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耐心的游泳教練

這是第二次和兩姐妹一起游泳。這兩次來的目的都是要教媽媽游泳。

她們教了我,水母漂,大字漂(仰漂),在我還不會換氣的情況,她們要求我雙手不動,往前滑水,滑水中如果氣已用盡,就試著快速抬頭吸氣,再繼續滑水前進。今天的成績中途只能抬頭兩次就不行了。

易老二說,媽媽先在池邊練習打水換氣,慢慢地就會換氣;還有打水時候的力量要來自大腿(這個還無法體會呢)。

當我練習大字漂,聽到自己的很大的呼吸聲時、羿老三似乎遠方傳來的聲音說,媽媽我們在你身邊,你很棒,等等你要不要看,你漂的很遠了喔。練習水母漂潛到水裡時候,就會看到她們雙手舉起大拇指,鼓勵氣喘吁吁的媽媽。

覺得兩個女兒,蠻有耐心,很適合當教練啊~

其實,和她們一起最開心的是,媽媽可以察覺到平日看不到的特質或優勢。這樣可以幫助媽媽未來在即將要開口罵人的時候,想一下她們擔任媽媽游泳教練有耐心特質的時候,或許就可以罵小聲一點,罵短一點啊~哈哈哈哈~

迂也要理解

今天去打擾老師短短時間,覺得開心、謝謝。

『辛苦的日子裡,需要面對許多牛鬼蛇神的日子裡,找到自己的意義感很重要。有時候可以透過書寫,書寫的累積可以有趣,累積總是能有意義感;還有,面對人因為對事情沒有理解而展現的「迂」,自我解毒甚是重要』

謝謝老師的聊天,讓今晚可能沮喪到骨子裡的自己,想起老師提到爸媽對自己的影響。那麼即便生活的苦和無言幾乎都是無預吿的出現,但想起了不起的爸媽,想起自己應該仍有韌性,所以肯定可以繼續向前行⋯⋯

還有說到「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固定工作,主流社會」、「貧窮、遊民,台北人不能拒絕台北也有貧窮者的歷史」、「陰陽人非跨性別者」⋯⋯

勉為其難的運動

這兩天身體很不舒服,週六早上,勉強做一點點的家事,中午擔心孩子肚子餓,還勉強的煮了午餐。之後就是睡覺,呻吟。每次生病都會變得軟弱,特別是心,負面思考會一直湧上來,已經兩天了。這樣的感覺挺不好的。

但記得自己曾說過,人生很多時候,總是需要勉為其難地面對,得要想些方法,讓自己好起來。除了昨天去做腳底按摩,企圖讓自己好睡。今天傍晚拖著虛弱的身體,在部落的小學校走路,我想留點汗會好些吧。況且這裡一片綠地,不多人,不需要social太多,就是安靜,用心的走路,其實環境挺好,應該要好好利用的。

這兩天因為生病,孩子們也都在家陪著我沒有出門,他們也是三不五時地問,媽媽好多了嗎?下午去小學之前,跟他們說了一聲。大約在走了幾圈綠色跑道之後,三個孩子一起出現在校門口並向我走來,老二,老三還是問了一聲:媽媽好多了嗎?

走路喘氣之餘,聽著他們的嬉鬧聲,其實心裡安慰、踏實呀。特別哥哥也跑來,我想他們擔心媽媽昏倒吧。孩子總是媽媽心裡最大的支持呀,謝謝你們。

女兒縫褲子

前一晚因為備課,睡眠不是很好。今晚回到家,沒什麼跟孩子們說話,上床直接入睡。不過看來心裡沒有準備要睡到天明,睡了一下下就醒來,便做盥洗。盥洗完畢,回房。發現易老二正逢自己的褲子。

看著孩子縫衣服,首先跑到腦子裡的訊息是:哎呀,我沒有注意到孩子的需要。雖如此想,但是,口中說出的話是:喔~我的女兒那麼厲害,自己縫衣服。她說,對啊,而且縫好了。我說,那麼可以幫我一起逢我的破掉的褲子嗎?她開心的說,好啊。

我整理頭髮之際,餘光瞄著她。她非常專注的縫著媽媽褲子。只是我要幫他拍照的時候,她故意低頭眼睛不看鏡頭,但臉上有微笑。

我說:讓媽媽看看你的作品。
她說:歪七扭八的褲子。
我說:歪七扭八但縫的牢固的褲子。
說完,兩人相視而笑。

其實,孩子能夠自己處理生活上的問題,媽媽應是安心。而自己沒有很快的陷入「壞媽媽」的思維,也為自己感到開心。我該做的就是肯定和鼓勵孩子便是。

回想起來國小時候,也是自己縫衣服的。有時候週一早上要學時才發現自己的制服沒有洗,才匆匆的戳洗,脫水,吹風機吹吹,就濕濕地穿上身。當時爸媽因為工作,不常在家。我的媽媽也是忙碌的媽媽。想想我也從來沒有因為媽媽的忙碌而覺得媽媽不好。

迎接,2017年

孩子們,2017年是你們第9,第11,第17年即將展開的人生。媽媽就是希望你們有健康的身體和安定的心靈。
世界很大,得要有健康的身體去實踐探索;得要有安定的心靈才能辨識適合的方向。要看世界有多大,媽媽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我們,一起加油15747324_10208753759025460_2246958305976227899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