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0412年平二審無罪

96年3月8日年平因涉嫌殺人被高雄軍事法院當庭收押禁見。從那一天起,我的家人便開始處於慌亂、無助、不知所措的狀態。也因為此事,我和先生決定提早搬回部落。

96年4月第一次開準備庭,部落族人、年平的好友們,超過20人去看守所,大家都希望可以見到年平、鼓勵年平。但是到了法院,只開放三人可以進入法庭。最後在大家討論後,由村長、正富和我進入法庭旁聽。

第二次正式開庭,部落也有十幾個人再次前往看守所,這次都獲准入院旁聽。 但是弟弟仍舊無法釋放。

四個月後,96年7月10日第三次開庭,到場親人還是很多,都來為年平加油!最後經辯護律師的分析,指證者除言辭前後不一,且口頭說明的殺人者外型,明顯與年平不符,所以終於在這天,年平當庭釋放,以五萬元交保。

回到部落,族人早已等待年平歸來!


族人都上前擁抱歸來的弟弟,現在在看當時的影片,還是會忍不住掉下淚來。我就是我喜歡回部落的緣由。部落族人還是彼此關心。年平被羈押的四個月來,部落族人沒有停止為年平、為母親禱告,每次開庭的日子,禱告團契也同步在部落為法官、檢察官、律師等相關人士禱告。真的謝謝部落族人單純的、直接的關愛。

後來沒多久弟弟便從法院接獲一審判定無罪的通知。大家都為此高興。不過這個興奮只有短暫的時間,因對方再次提出告訴。雖然一審無罪,但是此事未了,總是有一絲的憂慮。

後續因為對方沒有新的證據、年平接受測謊無法證明其說謊,終於在97年4月接獲法院二審判定:「無罪,對方不得抗告」的通知。這件事總算了結。

事情經過整整一年,弟弟能不能回到部隊的事情也尚未有消息。但是,對我們來說,特別是對母親來說:一切都感謝上帝!

廣告

上帝是我們唯一的力量!

有關弟弟的不在場資料,找了很久,但是仍然沒有進展。

同案弟弟妻舅已開了兩次的庭,

開庭的情況沒有對弟弟、弟妻舅不利,也還不錯,指認的人經過詢問確認後減少了,

只是他們兩個還是沒有不在場證明,

我們都盡力了,

雖然同案相關人物都出來,

弟弟在看守所也已經滿三個月了,

儘管如此,

但是,我們相信,上帝是我們唯一的力量

而後天,我就可以和弟弟擁抱了!

給弟弟的信

親愛的弟弟:
進入看守所心裡一定很難受,也不太能接受。我們在外面也很難想像你在裡面的狀況。不過,事情既然演變如此,我們還是要冷靜、勇敢的面對。我相信你對法官的理直氣壯,是因為你的相信正義的存在,姊姊可以理解。但是,冷靜思考後,情緒化的面對這件事情可能也比較沒有辦法處理事情。過去,這兩年我們對這件事情,也都一直沒有正視面對,都覺得沒事!昨天,你受到羈押,大家也都非常錯愕。不過,我想這也是提醒我們要好好面對這件事了。

首先寫信是要告訴你,你家人、媽媽還都平安,這邊的事不用擔心。我這邊也在幫你找律師了。如果快的話,週一、週二就會有律師去跟你見面。現在案件已送入軍事法庭,而軍人、軍界對於位階跟禮儀的最重視,你比我們都清楚。所以,要記得法官、律師不是你的敵人,你要做到事情的是讓法官、律師明白你的冤屈,而不是大聲對他們說話。這樣這才有機會讓真相大白。

「理直氣壯」似乎是我們家族的性格,尤其你跟我最像父親,「理直氣壯」也做的最徹底。不過,姊姊還是要提醒你,法官和律師不是你的敵人,所以,你若做到「理直氣和」的跟他們述說事情,對他們瞭解事情會比較有幫助。好嗎!

姊姊擔心你會在裡面煩惱家裡的事情以及我們的處理狀況。所以先寫信告訴你。

你要加油!一定要加油!不要氣餒!我們大家都會努力地處理你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