的支持,確實讓部落有很了很多的改變。我在部落做照顧工作,從老人照顧、兒童課後照顧、幼兒照顧也一直努力和學習做我不太擅長的部落產業工作。其實,在部落裡,不管你是不是專業的,每一件事情,都得打拼,才能看見成果。在部落努力的這些日子,現在才稍稍有比較穩定的感覺了。而且現在工作團隊也思考著,如何讓服務更貼近部落。  我想這也是部落工作的重要意義和價值。

在這麼多工作中,特別有一項工作是,回部落以來做的最有意義的工作;而未來部落的工作如果真的面臨必須選擇時,也是我覺得唯一不能停止的工作。這個工作是部落托育的工作,也我這次寫這封信,要拜託老師的工作。

如果老師您願意花十分鐘看我準備的影片,就會對我們有更多的理解。去年「托服務暨保母訓練輔導試驗」計畫是原民會很重要的福利政策之一,但是該計畫一直到去年11月才正式執行。也就是說到目前為止部落的托育照顧才剛要滿一年而已。

去年2月聽到原民會這個計畫時,我很快的提出申請,因為在部落確實有這樣的求。特別在我的部落,我看到一位vuvu,不管走道哪裡,身邊總是帶著一個小vuvu,詢問後得之,孩子母親長期不在家,無法照顧孩子,這個vuvu變成24小時的保母,我開始想如果部落有個簡單的幼兒照顧中心,這樣就可以讓vuvu有喘息的時間。而且我想老人也會希望擁有屬於自己的時間吧!

果然,去年11月計畫開始執行時,我們的托育班一下子就來了17個孩子。當然vuvu的孫女也在其中,她跟我們回饋說,我終於可以安心的去田裡工作了。

除此之外,執行半年後,大家開始思考,我們的部落托育班除了可以做照顧工作,我們和其他一般的托育班、幼稚園有何不同?於是我們和老師、家長討論後,決定以母語教學並且以部落文化為課程的基礎。這樣的說法,大家都懂,也最容易取得認同。但是,我們真的很努力做了一些轉變,這些轉變包括老師要改以母語說話,小朋友也要適應聽不懂老師的話語,家長也要被我們一再提醒,要說母語。這一段時間,年輕老師比較辛苦,因為年輕老師的母語比較弱,所以需要時間來適應;小孩呢,因為這樣的轉變,小朋友則是以尿褲子來表達。

半年後,我們的努力有了小小的成果,當然也可能是小孩的學習力很強。半年,整個部落就感受到孩子們的不同了。部落裡總是可以聽到小小孩在部落唱著母語歌謠。部落的老人還特別回饋我說:「我的vuvu終於聽懂我說的話了」這樣的回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我曾經看過一部記錄蘭嶼的紀錄片,片中孫子和vuvu雞同鴨講,vuvu最後望著電視呆滯的神情,這一個畫面讓我難過了好久。現在聽到vuvu對我的回饋,心裡的這一份掛念,似乎也稍微獲得舒緩。所以我更覺得這個工作的重要性。

其實我自己剛滿三歲的女兒就是很好的例子,給老師的影片裡,後段有一個小女孩唱著母語兒歌的背景音樂,就是我女兒的唱的歌。她叫張易,張易兩歲時就很會說話、表達,但是怎麼樣就是不願意用母語說話。直到半年前,部落開始「說母語」的氣分,她開始大量的說著母語,現在的母語比9歲的哥哥厲害很多。她現在因為說母語常被鼓勵,所以是驕傲的很呢!此刻我也相信,語言真的要在環境中使用,才有意義。

除了語言之外,文化課程也很有有意思。雖然文化課程在幼稚園階段,或許不一定直接看得到成效。但是,因為托育班的說母語、學習種小米、認識植物的氣氛,反而倒過來影響部落的家長開始「用心」觀察部落的日常生活細節,並回饋給托育班老師;也同時影響了這些小小孩的哥哥姊姊,開始認真的說母語、唱母語歌。這些成果要比孩子們到了國中、高中、大學再來母語認證、檢定,要有意義多了。

以前老師說母語的消失,就是族群的消失時,不太能理解。但在部落工作工作越久,真的就越能感受到母語的重要,還有對於成為一個「我」的重要性。

最後跟老師稍微報告原民會這項計畫在這一年的執行狀況。去年11月這個計畫執行之初,只有屏東縣政府回應原民會,並在8個部落開了8個班級。去年前兩個月,運作正常,但到年今年4月,似乎卡住,感覺無法再執行。今年社福處的處長、副處長也因此受到懲處,為何懲處這個部分我不清楚的。但是這個實驗計畫後續再和內政部、教育部溝通後,暫時立了一個「山地鄉部落托育班辦法」後,繼續執行到今年12月底。據我所知原民會在執行這樣計畫時,受到阻力的原因是這個實驗計畫,和教育部未來要施行「幼托整合」的想法有些抵觸,所以,類似「部落托育照顧」的計畫在其他部會,比較不會獲得支持。現在未來會怎樣,原民會在這個部落會有什麼樣的計畫,我們也都還不是很清楚。

但是寫這封信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老師,未來只要有參與此類相關的會議,請老師盡力支持這樣的托育照顧計畫。

支持這個計畫被其他部會質疑的是

(1)建築方面:設立部落托育班的地方都沒有建築使用執照,照顧場所的設備不符合一般托育園所的標準。關於此點在部落的真實狀況是,連公共場所,像活動中心這樣的場所,連鄉公所都無法提出,不只是我們部落這樣,前半年執行此計畫的八個部落都是這樣,所以這個部分或許可以以特例來處理。而設備設施的部分,只要有經費提供,應該就能改善。

(2)師資方面:現在的設置辦法師資方面已經降到至少要有保母執照才能成為受薪的老師。這一點都還好。只希望未來這個條件,不要再提高或變動。

(3)我們的優勢:其實,我們還有一個優勢是,我們以母語教育孩子文化課程。貼近部落的學習,是一般園所、老師所無法教導的,無法取代的部分。也是我們托育班存在的重要價值。這個部分,也是支持我的重要力量。

好了,寫完了。真正細節不敢寫太多,怕你太忙,沒時間看。沒有系統的跟你說了這些話,主要還是希望老師未來能關注這些議題,如果老師在這個議題上,有需要我為你說明或理解的。我隨時願意來台北跟老師報告。

自從你上任之後,一直想要寫這封信給你。今天正好受邀到母校東吳大學社工系演講,就趁這個機會寫了這封信,也希望你可以知道我在部落所做的事情。也希望獲得老師的支持。

還有,別忘了,看一下我帶的影片!只有10分鐘。

最後,還是希望老師要多保重身體。喝酒的時候,只要歌多唱一點,酒就可以少一點了。

最後

平和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部落青年!喔!不!部落媽媽、你的學生  秀玲(德布藍恩)  敬上2009/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