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憶~溫牧師

溫牧師1

溫牧師,拉馬耀的牧師,溫信臨牧師,這是大家對牧師的稱呼。
溫柔,敦厚,總是笑臉迎人,是我對牧師深刻的記憶。

第一次看到牧師,是國小時候,牧師看到我,帶了滿臉的微笑說了一聲【平安】。當時容美(牧師的大女兒)跟在牧師的身邊,有些羞澀。哦~那是我們以後的牧師,我心裡這樣想著。現在回想起來,那一次的微笑,就是深深烙印在我心中了。 繼續閱讀 啊~憶~溫牧師

繪聲繪影活動

這是在部落理辦理得第二梯次繪本讀書會活動!總是感動孩子們的投入!

七月初我們剛結束部落第一階段繪本分享活動;
大家說: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活動;
還說:原來讀書也可以這樣;
又說:希望下一次的活動快點到來;

這一次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的參與、分享
這次我們有外聘教師、電影欣賞、繪畫、製作繪本,
其中,第三次活動,我們將贊助有上第一、二次課程的家長200元經費自行購買繪本。
欲參加者請儘速報名!

請洽德布藍恩:08-7888024.0919786747

活動期間:8/21開始
活動時間:每週六午後三時至五時
參加對象:對繪本有興趣者
活動地點:平和辦公處或德布藍恩的家

1.大人─有趣繪本 你知道繪本的神奇?如何幫助孩子喜歡繪本? 鄭雅文
小孩─有趣繪本 讓孩子認識繪本、喜歡繪本 張鳳真

2.大人─繪本與我 你知道嗎?我們可以透過繪本多瞭解自己 德布藍恩
小孩─成長繪本 讓讓孩子透過繪本瞭解愛、勇敢、誠實等價值觀 張鳳真

3.奇妙的繪本世界 活動將贊助家長200元經費,自行到書店購買繪本 部落家長
4. 電影欣賞 「電影」除了欣賞,還能有別的新意、創意? 德布藍恩

5.花漾世界 你聽說過「灰色是不想說」、「藍色是憂鬱」的說法?色彩可以代 表心情、歡迎進入彩色花漾世界 蔣秀艷
6.我的圖像 你知道可以用色彩、用簡單圖畫表達自我,與人溝通?歡迎再次開發您的潛在創意。 蔣建貴 蔣秀屏
7.繪本書製作 你可做過專屬於自己的書本嗎?我們將由專業老師教導我們自製 繪本書  李孟真
8.繪本書創作 學習了製作繪本書之後,我們將繼續以繪本書表達自己的想法、心情、經歷的、想像的故事。 李孟真

91年平和豐年祭

豐年祭已是一個禮拜前的事了,所幸賴大哥將許多當時的相片張貼在網站上,我才得以完整看完豐年祭。想想已經好幾年沒有回去過節了,最近,工作很忙,進入陽光一年了,也就是說必須慢慢展現能力而非單純學習的時候了,相對地工作也漸漸的複雜化;但是很早很早就告訴自己,今年一定要回去過節。

回到家裡過節,對自己來說,似乎真的是一種儀式!似乎想為自己找回一些感覺、一些記憶。而眾多居民圍坐在球場四周,各鄰僻鄰而座,大家為自鄰榮譽努力、打拼、加油的情境、偶有引起全場歡樂的氣氛──例如小阿兵哥表演、承辦人每次催促選手出場的擴音器,這些都是自我有記憶以來沒有改變過,而這些種種就是我對平和難以抗拒的吸引及抹不去的永恆記憶。

雖然因為年紀的加添,改變的人、事、物也會增加,例如,如今在場上揮汗淋漓的是十、二十歲的青年、青少年,而我們──好友秀豔、梅珠、美珠則是退入觀眾席中加油及欣賞。

多年前,對我們來說,豐年祭就是一個儀式,她可以令我們丟掉工作、暫時放下學業、可以讓我們放肆地狂笑,可以肆無忌憚的晚回家,因為晚上總會有跳山地舞或者晚會活動,當然也就有機會和男的朋友們聊很多很多的天。哈!真是,此情只待成追憶!

現在,豐年祭對我而言是看老朋友、瞭解平和近況的途徑──尤其是讓自己存有、完整的儀式。今年只參加了後段的活動,小朋友的拔河比賽、全村著傳統服裝的情境、聖文的舞蹈、各鄰成績的公布等活動,是撼動我的肌膚、跳躍我體內音符的元素。

謝謝你們!謝謝大家、謝謝平和。──十八日我便帶著愉悅、完整的心情回花蓮。

編織部落圖像

想在部落工作,在心中醞釀許久。而離開「陽光」也是希望開始在部落做些事。正離職之際、感謝群芳提供的資料,便向「婦權會」提了一個營造部落凝聚力的計畫。

在部落待一陣子了,也試著投入部落教會的工作,但是一直未能找到位置和角色。不過,感謝神,得知計畫可以通過,便開始參與部落各項會議,也試著思考並與部落婦女閒聊組織成員的可能性。參與中,察覺學校陳美琴主任、家長都很關心孩子的教育,也希望提升孩子的讀書風氣。

其實,過去部落父母本就關心孩子的教育,惟現代父母除了養育、教誨孩子之外,可能還要比過去的父母多一些適應現代社會的教育孩子的方法。說到此,其實還滿心疼部落的父母。他們並不是不愛自己的孩子、教訓孩子也不比一般父母少。但是,似乎總不見成效,父母自己也覺挫折,不知如何是好。

於是「凝聚部落意識」的目標就先擺在後面,試著讓部落父母體會讀書的快樂,或找到一些與孩子相處的方法或許會有些幫助吧!於是「繪本讀書會」與焉形成。故先後於教會公開邀約會友參與「繪本讀書會」、私底下慫恿親人參加、也鼓起勇氣進入部落邀約婦女來參與「不像讀書的讀書會」。那幾天我大約邀請約三十位婦女。有人說:讀書喔,我看看時間!有人說:讀書會,我一定去。有人說:讀書會,我會叫我的女兒去!

螢幕快照 2018-08-01 00.56.0693年6月6日(對我來說這是重要的日子)晚上六時三十分我及助手──老公、兒子便抵達村辦公處。我們整理場地、位置、擺好單槍投影機、電腦、音響及茶點。一切OK時,將近七點,會場中只有因為情誼相挺的好友艷及阿姨娟,其中還有被我動員的妹妹。此刻、我的情緒還算平穩、但是老公在會場裡來來回回,一下子提醒我趕快打電話給部落的婦女、一下子覺得要招待已在會場的親友。不知為何,當時我沒有很多的擔心,一直覺得「應該會有人來的!」

快八點時,人員依舊。後來,不一會兒功夫,好友艷便去球場大聲吆喝正在打球的蔣家青少女們,還致電姊妹──屏、妹趕來;阿姨娟也致電我的好友─珠。八時十分,人數頓時增加至二十人左右,成員有青少年、大人以及他們的小孩。

就這樣開啟了我在部落工作的第一次。活動中,他們蠻投入的,甚至最後不少成員的回饋,「我們什麼時候在進行下一次!」或「真希望能夠每天這樣讀書!」。

參加成員雖然有些的情誼相挺者;大部分被好友、阿姨動員者;但是,正因如此,我感謝上帝,讓我有這樣的鄰居和朋友;特別在實踐部落工作的路途中,有朋友相陪,那真是人間少有的福份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