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耐心的游泳教練

這是第二次和兩姐妹一起游泳。這兩次來的目的都是要教媽媽游泳。

她們教了我,水母漂,大字漂(仰漂),在我還不會換氣的情況,她們要求我雙手不動,往前滑水,滑水中如果氣已用盡,就試著快速抬頭吸氣,再繼續滑水前進。今天的成績中途只能抬頭兩次就不行了。

易老二說,媽媽先在池邊練習打水換氣,慢慢地就會換氣;還有打水時候的力量要來自大腿(這個還無法體會呢)。

當我練習大字漂,聽到自己的很大的呼吸聲時、羿老三似乎遠方傳來的聲音說,媽媽我們在你身邊,你很棒,等等你要不要看,你漂的很遠了喔。練習水母漂潛到水裡時候,就會看到她們雙手舉起大拇指,鼓勵氣喘吁吁的媽媽。

覺得兩個女兒,蠻有耐心,很適合當教練啊~

其實,和她們一起最開心的是,媽媽可以察覺到平日看不到的特質或優勢。這樣可以幫助媽媽未來在即將要開口罵人的時候,想一下她們擔任媽媽游泳教練有耐心特質的時候,或許就可以罵小聲一點,罵短一點啊~哈哈哈哈~

迂也要理解

今天去打擾老師短短時間,覺得開心、謝謝。

『辛苦的日子裡,需要面對許多牛鬼蛇神的日子裡,找到自己的意義感很重要。有時候可以透過書寫,書寫的累積可以有趣,累積總是能有意義感;還有,面對人因為對事情沒有理解而展現的「迂」,自我解毒甚是重要』

謝謝老師的聊天,讓今晚可能沮喪到骨子裡的自己,想起老師提到爸媽對自己的影響。那麼即便生活的苦和無言幾乎都是無預吿的出現,但想起了不起的爸媽,想起自己應該仍有韌性,所以肯定可以繼續向前行⋯⋯

還有說到「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固定工作,主流社會」、「貧窮、遊民,台北人不能拒絕台北也有貧窮者的歷史」、「陰陽人非跨性別者」⋯⋯

勉為其難的運動

這兩天身體很不舒服,週六早上,勉強做一點點的家事,中午擔心孩子肚子餓,還勉強的煮了午餐。之後就是睡覺,呻吟。每次生病都會變得軟弱,特別是心,負面思考會一直湧上來,已經兩天了。這樣的感覺挺不好的。

但記得自己曾說過,人生很多時候,總是需要勉為其難地面對,得要想些方法,讓自己好起來。除了昨天去做腳底按摩,企圖讓自己好睡。今天傍晚拖著虛弱的身體,在部落的小學校走路,我想留點汗會好些吧。況且這裡一片綠地,不多人,不需要social太多,就是安靜,用心的走路,其實環境挺好,應該要好好利用的。

這兩天因為生病,孩子們也都在家陪著我沒有出門,他們也是三不五時地問,媽媽好多了嗎?下午去小學之前,跟他們說了一聲。大約在走了幾圈綠色跑道之後,三個孩子一起出現在校門口並向我走來,老二,老三還是問了一聲:媽媽好多了嗎?

走路喘氣之餘,聽著他們的嬉鬧聲,其實心裡安慰、踏實呀。特別哥哥也跑來,我想他們擔心媽媽昏倒吧。孩子總是媽媽心裡最大的支持呀,謝謝你們。

有點歉意,有點開心

IMG_4009.jpg早上送她上學的途中。
我說:哎呀,抱歉你將會遲到囉。

她說:你的工作昨天為何不完成呢(有一點抱怨)。

我說:我也很想,而且我很忍耐到一點多才睡覺,還是趕不完。所以今天就耽誤一些時間了。你知道的媽麻最近一直有工作,有點累,體力無法支撐那麼久,所以請妳體諒囉。

她說:好吧!好啦,沒關係啦。

嗯~孩子情緒轉換的能力,遠遠超過媽媽~

迎接,2017年

孩子們,2017年是你們第9,第11,第17年即將展開的人生。媽媽就是希望你們有健康的身體和安定的心靈。
世界很大,得要有健康的身體去實踐探索;得要有安定的心靈才能辨識適合的方向。要看世界有多大,媽媽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我們,一起加油15747324_10208753759025460_2246958305976227899_n

我和你們一起加油!

兩個人在一起那麼久,終究變得,無法彼此放心,無法理解,總是在離開時在心上畫上一刀。心裡還是難受!儘管跟自己說,別在意,我沒有在那麼糟。但是,終究無法平靜面對。

可,想到老三用輕柔的聲音對我說『媽媽我愛你,不管你是長頭髮還是短頭髮,我覺得你都很漂亮,我愛你』想到老二總是在意媽媽的表情問:『媽媽你今天不開心嗎』,我說『沒有啊』,接著她會用特有的,很有個性的扭捏的微笑表情回應我。想到老大,總還是能夠和我分享,他在學校的學習,看電影的新發現,還有大大的身體也會小小的撒嬌一下。

他們就是我的希望,那些難堪,就放了吧!那些傷痛就接著吧!因為有他們,我一定可以承受的住。因為有他們,我想我是有力量的!

邊哭邊睡著

近來,羿老三如果跟我在一起,每到晚上,總是會哭鬧著,要我送她到爸爸那裡去。

羿老三才五歲,總是希望賴著媽媽,賴著爸爸,希望滿足她的需求吧。

每次這樣,我都跟他說,不行哦,太晚了。這樣會吵到睡著的阿麽,爸爸也會累哦。

她總是會哭,我的方法是突然說些其他事情,引開她的注意力,不過都不太管用的。

她總是會哭的淒厲,哭得令人心疼。 繼續閱讀 邊哭邊睡著

語言,不是問題!

十幾年前認識的研究原住民語言的日本學者野島本泰,於上週四,透過網路找到比悠瑪教會,在透過教會牧師索取我的電話。於是好久不見的野島在上週六、日帶著兩個孩子,還有智子來到部落。

這兩天最高興的還是孩子們。語言雖然不通,但是總是可以聽到他們的歡笑聲!

上週三晚上,兒子問我:媽媽你都不會想念那個日本的弟弟喔!我說:會啊。他說:那我們可以在放假時再去看他們嗎?因為不想辜負孩子的情意,所以週六我們再次探望啟介和聰子。果然不需要多說什麼,他們5個雖然語言不通,但是一樣可以一起玩耍、一起玩樂呢!

啟介是個很棒的哥哥,那天一直陪在老三身邊,想要教導老三吹泡泡。如果我們家老二當有欺負老三的傾向時,啟介都會去保護老三。哈!真是好哥哥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