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早療做社區工作

實務工作久了,好像會長出一種嗅覺,一種識別工作者樣態的能力。
來到同學美媛的機構:早療協會花蓮西林中心,雖遺憾沒見到同學。不過與這裡的夥伴交流,個個都是很有故事的工作者,有些分享,也讓自己有些反思。 繼續閱讀 從早療做社區工作

寫給南部至善工作站的伙伴

先感謝大家願意讓我跟大家一起團督,反正我就是愛跟啊!哈哈,我要開始實踐換工啊!所以相對的,我也邀請大家可以隨時來平和部落觀察與學習,當然有具體的協助會更好。雖然我們彼此間好像都很熟悉,但是其實應該沒有那麼瞭解吧!所以我先各位介紹我自己吧!
12年前,也是結婚的第二年,因為和另一半爭吵的厲害,就有一股想要認識自我的慾望和衝動。常覺得自己也不清楚喜歡什麼、討厭什麼、為什麼生氣、覺得心理不舒服。於是我去「張老師」接受2年的訓練、後來也做了1年半的「義務張老師」。這段期間覺得心靈充實,但也開始往內自我探索。這個經驗也牽動我去念社工系。

社工系有所謂的三大工作方法,我最喜歡的課程是「社會團體工作」、「團體動力」。我喜歡團體動力裡總會有一種特別的氣氛,可以觀察他人、察覺自己,有時候場子裡可以同時有分享、有衝突;還有氣氛夠好,真的可以讓人有一種正向能量。回想起來我還滿享受那樣的氣氛。當然對我最多的幫助是自我覺察,讓我一次一次的認識自己的樣子、看清楚自己當下的位置、角色。這樣的學習某種程度也幫助我觀察與人的關係,該如何做適當的回應!後來的三年我在陽光基金會的工作,也試著把自己的學習放在我與人、與個案的關係上。至少在當時沒有人際溝通的困難。

繼續閱讀 寫給南部至善工作站的伙伴

社工專業與原住民相遇

每次上完「原住民社會工作課程」,心理總是有許多的想法。聽著黃盈豪督導的分享,我有一股想要回部落的衝動,腦子裡馬上有聲音說:不要再讀書了,再唸書只會讓自己更遠離部落,而所謂的理想、目標就是空談,真的想回部落!我想回去一定也會碰到許多的困難和挑戰,可是去做了、去試了,也才能真正明白可能的解決方式,也才能真正的和部落的人貼近吧!

可是又有另為一個聲音說:要沈得住氣、要有耐性、讀書確實要花很長的時間完成,但是讀書之後所學得的能力是可以幫助自己在碰到事件發生時,可以不被混淆,不被攪在一起,而且仍然能夠冷靜地判斷事情的原委、事情的真假、事情的選擇。我想做原住民社會工作除了要訓練自己要有抗壓的能力、要有熱情、要有犯錯的度量、認錯的勇氣、也要耐得住性子,更要有分析和辯證事情原委的能力。

我自己想像如果我是在自己的部落裡工作,我可能第一個碰到的困難就是兩邊的頭目勢力要我選邊站,要我表態,若不選擇,很可能就無法獲得支持,而想法、理念就推展不出去;還有如果有資源進入到部落,誰可以決定有哪一些人可以來做?部落裡可以發展什麼產業?部落裡的真正需求是什麼?我能在部落些做哪些事情?我想在部落裡做什麼事情?尤其在部落住民都漸以為部落文化早已失去,而且部落已步入現代化社會、習慣於「資本主義的生活模式」,認為過去的那一套已經沒有用了!雖明白其實大家只是沒有意識到自己被殖民化、污名化之後認為舊有的文化、思考模式是落伍的、不文明的;大家只是沒有意識到原有的部落生活模式、價值也還紮紮實實地影響著自己的現在的生活方式及價值指標時,我如何可以成為一個原住民部落意識覺醒的催生者、而不是一個霸權的控制者?我想這部落工作者除了需要時時的反省,可能要需要些什麼其他的吧?再想想!再想想!

今天稍稍談到「社會控制」。嗯!我似乎也不太喜歡「社會控制」這個東西。因為談到「控制」時,「階級」就會出現,有「階級」就有「不平等」。例如,我與個案談補助時,我的督導告訴我,這是一個可以去要求個案作些什麼事情的媒介、手段。不太喜歡這樣,但是不知道呢!又總是覺得「社會控制」應該不是那麼單純吧!我應該要先去弄清楚,之後再反省自己這樣的不喜歡是為什麼?