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台灣第二場放映在春日圖書館
#就是今天下午兩點放映座談會
#屏東部落大學成果展
#寫在選舉後隔天首映當天

2004年,即14年前,剛回部落,想起自己初生之犢勇敢參與部落各樣組織/活動的自己,為融入族人的日常,理解部落的各樣運作模式。10年前也是單純地,沒有多想地投入部落幼兒/學童教育,只是沒有想到這一投入,就一頭栽進過往的時空找回部落原有教育方式的路上,更進入與國家爭取教育自主的拉扯路上。但是果然,天助自助,一路上,找到夥伴,組織部落托育照顧行動聯盟。10年來有來自有熱情朋友的支持,有相同理念組織的協同與國家對話,還有力挺的屏東縣政府特別鍾佳濱當時的副縣長和願意為我們發聲的幾位民進黨立委王淑英、吳宜臻,陳其邁,李麗芬,這一路上,這些朋友的相伴,我們撐住了。至今撐了10年,也為部落幼兒教育撐住了一些空間與希望。

回家的路其實不是很難~只是回家時間越長,就越發覺部落有些事情在改變,讓人感動;但也有些事情非但停滯不前,失去部落間原有的關懷互助,甚而彼此壓迫而不自知。例如階級、性別、選舉、土地議題,面對這些,有時候會有挫折,覺得無力。但是影片中vuvu嘎拉露說:「人的成長和成就,不是短期的事情,是慢慢的,要花很久的時間」何況台灣原住民族被殖民近百年,解殖民會需要更久的時間,所以告訴自己不能氣餒,不能輕易放棄。武東在影片說道:「我們只是盡自己的能力做我們能改變的事情」是的,我在部落教育工作的路上我們會持續堅持,會一直走下去。但為來更需要大家的努力,才有機會改變部落的教育,改變這個社會。


教育貼近日常,減少教育階級化

兩年前部落托育聯盟為擴大支持群眾,邀請鎮宇書寫托育聯盟與國家對話的歷程;教保中心在部落學習在地知識教育幼兒的故事。鎮宇的文字,沒有艱澀難懂的字詞,字裏行間有的是真誠,

書寫的故事貼近聯盟經驗,貼近教保中心的日常生活,所以在阿傻總幹事的歸類裡,鎮宇是同類。

鎮宇出了新書「食.農——給下一代的風土備忘錄」,因為是同類,所以今天來支持。進入發表會場活動已經開始,就定位後,首先聽到耳裡的詞彙是:「看自己沒有」。啊~很熟悉的白話文,是鎮宇的用詞。其實阿傻總幹事並不是很理解食農教育說些什麼?也還沒拜讀鎮宇新書。聆聽著會場裡頭髮雖亂亂,但眉宇飛舞、眼神堅定的鎮宇分享,心裡有些感受。

img_6034

進場入耳「看自己沒有」這事很有感。如果教育沒有貼近日常生活,學習的漂亮美好的都是和日常生活有距離的事情,那麼教育的過程裡,就會是「看自己沒有」。例如「一日一蘋果,醫生遠離我」是我們學英文時候的一個提醒。到不是蘋果不好,而是台灣就不是出產蘋果的國家,所以這樣的教育就容易成為口號,於是就和自己沒有關係。沒有關係久了,多人了,這樣知識就變得遙遠難懂。但如果是「一日一香蕉,醫生遠離我」這樣營養成分真的是少於蘋果嗎?而且香蕉是我們日常生活裡就能看見的事情,特別蕉農肯定很有感受,而香蕉對身體好,也能夠影響心裡,有種榮譽感。這跟部落托育聯盟在教保中心提倡的教育回到日常生活的理念是一樣的。

鎮宇書裡透過歷時爬梳提醒我們,食農教育其實和每個人都有關係,台灣過去的農業發展就曾經有過熱切討論。今天的農業被看沒有,食農教育透過歷史缺乏什麼,需要什麼,透過歷史肯定有些啟示。

而,食農教育如果變成特殊課程,變成繳交高額學費才能學到的知識,不貼近日常生活,那麽這樣的教育方式,還是把教育給階級化。聽到這裡就是點頭如搗蒜呀。

這本書有三大部份,第一部分是歷史篇,大約說明台灣的農業發展與政策。第二部份是哲思篇,談台灣需要什麼樣的農業,台灣的飲食文化。第三部分則是行動篇,用體驗來修補斷裂,從累積處出發,最後找到出路。

好囉,來,翻開書本的第一頁囉~

從早療做社區工作

實務工作久了,好像會長出一種嗅覺,一種識別工作者樣態的能力。
來到同學美媛的機構:早療協會花蓮西林中心,雖遺憾沒見到同學。不過與這裡的夥伴交流,個個都是很有故事的工作者,有些分享,也讓自己有些反思。 繼續閱讀「從早療做社區工作」

我們的共同語言,實踐

12961456_10206750419663228_5060133329029459267_n13年前我在慈濟大學健康研究所工作時期,sifo是系上第一屆的研究生。高高的,溫溫的,臉上總是帶著笑容,因此我以為阿美族的男生應該都很溫柔。

我離開花蓮之後,跟sifo少有聯繫,自己從事社區工作,幼兒照顧工作之後偶爾在臉書上看見sifo對於族語教育的心得。也曾經因為幼兒照顧、族語教育,sifo和我原本想讓兩邊的組織,可以稍稍的聯繫,但也忘了緣故什麼緣故,始終沒能再相遇。今年(2016年)三月因為屏東縣南島論壇有機會聽見sifo的短暫分享,但仍舊沒有交會。但是,因這十分鐘的分享,讓我們再次有機會相遇。 繼續閱讀「我們的共同語言,實踐」

今天唯一的開心

今天的行程有些突然,其實也是如平常一樣忙碌。
突然是昨晚才得知教育局的督學們要來訪視自學的教學狀況。
想抱著平常心來面對督學、教授們的提問。
只是在相互問答的過程裡,大教授一直都不願意聽我們對自學的想法和做法,就不斷的
說:放棄教育部訂定的課本不對,是侵犯了學生學習的權利。
說:我們國家還沒先進到教育孩子只上民族教育課程而放棄課本。
說:關於民族,文化的課程,你們上多少我都尊重,不過基本課程還是要教學,要評量。 繼續閱讀「今天唯一的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