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幼兒,復興部落文化-京都大學分享

部落耆老與小孩我住在台灣,一個原住民的排灣族部落(社區)。台灣原住民過去是台灣土地唯一的主人,但過去歷經荷蘭、日本、漢族群的殖民,原來維持部落社會秩序的傳統土地制度,社會制度,慣習,宗教,文化,語言大都失去,剩下支離碎片。台灣原住民族在這些支離碎片的環境裡,找不到支持和力量,看不見自己,遂在台灣社會裡邊緣的生存著。 繼續閱讀 照顧幼兒,復興部落文化-京都大學分享

廣告

種下愛的種籽、刻下愛的記憶

部落照顧的童年生活

三十多年前,父母親的工作主要是到各部落兜售舊衣服,較近的會在同鄉鄰村、遠的翻過一座山到台東。過去交通沒有那麼便利,所以他們常常一去就是三、五天,所以父母不常在家,是小時候的常態。正因如此,我卻有滿滿的、美好的、愛的記憶。

排灣族在繼承家業的習俗上,通常都由第一位出生、第一位看見陽光的長子或長女(vusam)為當家者。當家者可繼承家業、可以獲得家族的房子、大部分土地,以及擁有號召全家族各項事務的權力。但是相對的,當家者也有義務照顧未婚弟妹、失婚弟妹、甚而必須照顧失依失怙的姪子女。

小時候因為父母親不常在家我們兄弟姊妹便由作為長女的大姨媽照顧。我媽媽有五姊妹,住在部落者有四位,所以我們這些表兄弟姊妹加起來總共17位,其中我自己的兄弟姊妹就有四位。小時候,大姨媽就像幼稚園的園長一樣,必需要照顧那麼多孩子,而外公、外婆就像助手,協助照顧他們的孫子。

繼續閱讀 種下愛的種籽、刻下愛的記憶

用愛心說實話

說實話,其實不難,只要不理會其他後果就可以了。但是,用愛心說實話,就不容易了,那就要加上智慧及個人修養了。

日常生活裡,特別是比較封閉性的社區、部落,因為彼此認識,因為關係緊密,與人見面說話聊天變成一種約定俗成的禮貌、變成一種習慣。

人的內心很脆弱,與人談話,常有被認同的需求,所以通常說話時,比較會說出接近對方想法的話語。保守一點,可以用恩、阿、對阿、我也這麼認為等詞與回答。若嘴巴比較守不住的人,通常就容易一發不可收拾。

最近我和老公因為金錢的關係和大哥、大嫂有些看起來比較不禮貌的對話。最近媽媽的談話顯然是希望獲得我們的認同或者獲得哥哥孩子們的認同,而說了一些她比較少說的話。

其實,是心疼她的。我們並沒有要求她表態的。畢竟我們都是她的孩子。姪兒、姪女都是她的親孫。但是因為人之常情,我想媽媽沒有意識到,她的談話可能會有後作力。

但也因為我們都是人,所以容易被情緒控制。因為憤怒的情緒,隨口說話真是人之常情!但是有時候,我們以為已經是深思熟慮的談話,結果還是會有後作力、傷害力。

最近比較讓我思考較多的是,在孩子面前說他父母的不是,似乎不是很好的談話。也正是因為人不完美,所以人總有缺之的地方。但是,當我們在孩子評價父母,其實是對孩子沒有正面幫助,更對孩子與父母的相處沒有益處。但是如何讓孩子明白父母對他們的愛,但也讓孩子明辨是非,那就真的要靠智慧來說話了。

上圖是「用愛心說實話」繪本。是我喜歡的繪本之一,與大家分享!

小女孩的媽媽厲聲告誡小女孩:「不可以說謊」。但是當她開始說實話之後,卻得罪了許多好朋友,這令她難過且困惑極了。看來,說實話似乎沒有這麼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